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裡的王子」 住在印度城堡四十年的冒牌王族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在印度現代的大都市德里,曾有一個公主和她的兩名子女隱居在一處森林的城堡裡。

這是過去四十年來,媒體最津津樂道的都市傳奇。只有極少數的記者曾有機會採訪他們,報導他們王朝衰亡的悲劇故事。

不過《紐約時報》的特派員,卻發現了一個截然不同的真相。

隨著蒙兀兒帝國的衰敗和分崩離析,奧德王朝(Oudh)在印度北部崛起,統治涵蓋印度北部五省的範圍——直到1856年。奧德王朝的統治者以為英國人是他們結盟的好朋友,沒想到英國維多利亞女王自封「印度女皇」,騙走了他們的江山與財富。

蓓根.維拉亞特(Begum Wilayat)則是在1970年代初出現在新德里的火車站。她帶著她的獵犬、僕人、和兩個孩子,佔據了候車室的VIP包廂。她宣稱是自己奧德王朝最後一位統治者的曾孫女,要政府歸還掠奪自王朝的財富和土地。

她姿態高貴孤傲,而且神態自若、口氣堅定。她在霸佔的包廂裡鋪上名貴毯子,擺滿各式古董裝飾,連當地的政府也不敢動她分毫。

在火車站住了近十年之後,英吉拉甘地總理主政下的印度政府才設法把她安置在馬爾賈瑪哈(Malcha Mahal),這是位在城市西南方一座十四世紀宮王族狩獵的城堡。

守寡的蓓根.維拉亞特堅稱自己流著波斯皇室高貴的血液,她把統治印度兩百多年的蒙兀兒帝國視為「塵土」,而凡人則是一種「罪過」。她在破敗的「馬爾賈瑪哈」與她的子女,莎琪那公主(Princess Sakina)和居魯士王子(Prince Cyrus),過著貧窮而孤寂的生活。他們的種種不幸,也被視為是印度脫離英國殖民統治後政治與社會紛亂動盪的縮影。

只不過,這充滿神秘色彩的末代王族故事是假的。

《紐約時報》首席國際特派員埃倫貝瑞(Ellen Barry)最近報導她經過四年來在印度、巴基斯坦、以及英國等地的查訪,最終發現整個王族傳奇故事全部都是憑空杜撰。

「維拉亞特向全世界宣布她是奧德王朝的女王,要求政府歸還已不復存在的王朝大片土地和財產。」埃倫貝瑞如此形容,「一個未得到解決的平凡委屈,轉化成了史詩級的抱怨。」

這位「女王」在1985年搬進了如廢墟般的城堡之後,不定期安排極少數媒體的採訪,採訪的內容不外對英國殖民者與印度政府不公不義的抱怨。最終她和子女都在貧困中死亡。維拉亞特據稱在1990年代喝下混合磨碎的鑽石的毒藥自殺。(這說法本身就充滿疑點,最堅硬的鑽石究竟如何磨碎?)她的女兒在2016年過世。而埃倫貝瑞最重要的採訪對象,也就是維拉亞特的兒子「居魯士王子」,或稱阿里拉札(Ali Raza),則在2017年年底在城堡內孤單死去,死因可能是登革熱。

埃倫貝瑞是極少數在和阿里拉札不定期見面的記者。她形容這位「王子」英文流利,舉止溫文儒雅,對過去始終不願多談說,但堅稱自己是王族之後。因為不願與「平民」交流而選擇了孤獨、封閉的人生。

如今,她已無從知道「居魯士王子」是否自己早知道母親在說謊。不過她說,不論知情與否,如果他還活著的話,她寫的這篇報導必然「徹底把他摧毀」。

在調查過程中,埃倫貝瑞發現,維拉亞特在印、巴各自脫離殖民統治分離之前,事實上是奧德邦前首府勒克瑙的一名已故公務員的妻子。在丈夫過世之後,她曾有一度被送入精神病院,不久之後她就宣稱自己是奧德女王。

雖然她年幼的子女接受她的說法,不過維拉亞特還有一個大兒子沙希德巴特,則是在青少年時代就移居英國,並且一直偷偷寄錢救濟他們的生活。11月初,沙希德在英國的布拉德福過世。

比較令人玩味的是,為什麼印度政府、媒體、乃至一般民眾始終全盤接受這個假「王族」的說法,是否對奧德王朝不幸命運心存虧欠?還是不想戳破神秘淒美的都市傳奇?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Guardian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公主大逃亡(3/1)】冒命逃出黃金鳥籠的杜拜公主:「他們不會讓我活著回來」
冒牌阿拉伯王子(二):「連他自己都相信他是王子」
冒牌阿拉伯王子(四):假作真時真亦假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川普簽香港法案 白宮聲明「藏魔鬼」
歐盟首位女主席 誓言讓歐洲成冠軍
港1日3遊行 黃埔、旺角入夜爆衝突
「最美小鎮」火災 4木屋幾乎全毀
記者喪命引爆危機 馬爾他總理將請辭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