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秉儒/難道也「被社維法」了嗎?!

愛傳媒
楊秉儒/難道也「被社維法」了嗎?!
楊秉儒/難道也「被社維法」了嗎?!

    下班回家,才一踏進家門,我娘就一臉嚴肅的問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跟人家怎麼樣?為什麼警察局會寄通知過來?」

    哎呀不得了!該不會是輪到我「被社維法」了吧?

    「警察局寄通知過來?是管區警察送來的還是限時掛號?」

    我娘把一封信遞給我:「不是掛號啦!是郵差投到信箱裡的。」

    奇怪,一般筆錄通知或訴訟公文書通常都是由管區警員送達,或是由法院寄出限時掛號,哪個警察局會用平信寄出啊?接過信封拆開一看,安心了。原來是之前在路上撿到錢包送去警察局通知失主認領,失主已經領回的通知公函。這年頭「拾金不昧」也要飽受驚嚇,唉!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