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其文觀點:市場案「柯」市府真能以大欺小?

楊其文
風傳媒

誠實才能揭穿謊言還原真相,政治人物必要正直無私,才能在社會建立公信與取得人民的信賴。最近果菜市場的爭議,讓民眾看見柯市長專斷獨裁與浮誇不實的真面目。

一場EQ<IQ或EQ≠IQ的議會現場秀

柯文哲長年來經常洋洋得意,不斷宣揚他的高標智商,說他自己聰明、學習能力快,但是他的EQ卻老是經常跟不上他的IQ,情緒管理一直出現失控的現象,自詡天縱英才的他,最近開始飆粗口,他一貫裝無辜又無釐頭的回應口語跟肢體動作,漸漸在一連串的圓謊中,失去魅力跟贏得信任。

140億超級預算的果菜市場浮上議會檯面後,公斷尚未論斷,柯市長立即失控抓狂,以口不擇言又激動的態度,用狂妄自大的謾罵,來叫囂吳音寧,說她懂甚麼?說她有事不會來府內溝通?說她不出席會議,又說難道市府的專業團隊會輸給她嗎?隨後又指控是否大家指涉市府貪汙,傲慢中做出一副裝無辜的嘴臉。

議會上的質詢沒有不合理,但是在沒有人懷疑或質問的情況下,柯市長非但不反躬自省,先檢討府內規畫有無失當,反而以高亢聲調指責別人影射他貪汙,更放肆說道:「不能一個人推翻所有人的努力!」這種指鹿為馬,自掘陷阱的反應,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20180911-台北市長柯文哲11日出席市政總質詢。(顏麟宇攝)
20180911-台北市長柯文哲11日出席市政總質詢。(顏麟宇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市政總質詢。(顏麟宇攝)

看似柔弱綿羊卻勇對獅陣的欺壓

民眾在爭執的議壇上,看見柯市長的幕僚結結巴巴,對於市場數據一問三不知,消息曝光後,更發現苗頭不對,外部反應普遍不佳,態度就開始急轉彎,於是藉口召開雙首長協商會議,用幾個局處長的大頭銜,幾乎用盡所有力氣的審問方式,不斷羞辱吳音寧。

工務局長說:貪汙就要槍斃,市場根本沒有定案,何來節省11億的預算?另一個說:減少停車格的數量,是違背城市規畫原則。說穿了,就是鬧了幾天笑話後,市府必要找個理由顧面子,硬要自找台階下。

但是人民不是沒眼睛看沒耳朵聽,現在的資訊發達,欺瞞只能一時不會一世,果菜市場規劃成功或失敗,興建完成使用自然會分曉,但是設計過程中的評估,不會沒有專業人士可以從設計圖稿中,辨識出好與壞的規劃設計案,吳音寧只要持續以不卑不亢的態度,將設計理念與圖說公諸於世,是非自然有公斷。

停不住的謊言・蓋不住的真相

果菜市場是否可以節省11億,市府說還不能算,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市府版本的市場預算是怎麼來的?政府工程預算的編列當然是以建築量體、材料、設備以及工法來估算。用一個簡單的數據概念來看,吳音寧提出的版本既然減少樓地板面積,跟減少停車數量,當然就能節省大量興建預算的支付?

公部門的工程預算如果以寬鬆經費來編列,那麼在發包執行時,很可能就會以低於預算的價格,來完成招商作業,於是就會有所謂的工程標餘款。簡單來說,執行公務的績效,因為順利招標並有節餘,所有參與的人員上自工務局長,下至基層承辦人員,除了執行預算達成可以敘薪嘉獎外,還可以編列績效獎金鼓舞士氣。

吳音寧的版本,減少了建築面積量體(員工餐廳跟禮堂),同時減少了停車數量,這個經過日本九州考察實際案例,審慎比較而來的設計規劃案,再加上精算過的工程估算值,不但可以減少預算支出,更直接打臉市府的輕率,對於不懂設計跟不具設計規劃能力的工務局長而言,真是情何以堪,當然要狠打吳音寧的「後倨」鞭子,才能向柯市長的「前恭」表功。

20180911-北農總經理吳音寧11日出席市議會財政委員會「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專案報告。(顏麟宇攝)
20180911-北農總經理吳音寧11日出席市議會財政委員會「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專案報告。(顏麟宇攝)

北農總經理吳音寧11日出席市議會財政委員會「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專案報告。(顏麟宇攝)

飲鴆止渴的搖擺戲法

合理停車空間的需求,是根基於使用現況,加上未來真正需求的數量而定。吳音寧的版本,不會不知道市府原先提出的規劃數量,也不是沒檢討過就貿然提出的說法,而是經歷理性比較分析後的結果,是有依據的答案,例如調整更合理的動線,北農提議應該增加車道寬幅,調高樓層空間,就是符合未來使用方便的建議。

反觀市府提出的版本,既然在高度設計上未具前瞻反而落伍,對於未來空間在使用機能的操作運用上,又沒有北農的專業跟熟悉度,市府不以北農的務實需求來配合,反而堅持要設置過多的停車量,來自圓合乎城市規畫原則的理由來倘塞,除了要顧全自己顏面外,真正的用意就在消耗已經編列的預算,才能版回一城自尊。

看見北市府用盡力氣來鬥爭吳音寧,反而讓那些局處長窘態畢露,慌亂詞窮,既缺乏道德正義,更似壞蛋般(A bad egg)除了賣弄法規外,令人厭惡的行徑,就像一張遮羞布,掩蓋不了腐敗所暴露出來的諸多醜陋面向。

自吹自擂的龐大分工機制

如果柯市長口中洋洋得意的龐大機制,是個有執行效率的團隊,就不會隨口濫用五萬職缺,花費一億五千萬預算,來貼補退休軍公教人員工作機會的荒腔走板演出。事實是柯市長為了選舉而收買軍公教,草草的命令各局處將執行業務數量,經過換算整理彙整後,改個名稱, 就急忙推出的鬧笑版本,事前完全沒有經過評估,事後也缺乏實際演練分析,一旦被議會質詢,就支支吾吾地答不上口,請問這又是哪類的分工機制?

政府是為服務人民而存在,這些不肖政客的嘴臉,如果持續上演欺瞞的行為詐術,誘拐人民的信賴,此等卑劣行徑一旦被看穿 終會邁向死亡毒蠍(DEATH STINGER)自蜇而亡。

柯文哲三年前捲起的白色旋風,眼看著就要隨著一件件被揭穿的謊言下,人格持續破滅,虛幻不實的網路城堡基座開始坍塌,這場活生生上演的現代版誇張浮世繪,能不讓人唏噓感嘆嗎?(推薦閱讀:風評:議會?立院?繼續無賴?吳音寧的選擇課題!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相關報導
公孫策專欄:柯文哲處理吳音寧已成攻城困局
夏珍專欄:吳音寧要「消滅」的是柯文哲?還是民進黨?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