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條大路通國文 先搞清楚目標

本報訊

【記者許純鳳台北報導】閱讀素養該怎麼教?上海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鄭桂華說,條條大路通羅馬,怎麼走都可以,但是要讓孩子先知道羅馬(目標)在哪裡! 鄭桂華受邀來台分享閱讀策略教學心得,她強調,每節課都要有明確的教學目標,切勿繁雜、大而空、過於求奇,以免影響學習成效。文學作品的教學目標,必須涵括讓學生得以「移情、想像、設身處地」投入文學作品的情境中,而非如閱讀報章般快速瀏覽,才能有效提升學生對語文的敏感度。 ▲2012兩岸三地高中國文教學研討會,上海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鄭桂華以「上海高中語文課堂教學中閱讀策略教學的課例」為題演講,點出中國大陸語文教育的缺失。(圖文/楊萬雲) 教育部普通高中課程國文學科中心4日舉辦「2012兩岸三地高中國文教學研討會」,邀請鄭桂華、北京四中老師劉葵、香港屯門天主教中學老師鮑國鴻來台交流。鄭桂華以「上海高中語文課堂教學中閱讀策略教學的課例研究」為題演講,提到不少中國大陸語文老師教學時,由於課堂教學目標錯誤、龐雜、過於求奇,導致成效不佳,提醒在座老師注意。 教學目標 考量實踐性 鄭桂華一針見血地提醒:「不要在學生面前裝神弄鬼!」有些老師在教學中過分求新求奇,例如朱自清的「背影」,要讀出違反交通規則,批評「武松打虎」太血腥,不保育動物,此話一出,引起哄堂大笑,她鄭重表示,這些案例不是為了取悅大家,而是真有其事,提醒老師訂定教學目標必須謹慎。 有些教學目標訂得很高,卻沒考量可行性。鄭桂華提到,有個老師在教導「守財奴」一課時,竟把教學目標訂為「培養獨立鑑賞小說的能力」,她批評,該能力的培養,應透過一系列的教學,而非僅僅幾堂課便可達成。因此,老師訂定課堂目標時,必須考量實踐性,以免降低學生的語言成就感。 縱向連繫 學習不斷線 聽完演講後,台中女中國文老師陳昀瑜體認到,設定課程目標是很重要的事情,這對她很大的提醒。經過3、4日兩天的研討會,陳昀瑜發覺,雖然中國大陸和台灣的教學技術大同小異,都會運用視聽媒體輔助教學,不過,台灣的教學仍偏重文章修辭、結構、內容分析。 陳昀瑜有感而發,台灣各級學校的語文教育缺乏密切連結,她身為高中國文老師,但是直到自己有小孩之後,才發現,原來學生從國小開始,就學會修辭用法,相較之下,中國大陸的語文教學,從國小到高中之間有很強的縱向連繫,層次分明,很值得台灣參考。 來自北京的劉葵表示,這兩天的研討會比較了兩地的教學風格,她認為,中國大陸的語文老師比較嚴謹;台灣老師的教學靈活度比較高,偏重生活設計,並且具備多元創意,對她啟發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