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喜郎失言風波:日本政壇女性弱勢現象

鄭仲嵐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森喜朗在12日當日召開的「理事會與評議員會聯合懇談會」中,表示對於過去「太多女性進入理事會的話開會會很花時間」等有關歧視女性工作態度發言,再度表示鄭重道歉。並表示最重要的是「奧運可以切實地舉辦,對於接下來的一連串準備,如果我在的話會造成妨害,絕對不能這樣」。

回顧當時發言,森喜朗從當初的道歉但堅定不辭職,到後來組織委員會不斷接到抗議電話、許多志工也表示要退出奧運,甚至有群眾揚言上街抗議等,最後一刻讓森喜朗禁不起民意考驗而遞出辭職信。時間不過短短幾天,為了不讓奧運舉辦議題失焦,森喜朗最終只能落下神壇。

原先組織委員會會長接任者,一度傳出是由前日本足協主席、也是1964年東京奧運足球國腳川淵三郎要接手。不過川淵也高齡84歲,同時政治圈盛傳是由森喜朗「點名」接任,再度引發媒體譁然。最終川淵三郎緊急否認會接手會長一職,東京奧運事務總長武藤敏郎強調,將在「高透明」下,進行新任會長選舉。

目前被認為有可能接任,並且翻新過去發言惡形象的,當屬東京奧運擔當大臣橋本聖子。56歲的橋本聖子是前滑冰與自行車健將,從1988年漢城奧運起就是國家隊常客,1995年代表自民黨當選參議員至今外,更在1996年以「政治家運動員」雙棲身份參加亞特蘭大奧運自行車項目。

橋本聖子面對記者,也只簡短表示「沒有接到(組織委員會)任何詢問」。面對僅剩不到半年的東京奧運。森喜朗的女性歧視發言無疑是在疫情後,讓奧運舉辦與否再度雪上加霜。

女性政治家弱勢反擊

然而,日本的女性政治家對於森喜朗的不當發言,大多只能表示消極抗議。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選擇不出席10日舉辦的國際奧會、日本政府、東京都與組織委員會四方會談,她簡短表示「現在出席大家也不會有什麼正面的發言,我覺得沒有出席的必要」。

日本千葉縣議會的5位立憲民主黨籍縣議員,則是穿起白衫抗議。白衫在過去是美國女性爭取參政權時的代表色,如今也在日本的議會殿堂出現。森喜朗卸任之前,在位於東京都新宿區的日本奧委會大樓前雖然有幾位女性舉起紙板寫上「即刻解除森喜朗會長職務」等表示不滿,但整體來說日本女性的抗議與憤怒仍未受到多方重視。

森喜朗的發言,肇因對過往女性既有的想法所致,過去森喜朗即有不少爭議發言,都被認為思想保守老舊。這次的發言,森喜朗除了給人認為女性理事會讓會議冗長外,其中「一位女性舉手發言,其他女性也會有競爭意識,都會接連發言」等,都被指責是對女性既有成見太重。

日本奧會少數的女性理事,擔任女性運動專門部長的山口香當時就很感嘆,認為東京奧運是很強調運動的多樣性、以及日本新體育文化的開端,結果「會長一句話都把我們都給否定」。

森喜朗當初做出此發言時,特別指出開會較久的,正是日本橄欖球協會的會議。森喜朗過去也是日本橄欖球協會會長,當時在他任內首次就任女性理事的稻澤裕子,在聽到森喜朗的發言後則苦笑「她就是在說我吧」。女性在日本政治界乃至其他各界,這樣的既定印象似乎不曾間斷。

日本都有「森發言現象」

森喜朗的發言,在日本也有其擁立派,許多擁立的人表示「當時森喜朗是在輕鬆愉快,想說個什麼東西逗逗大家開心」才這樣說,下面確實也出現不少笑聲。不過整體發言看過後,其實不難發現這樣的「老牌開玩笑」有意無意調侃女性,其實在亞洲文化中或多或少都可看見。

國際奧會在2014年時,發布「Agenda 2020」準則,希望各國參賽的女性選手都能達到各項競技50%的程度。日本則是從2000年雪梨奧運後,開始逐漸讓女性參賽達到50%,在裡約奧運的前幾屆,女性參賽比例都在50%左右。不過當中,女性擔任各項競技協會理事的比例,都不超過20%。

日本中京大學體育史教授來田享子,在接受日本媒體訪問時就坦言,主要的原因還是「女性選手成為體育專門指導者機率仍偏低」。在各運動競技協會擔任理事,除了有長年比賽經驗外,指導經驗也很重要,多數有比賽經驗的女性,從體壇退休後就是結婚生子、或是成為節目藝人,想從事專業體育指導的女性並不多。

自然而然的經年累月下,日本各運動項目的理事就以男性為主。女性理事最多的是跆拳道協會,比例有36.4%、再來就是體操協會28.6%,其餘協會都是15%至25%比例。日本的衝浪協會,更是全國唯一沒有女性理事的協會。

女性活躍仍有長路待走

當年在申請東京奧運後,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也在2015年制定「女性活躍推進法」,安倍更高呼「創造所有女性都能活躍的社會」。不過在實施幾年後,2020年7月的調查中,日本全國局長級與審議官等級的高官中,1053人中僅有46人,佔比只有4.4%而已,顯示女性在高階國家公務員的任用上,仍有段路要走。

日本社會商界亦是,在日本股市上場企業中,社長為女性的只有41間,佔比1%。國會殿堂的參議院女性為20%、眾議員女性只有10%。日本最好的東京大學,女性比例為19%,無論從何看,日本還是壓倒性地男性社會。日本政界也數度被國外媒體評價為「最不友善女性的國家政治」。

過去包括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立憲民主黨的日台混血政治家蓮舫、以及前首相田中角榮的女兒田中真紀子等,都是一度被視為可以靠著執政優勢,問鼎首相大位的女性政治家。然而,日本的政商界人脈多數還是由許多老一輩男性所掌控,這些女性政治家雖然能風靡一時,但終究還是離大位失之交臂。

如同這次的森喜朗失言風波,來田享子教授認為「體育界是映射出日本社會的鏡子。要面對的事從這事件中看到社會如何改善的必要性」。

在傳統觀念根深柢固地亞洲社會中,包括中國政治局常委過去也都極少出現女性,台灣與韓國則是歷經民主深化後,女性參政比例才漸漸增加,最終出現女性總統。這次的森喜朗失言風波中,也給了日本社會重新省思,探討這個社會長年的共通議題。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鄭仲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