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虔豪專欄:美國積極結盟抗中 南韓想的卻不一樣

楊虔豪
·7 分鐘 (閱讀時間)

美韓「同床異夢」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國防部長奧斯汀與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三人,先前展開外交出訪行程,先後會見日本、南韓與中國外長。當眾人將目光集中在美中官員正面衝突前,早先的美韓會談已多次上演彼此「互碰軟釘子」的場景;雙方禮尚往來、互讚盟誼,卻出現許多歧見,將導致北韓非核化議題難尋得突破。

這是美國新總統拜登上任後,美韓高層首次面對面接觸,也是睽違兩國五年的外交及國防部長「2+2」的會晤。對進步派的南韓文在寅政權而言,美國政權輪替,可謂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拜登總統與團隊,不會像前朝一樣無理或咄咄逼人,過去川普總統公開指責南韓對駐韓美軍費用(韓文稱「防衛費」)分擔太少,要求調高五倍,讓南韓大喊吃不消,雙方為此僵持已久。如今拜登總統上任,很快就調漲13.9%簽結,讓文在寅政府鬆了口氣。

但憂的是,過去川普總統願意跟北韓領袖金正恩會晤,帶給世人驚艷,就算2019年在越南河內舉行的美朝峰會(第2次川金會)無果而終,三國元首之後都還能一同相見歡,讓南韓進步派政府期盼,頻繁會晤對話,能逐漸化解敵意與歧見,順利解決北韓核武問題,但拜登總統上任後,顯然不吃這套。

共同聲明提到:「美韓再次強調,面對同盟所有共同威脅,將透過聯合訓練演習,來維持合同準備體制的重要性…兩國部長強調,北韓的彈道飛彈問題,是同盟間最優先的關心事項,雙方皆再次確認對應對與解決此問題,存在共同意志。」這已是全文中最重要的部分,但也僅是概括原則確立,未有突破。

美、韓缺乏交集,更能從會晤結束後的記者會發言與問答,看出端倪。布林肯國務卿花費許多時間,闡述北韓政權對百姓的壓制與人權蹂躪,還有中國的反民主行徑,呼籲予以對抗,但南韓外交部長鄭義溶並未表態或附和。事實上,整場記者會上,南韓官員的發言,全無提及中國,也未對北韓人權有所批判。

北韓非核化問題難獲進展

南韓外交部長鄭義溶表示,南北韓至今都遵守2018年第兩次文金會達成的概括性軍事協議,加上南韓進步派素來認為,過去三年間,在開展對話下,北韓皆未發射長程飛彈與從事核武試射,鄭部長主張,如此經驗已證明,美韓緊密合作下,應能順利解決北韓非核化議題。

鄭部長欲藉此強調,川普時期的美韓朝對話模式是可行的,但布林肯國務卿對此毫無回應,僅強調「會持續檢討對北韓的施壓與外交選項」,不僅否定川普的意味相當濃厚,「施壓」一詞更是預告,往後美國可能會對北韓採取強硬措施。

而近來引發外界關注的,還有美、日、印、澳所建立起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為遏阻中國崛起,對印太區域造成威脅,近來四國透過這個對話機制,更積極溝通合作,而作為美國同盟、且同為自由民主陣營的南韓,能否加入並扮演重要角色,也頗受議論。

但當記者提問,有無接收到有關美方提議參與QUAD,鄭部長回應「並無直接討論」,但就南韓的新南向戰略與美國的印太戰略,如何合作達成共同目標,已針對許多方案有所討論;布林肯國務卿則表示,包括QUAD在內的協議體,與韓美日的合作「一脈相通」,能帶來許多好處,頗有暗示南韓加入的意味。

就連非核化也存在美韓「各自表述」。美國使用「北韓非核化」,南韓則主張「韓半島非核化」。鄭部長主張,南韓早已棄核,故使用「韓半島非核化」,有邀請北韓一同加入實踐的意味。

但因北韓堅持的無核化條件,包含駐韓美軍撤守和排除美方重新在半島上重新佈署核武,美方選擇使用「北韓無核化」,不僅有限定意味,也能避免北韓玩文字遊戲,藉此當作討價還價的條件。

這回美韓「2+2」會談,從細小的「非核化」用字問題、對中國的態度、川普時期美韓朝關係的評價,到加入QUAD多邊機制等各項議題,作為同盟的美韓兩國,表面上強調友誼堅固,卻各說各話,毫無交集。

美韓「同床異夢」,北韓非核化問題將難獲進展。(湯森路透)

南韓處境為難

目前對拜登政權的棘手課題,是中國崛起與隨之引發的理念衝突,從布林肯國務卿數度公開批判中國,即可明顯看見,比起解決北韓問題,拜登團隊更急著拉攏盟友共同對抗中國。日本已給出正面回應,南韓則顯得搖擺或消極。

最大因素在於,文在寅政權至今仍極力避免與中國發生任何摩擦。緬甸爆發反軍事政變示威後,南韓政府先是給予在國內的緬甸國籍者「人道特別滯留資格」,更頒布禁止軍用物資輸出至緬甸的制裁令,但早先的香港示威,南韓政府則以「他國內政」問題,不僅迴避回應,也未提出任何相應措施。

考量中國目前仍是南韓最大貿易國,進出口比重佔1/4,皆為最大宗,加上解決北韓核武問題,仍需作為其傳統盟友的中國,發揮影響力,加上若涉及QUAD,容易被視為捲入美中對立,南韓進步派政府因而選擇不參與其中。

避免觸及北韓人權問題,同時對中方維持友好姿態,防止一切會激怒北京當局的可能性,反而成為人權律師出身、過去力挺反獨裁民主化抗爭的進步派文在寅總統,維持與北韓對話、保護自身政治資產的手段。

但拜登政權並不願正面評價川普時期美韓朝的對話模式,且首發就以民主與人權等理念號召對抗,勢必激起中、朝兩國不快,使文總統無法再指望像以前一樣,依循過往川金文達成的宣言內容,說服美朝展開元首會晤,讓北韓核武問題能有進展。北韓更可能在忍受一段期間後,重返過往頻繁的文攻武嚇路線。

過往文總統成功牽起美、朝對話,但短短三年,新冠病毒疫情爆發,讓美國無暇顧及北韓問題,如今政權輪替,面對拜登團隊對解決北韓問題的作風態度轉變,對文總統而言,或許會有「前功盡棄」的失落感。

但南韓進步派政權就算選擇不涉入抗中架構,要想在當今疫情未解、北韓核武問題持續的僵局中,找回可發揮的顯著角色,短期內部並不容易。預料在明年三月南韓總統大選前,韓方這種消極守備態勢會持續。

美、韓兩國的「同床異夢」,在拜登總統上任第一年、文總統在任最後一年,清晰浮現;當看到隔壁床上,中,朝兩國又躺在一起,南韓當下的處境,就是無法起身,又不斷隔壁床拋媚眼,顯得相當為難。

※作者為駐韓獨立記者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SOGO 忠孝館「日本和風節」開跑!多種人氣美食伴手禮、美食實演秀

【影片】胡同裡的蘭全新開幕!八道式套餐饗宴搶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