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寶楨的話很寫實:人人都該自我評估,如果兩岸統一會不會被清算?

·8 分鐘 (閱讀時間)

最近民眾黨發言人楊寶楨和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為了一句「民進黨政客很怕統一後被清算」吵得不可開交,其實這是個好題目,不過兩方情緒一上來,樓就搭歪了。

先說個小故事好了。2011-12年敝人擔任親民黨發言人,忙著幫老宋選總統,2012年選完後進入立院黨團,待休會時想去走走散心,於是報了個大陸旅行團。不料證件交上去沒幾天,旅行社便通知我的護照和台胞證被丟出來,怎麼問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知道是台辦那邊不給過,於是自己找人去問。

不知得罪了哪個中共高層

問了一兩個月終於問出來了,說是我不知得罪了藍營還是中共那個高層,被點名了,同批被點名的還有劉文雄和黃珊珊。黨內通報後,老劉和珊珊透過私人關係去跟台辦官員溝通,但回答都一樣:「這是上頭常委批的,沒人敢動,但如果你要來,前幾天打個電話給我(台辦),我就帶你進來。」

敝人向來粗魯無文,人緣不好,當下就知道對岸官僚在玩什麼把戲?裝的是什麼孝維?於是我也就不想去了。雖然過去做生意跑過大陸,又經常與大陸駐台記者打交道,他們被阿扁攆回去時,我們還開車載去機場,但他們也救不了我。隔年,某大陸駐台記者在福建結婚,我走小三通去廈門落地簽參加婚禮,沒有通報,在廈門海關便被原船遣返。據說國台辦處長為這事忙著協調,但時間已趕不上動車,我就乖乖當金廈一日遊自行回台。回來在臉書上發了篇抱怨文,隔天一早六點便被黨內高層叫起床撤文,顯然對岸一大早就給前本黨高層打了電話。敝人自知,從此已成黑五類了。

如果解放軍上岸,不止民進黨,凡是被大陸點過名的,得罪過大陸人的,騙過大陸人錢的,曾經在網路上或媒體上罵過對岸的,管你自認是統派獨派?沒一個能逃過秋後算帳。(湯森路透)

後來還有一事。香港民主黨派組團來台拜會立法院各黨團,這應該是當時馬政府陸委會放行的。香港人拜會時說,對台灣的總統連署制度很有興趣,希望我們能給他們上個課。咱們長官手指往我一指:「他搞過兩次連署了,全台灣大概就他最熟。」於是我就被找去香港,參加民主黨派舉辦的各國選舉制度研討會,跟著一堆老外學者後頭介紹台灣的總統選舉連署制度。

黑五類已經黑成反革命了

隔了半年,某位駐大陸記者回台,聚餐時告知,台辦把我罵死了。說我去香港幫民主黨派講課,是「台獨與港獨合流」。這下才知道,我這黑五類已經黑成反革命了。後來某位熟識的陸方官員在香港遇見,他聽到台辦這話也只能搖頭嘆息。不少長官同學號稱跟老共高層多熟,可以去幫我講講,結果也都無疾而終。某次前本黨人士去對岸送交海峽論壇參加名單,據說台辦官員看一眼就收了起來:「不用看了,沒有吳崑玉的名單就是好名單。」

既然黑了乾脆就黑到發亮。從此,前本黨任何人受不了對岸無理要求,就把本人推出來擋,說是我反對所以辦不成。反正破罐子破摔,爛罪名也不差多揹幾條。所以現在有人跟我遊說對岸多好?我都直接回:「解放軍一上岸,我腦袋鐵定沒了。所以管他大陸多棒?其他人抵不抵抗?反正爛命一條,一定拿槍頂著不讓他們上岸。」

楊寶楨這句話其實非常寫實。如果解放軍上岸,不止民進黨,凡是被大陸點過名的,得罪過大陸人的,騙過大陸人錢的,曾經在網路上或媒體上罵過對岸的,管你自認是統派獨派?沒一個能逃過秋後算帳,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第二波是那些曾經自以為是中華民國派的,曾想要跟大陸平起平坐的,想向對岸爭取台灣國際空間的,曾經幫台灣建軍備戰或幫助台灣變強變大的,曾經在兩岸交流中套利自肥的,只要沒協助統戰,通通叫作「華獨」,一個都別想跑。

等我大哥來了,你全家都得死光?

