「梅西感覺被巴塞羅那背叛了」:西甲球王離隊加盟巴黎聖日耳曼內幕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現在我們確定地看見了,巴塞羅那曾經以為永遠不可能到來的一天,還是來了。

超過20年,778場比賽,672個入球,35座獎杯——包括10個西甲冠軍、四個歐洲聯賽冠軍杯(Uefa Champions Leagues)以及無數的個人紀錄和榮譽,在這一切之後,裏奧內爾·梅西(Lionel Messi,美斯)離開了巴塞羅那。

即使在他收拾行李凖備前往巴黎聖日耳曼(Paris St-Germain,巴黎聖日耳門)展開新生活的時候,加泰羅尼亞首府仍然流傳著各種傳聞,說巴塞羅那馬上就要在最後一刻給出一份新合約,把他留在這家俱樂部。兩邊的內幕消息源均很快否認了這一說法,它不會發生了。

這些傳言始於一家加泰的媒體,與其說是預測還不如說是期望,或者人們仍然無法接受這個不可想象的現實:從現在開始,這支巴塞羅那隊不再有梅西了。如果他們都不能接受,想象一下,梅西本人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要理解梅西如何面對自己作為六屆金球獎(Ballon d'Or)得主,如今要凖備在巴黎過新生活,我們應該從那個情緒泛濫的記者會開始。他在那裏宣佈自己將會離開巴塞羅那。

在記者會末尾,梅西向最近上任的巴塞羅那球會主席胡安·拉波爾塔(Joan Laporta)致意時的冷漠,與拉波爾塔贏得競選之初二人在諾坎普體育場(Nou Camp,魯營球場)見面時梅西所表現出的熱情洋溢形成尖銳的對比。

無論是在場上還是場下,掩飾自己的身體語言,從來就不是這個阿根廷足球巨星的強項。

在這場漫長而磨人的「他是走還是留」的大戲在巴塞羅那上演的整個過程當中,拉波爾塔總是表現得很樂觀,堅稱他與梅西很親近,關係非常好,一切進展得非常順利。

與此同時,我從梅西那邊所接收到的所有訊息也是同樣積極,感覺大有希望達成協議。不過——他們又明確地說——他們看待這一切要比俱樂部主席審慎得多。

從競選一開始,拉波爾塔就堅持,他不僅會說服梅西留下(他只要「跟他一起吃頓烤肉」就能搞定),而且他是唯一能做到這一點的候選人。

所以,有什麼是他知道而其他候選人不知道的?因為他現在所知道的有關必須遵守的財政公平競爭(Financial Fair Play)條例,俱樂部運作必須受制的上限,與他當時所知道的並無不同。什麼都沒變。

或許他不知道的,是他和整個俱樂部所面臨的問題到底有多大。

甫一上任,他明顯被債務的數額給震驚了。他原本預期上賽季遺留下來的總債務大約在2億歐元左右,但是他卻發現其實是接近5億。

但是,他當選主席還要得益於那些自降薪水以保證薪金不超過總預算15%的人,這是新領導層必須遵守的規定。這部分勢力現在掌握了這家理論上由季票持有者所擁有的俱樂部大權。他們不想留下梅西,然後繼續負擔巨額債務。

一個半月前,這兩個男人一起吃了一頓飯,之後梅西就感覺踏實了,覺得拉波爾塔會有方法保證他將留在俱樂部。

巴塞羅那最終製作了兩份不同的合約,一份為期兩年,一份為期五年。雙方最終握手達成協議的五年合約,是俱樂部覺得一定會得到西甲聯賽(La Liga)批准的。

到了這一刻,事情就開始有點亂了。你要是能接受這個諧音,就是說,梅西的事情「沒戲」了。

西甲聯賽主席哈維爾·特瓦斯(Javier Tebas,泰巴斯)在兩三天之後和拉波爾塔見了個面,特瓦斯告訴他,他們可以批准梅西的協議,但是可能需要一個私募股權集團CVC的幫助。後者最近同意了一個協議,在俱樂部同意的情況下,會向西甲注入27億歐元(23億英鎊),交換條件是聯賽大部分業務的10%,而90%的注資會流向各家球隊。

問題是,皇家馬德里和巴塞羅那兩家俱樂部決定反對這個協議;這一協議原本將會將資金帶入俱樂部,當中的15%——約4000萬歐元——原本將會用在支付薪酬上。

儘管拉波爾塔很清楚,巴塞羅那留住梅西的唯一途徑就是同意這項協議(而且他在與特瓦斯見面時還對此表現出熱忱),但是他卻被巴塞羅那的新任首席執行官費蘭·雷弗特(Ferran Reverter)說服了,認為這樣做並不符合俱樂部的最高利益。

然後情況急轉直下,雷費特(這個人忘記了現在俱樂部其實是在上文敘述過的那些人手上)向拉波爾塔亮出了一些數字,可能令新任主席心一下就涼了。以梅西上賽季的薪酬算,薪酬賬單是收入的110%,沒有梅西的話,就是95%。

簡單來說,就是不可能了。

梅西在巴塞羅那主場外的大幅海報被撤下。
梅西在巴塞羅那主場外的大幅海報被撤下。

但是在很多人看來,最令人擔憂的因素不是拉波爾塔決定不給梅西新合約,而是這一切是如何向梅西以及他的父親解釋的。

拉波爾塔承認,他在上周二決定不向梅西提供新合同,兩天後他就告訴豪爾赫·梅西(父親兼經紀人),他們在巴塞羅那的故事結束了。現在,有越來越多的線索顯示,這個決定實際上在更早的時候就已經作出了。

