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大陸流亡學者看台灣大選

裴毅然

臺灣大選塵埃落定,前所未有的高參選率,小英以大勝率順利連任。很高興,我是支持小英的,至少第一任期沒犯什麼錯誤,並堅持了最重要的原則——「民主自由」。對大陸來說,這一點太重要、太關鍵、太缺失、太……

中南海一定很沮喪

眾所周知,大陸至今尚被中共強行「三個代表」,國家政治生活最缺的就是「民主自由」。這次臺灣大選,讓大陸民眾再次清晰看到臺灣民意、看到香港抗命運動對臺灣大選的影響(「神助選」)、看到臺民對「一國兩制」的明確抵制,實在太好太及時太必要太……

當然,民主自由勝利了,中共一定不高興,中南海一定很難受。去年7月底,北京出重拳助選——中斷對臺旅遊自由行,敲打臺灣經濟以助國民黨,包括一如既往送親藍臺民回島參選。因此,國民黨如此慘敗:中南海肯定再次失望。大陸媒體一仍舊腔「低調處理」,照例「三不」——不報道、不評論、不提及,裝著沒看見。這種時刻,「阿里山的姑娘」、「日月潭的碧波」與大陸似乎很遙遠,「臺灣同胞」與祖國大陸並非「血肉相連」,臺灣大選成了「別人家裡的事」。中共的「選擇性政治」,一覽無餘。

還真如毛澤東的「兩個凡是」——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在民主自由這盤政治大棋上,中國人民擁護的,中共一定反對,中國人民反對的,中共一定擁護。否則,「六四」何必開槍?律師何必打壓?,網絡風火墻何必打造?我們何必流亡?

「陸民」羨慕「臺民」

很可惜,吾華只有2300萬臺灣人民享有「免卻恐怖的自由」——可自由表達各種政見,可實際操練民主。14億「陸民」不僅沒有任何政治參與權,至今還生活在政治恐怖之中——被喝令「不准妄議中央」,民權尚為0,言論都無法自由。所謂「神聖的一票」,僅限「兩會」——居委會、小區物業管委會。

臺灣大選一次次進行,一次次向大陸清晰示範。(湯森路透)

臺灣大選一次次進行,一次次向大陸清晰示範——中國人民也有能力擁享民主自由,這對中共可是相當要命哩!中共至今還在恐嚇國人:

沒有共產黨,天下要大亂!

中國人素質低,國情特殊,不能搞民主!……

用中共的話來說,臺灣乃「萬惡的資本主義」,臺灣人民的政治覺悟遠在大陸之下。可人家「神聖的一票」選的卻是總統、議員呵!兩岸差距硬就這麼大!不消說,絕大多數「陸民」從心裡羨慕「臺民」,只是他們不敢說,也無處發聲。

三十年來,近40萬大陸新娘嫁臺,偏偏不見「資本主義深淵」的臺灣姑娘嫁往大陸?女人的腳,最有證明力的投票。女人湧到哪兒,自然哪兒有吸引力、有值得追慕之處。東風西風,女人的流向才是風向。

江澤民高參之論

2010年8月8日,筆者親聆江澤民高參劉吉(1935~ )「教誨」:

在中國搞民主,還是半夜雞叫。裴教授,你想想,真搞起民主選舉來,那些工人農民與你們教授可都是一人一票,他們的文化水準、見解學識……選出來的結果會理性會正確嗎?

此言一出,我就知道中南海與民主自由還相當遙遠。劉吉乃江澤民從上海帶到北京的「智囊」,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參與「三個代表」起草。短短幾句話,觀點很清楚:工人農民文化水準太低,只能由中共正確「代表」:國情特殊,至少現階段中國不宜搞民主;半夜雞叫呵!這位當代「紫禁城行走」可能忘了:「相信人民相信黨」,中共可是一直如此這般教導信徒教導民眾,工農聯盟乃中共標榜的政治基礎,怎麼節骨眼上如此看不起人民群眾?怎麼這麼不相信工人農民的能力?敢情那些口號都是奪政前的作秀、奪政後的忽悠?

參與才是最好的培訓,參與選舉才會關心國務,才會學習選擇、辨識政角。就算頭幾次「不成熟」,嗆幾口水,後面自然就掌握了。下水才能學會游泳、上車才能學會開車,不給最初的臺階,「陸民」豈非一直沒有實習的機會?不讓14億國人參政議政,將他們遠遠驅離政治,說明什麼?蘊藏什麼?還不清楚嗎——中共會是大陸人民利益的代表嗎?!「代表」能夠七十年不經授權?「執政合法性」可以自我宣佈、代代傳享?對大陸來說,民主尚未啟步,同志遠須努力!

寄語小英

臺灣搞得越好、政治越清明、法治越精細、官吏越清廉、民眾越富庶,對大陸的影響就越大,「民主自由」的優越性就越彰顯。用中共的話來說: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臺灣搞得越好、政治越清明、法治越精細、官吏越清廉、民眾越富庶,對大陸的影響就越大。(湯森路透)

小英總統的第一任期幹得甚好,因此「得道多助」,順利連任。雖然寄望甚厚寄語甚多,作為大陸流亡知識分子,最濃縮的仍只有四字——民主自由。希望小英不僅幹好臺灣的事,還希望在可能的情況下,盡量拉大陸窮兄弟一把。有什麼辦法,臺灣無論「統」「獨」(我尊重臺灣人民的選擇),都是大陸同文同種的富親戚,我們很需要呵!

當然,大陸這條船太大、中共又如此「不松勁」,臺灣不太拉得動,我很理解小英處理大陸關系的難處,也相信她在第二任期更富經驗、更諳分寸。民眾要實習政治,總統也要需要實習呵,她會幹得更好的!

※作者為大興安嶺知青/復旦文學博士/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2018)

更多上報內容:

社評:國民黨要從「自己是什麼」檢討起—2020大選系列之二

國際媒體分析台灣大選 香港「反送中」、兩岸議題讓蔡英文勝出

社評:這場選舉 是台灣人為自己劃下底線—2020大選系列之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