那些一路幫大陸講話的,也不要高興太早,你以為自己功在黨國,但老共是很認階級成份的,鬥爭是根據現實政治需要設定的,只要一生有一句話足以說明你忠誠度不足,腦袋馬上沒了。魯迅幫過老共多少忙?魯迅的兒子卻寫過毛澤東在會議中對魯迅的評價:「要是今天魯迅還活著,他可能會怎樣?」接著毛自答:「以我的估計,(魯迅)要嘛是關在牢裡還是要寫,要嘛他識大體不做聲。」全場嚇出一身冷汗。胡錦濤時代比較朝向開放,這事也許只是歷史段子;但習大大一路向老毛靠攏,愈靠就愈可能歷史重演。統一後你就是個降卒,他說你有罪就有罪,還想有什麼保障?

近年大陸人或藍營群組,經常出現這種「如果兩岸統一,你們這些頑劣份子就會如何如何?」的語法,一點也不稀奇。但究其根本,這只是一種「精神勝利法」,是種現實上還辦不到,只能用言語恐嚇來增加敵人心理恐懼的戰術,跟小混混嗆聲:「等我大哥來了,你全家都得死光。」沒有兩樣。我們在立法院經常接到深藍深綠各種顏色人士的恐嚇電話:「小心我打死你們這些爛橘子」…之類的。報警嗎?生氣嗎?恐慌嗎?都不用。最有效的是:「好喔!等你喔!下班前你沒來就是俗辣喔!」以後就再也不會打來了。

面對老共文攻武嚇,其實不用講那麼多道理。台灣每個人,包括政治圈的和非政治圈的,趕快研讀一下「反分裂國家法」與「香港國安法」條文。(湯森路透)

兩千年前,亞歷山大的老爸菲力普二世,曾經修書一封勸降久攻不下的斯巴達:「如果我進入拉科尼亞(半島),我將把斯巴達夷為平地。」(If I enter Laconia, I will level Sparta to the ground.)斯巴達國王僅回了一個字「If(如果)」。隨即派軍加強戰備,菲力普終其一生都沒能拿下斯巴達,連他的兒子亞歷山大也沒能辦到。這跟二戰美軍在巴斯通那句名言「Nuts」,有異曲同工之妙。

算一算自己是第幾波清算

面對老共文攻武嚇,其實不用講那麼多道理。台灣每個人,包括政治圈的和非政治圈的,趕快研讀一下「反分裂國家法」與「香港國安法」條文,多讀點中共鬥爭史,再依據最近大陸對演藝人員及高官富商的鬥爭案例,對照自己曾經發表過的貼文,曾經參與過的社團與活動,曾經得罪過的大陸人與紅統人士名單,以及自己的階級成份,大概就算得出自己會在統一後的第幾波被清算?再來決定自己要不要支持統一?照我看,60%的人大概都通不過這種「忠誠考核」,加上對岸近年這種「說你有罪就有罪」的氛圍,台灣大概80%人口都得算成黑五類。

我實在不懂王定宇為什麼要去大罵楊寶楨,她講得很實在啊!而且實際上是在幫台灣人凝聚抗中意識啊!而且事後貼文說明,使她也表態成為支持台灣主體性的華獨一派,如果統一,也跟王定宇一樣要被清算的啊?這些恐嚇語言能夠實現的唯一前提,就是「如果兩岸統一」,如果我們能讓那個「如果(If)」無法成真,一切的恐嚇都只會是對方阿Q式的自我壯膽,又有什麼好怕的?

下次再有人這麼恐嚇你,簡單回他:「如果!(If)」或「好滴,等你喔!」先腦充血中風的應該是他,而不是你。如此,致人而不致於人,氣人而不被人氣,別讓解放軍上岸,一切恐嚇惡夢都無法成真,不是比較能有效反擊,又簡單快樂得多嗎?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人設已經定型 朱立倫還有機會打通任督二脈嗎

拋開兩岸背後靈 國民黨才能走出安寧病房

令人掉淚的藍營823嘴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