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渡痛批 惡法如思想血滴子

本報系記者張理國/專訪
作家楊渡批《反滲透法》如思想血滴子。(本報系資料照片)
作家楊渡批《反滲透法》如思想血滴子。(本報系資料照片)
《我們與惡的距離》版權賣給騰訊,恐也會觸法,圖為該劇主視覺海報。(本報系資料照片)
《我們與惡的距離》版權賣給騰訊,恐也會觸法,圖為該劇主視覺海報。(本報系資料照片)

立法院三讀通過箝制言論自由的《反滲透法》惡法。作家楊渡2019年12月31日表示,該法猶如在民眾頭上掛上取人首級的「思想血滴子」。要制裁蔡政府的獨裁、傲慢,就必需用選票給這樣的執政者一個徹底的教訓。

楊渡表示,《反滲透法》最大的問題就是規範的主管機關、法律、滲透、資助、及大陸的監督管理定義不清,可無限擴張。以文化交流而言,未來任何文化團體到大陸參加學術會議,都有可能被大陸監督管理機關資助,像是接受北大邀請參加醫學、社會學、經濟學等會議,可能住進北大博雅酒店,這樣算不算是接受資助招待,所領的論文費算不算資助,或引用論文相關資訊,會不會被認定接受資助,為匪宣傳,「就是跟戒嚴時代一樣嘛」。

影劇版權售陸恐觸法

他說,過去戒嚴時代任何老兵跟對岸通信被抓到了,就可以用通匪罪名法辦,法律若不好好界定清楚,不止文化界,何任人做任何事都可以被認定受資助,像是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版權賣給騰訊,騰訊也是大陸監督管理的,這是不是接受資助呢?隨便的一個交流都在無邊無際的法律下可以扣紅帽子,這種恐怖感才是最可怕的,「這是一個思想的血滴子掛在你的頭上,隨時血滴子掉下來都可以取你人頭」。

楊渡感嘆,《反滲透法》讓每個人噤聲、不敢講話,今天很多文化人就不敢講話了,很多老師也不敢表態了,因為蔡英文可能會贏,未來若清算他們,要怎麼辦呢?兩岸交往幾十年,有多少人到大陸,或親戚在大陸?去做生意?隨便一個案例都可以說是接受資助嗎?

楊渡指,蔡政府說沒有參加政治活動介入選舉就不會受到影響,那是不是以後所有人都不能談到政治,只能支持民進黨,否則就是「反滲透法」可以抓的對象,那以後台灣還有言論自由嗎?

每人心裡植入一警總

戒嚴時代最恐怖的就是心裡有個小警總,《反滲透法》就是要在每個人心裡植入一個警總,這就是最可恨的地方。蘇宏達講故宮是怎樣,故宮不可以受公評嗎?故宮是跟國家安全有關係嗎?故宮就可以這樣,那其他的呢?「荒唐啊」。

「謙卑是嘴巴講的,傲慢才是人性」,楊渡說,面對蔡政府,民眾在這場選舉中就只有讓他下架,讓他失去權力。

更多相關報導
反滲透法通過 蔡嗆北京:請停止滲透作為
批反滲透法違憲 韓:若當選總統一定重審
郭:將請律師團協助反滲透法受調查民眾
傳停刊抗議反滲透法 《中時》回應了
《大師鏈》退出台灣 蔡英文說話了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