毫不意外地,拉波爾塔指責西甲聯賽,說它缺乏靈活性,同時又堅稱CVC投資協議的方案並不符合巴塞羅那的最高利益。

但是真正惹怒所有人,並且已經導致其中一名董事霍梅·洛比斯(Jaume Llopis)辭職的是,巴塞羅那並沒有作出足夠的努力來挽留梅西——幾乎可以肯定,梅西和他的團隊也是完全認同這一點的。

在周一接受塞爾電台(Cadena Ser)訪問時,洛比斯說:「我無意造成這樣的騷動。我辭職是為了能夠自由表達很多巴塞羅那球迷所想的,也是所要求的——就是透明度——這是一直缺乏的東西。甚至裏奧自己也說了:『他們沒有做盡一切可以做的事情。』」

但是,或許最為罪無可恕的消息是,就在梅西官宣離隊的那一天,拉波爾塔被看見身在巴塞羅那的一家頂級餐廳,和他一起的是皇馬的主席弗洛倫蒂諾·佩雷斯(Florentino Perez)和尤文圖斯(Juventus,祖雲達斯)主席安德烈·阿涅利(Andrea Agnelli,艾歷利),兩個最雄辯滔滔地支持爭議性的歐洲超級聯賽(European Super League)的人。

洛比斯對此厲聲批評道:「沒有人能夠理解,在巴塞羅那死忠們為梅西離去而哭泣時,拉波爾塔卻在和皇家馬德里的主席一起享用著一頓魚宴。這描繪了一幅不堪的圖像。」

從他們的角度,巴塞羅那的財政狀況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從梅西的角度,他滿懷信心地去放假,以為一切都會解決,到回來的時候還相信萬事俱備,就等他一個簽字。

這一切再次傷了梅西的心,他再一次感到被他奉獻了如此多的俱樂部所背叛了。巴塞羅那之前請求他接受50%的降薪安排,他甚至連討價還價的嘗試都沒有,就答應了。

事實上,降薪50%是法律上可以提出的最大下降幅度,所以即使梅西願意接受更大比例的降薪,俱樂部一旦同意,也會違法。

在代表阿根廷踢了一屆成功的美洲杯之後,他感覺很好,他的計劃是要在未來兩年繼續他頂尖水平的職業生涯,屆時他將36歲。在此之後,他想要在美國足球大聯盟(Major League Soccer)結束他的職業生涯,可能會與塞斯克·法布雷加斯(Cesc Fabregas,法比加斯)做隊友,也可能會效力大衛·貝克漢姆(David Beckham,大衛·碧咸)的邁阿密國際(Inter Miami)。

雖然說他在伊比薩度假期間與前巴薩隊友內馬爾(Neymar,尼馬)、阿根廷國家隊隊友安赫爾·迪馬利亞(Angel di Maria)和萊昂德羅·帕雷德斯(Leandro Paredes,帕列迪斯),還有意大利球星馬爾科·維拉蒂(Marco Verratti,華拉迪)等都是效力巴黎聖日耳曼的球員見過面,但是當時並沒有決定任何事情,梅西仍然完全相信他回去之後會和巴塞羅那簽約。

梅西過去也曾一度想過離開這家球會。2014年,前主教練蒂托·維拉諾瓦(Tito Vilanova,維蘭路華)在因癌症去世之前幾天,說服了他不要接受大巴黎的引誘。「你在任何地方都不會像在這裏這樣快樂的,」當時維拉諾瓦這樣告訴他。梅西聽話了。

兩年後,當他覺得自己受到稅務局不公正的滋擾時,他宣佈自己想要離隊了,重點不是離開巴塞羅那,而是要離開西班牙。再一次,他被說服留下了。

然後在2020年,在8比2大敗給拜仁慕尼黑的恥辱一戰之後,他曾試圖要求履行前主席何塞普·巴托梅烏(Josep Bartomeu)給他的承諾,讓他在賽季末離隊。董事會出爾反爾的理由是聲稱梅西沒有在限期內提出離隊申請。梅西對這一狀況的解釋簡單至極。「我被騙了,」他說。

梅西以前也經歷過這些。在2000年,來到巴塞羅那僅僅6個月,當時傷病和官僚架構一直令他無法上場比賽。當時13歲的他就和父母、兩個兄弟和一個妹妹坐下來,作出了他當時還很年少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決定。

梅西告訴他們,他打算留在這裏——這樣做的結果是這一家人被拆散了,他的兄弟和妹妹最終和媽媽一起回到羅薩里奧,他的父親豪爾赫則陪著兒子留在巴塞羅那。

現在,已經自豪地成為一個丈夫和三個兒子父親的他,用盡一切辦法想要確保歷史不會重演。這就是為什麼去年他不僅和妻子及靈魂伴侶安托妮拉(Antonella),還有他的孩子們一起,談了很長時間,討論他是否應該離開。

梅西的出身,是在煙塵滾滾、雜草叢生的羅薩里奧工薪族街區,但是他的兒子蒂亞戈(2012年生)、馬特奧(2015年生)和希羅(2018年生)卻一直把巴塞羅那當成是家。

當時他們哭了,現在也哭了,而梅西答應了家人,這一切搬家只是暫時的,他們總有一天會回到巴塞羅那。

只是現在,他們的未來在巴黎。

精彩運動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