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口對內的認知戰

民進黨上台後,台灣政壇不斷上演「阿共仔的陰謀」,尤其近年阿共仔的陰謀實在太多,逼得不得不換個詞,叫「認知作戰」。這模式真好用,只要把反對言論說成「認知作戰」,既能起到寒蟬效應,又可團結「抗中」,民眾不聽話還可用《國安法》伺候,真是一本萬利。

美國國會參議員葛瑞姆等人4月中訪台,傳出葛瑞姆當面對蔡總統促銷24架波音787客機。對此,國安局長陳明通在立法院備詢時說,「老共也買不少波音飛機,商業的東西不需要這樣連結,但嚴重懷疑是某方面在搞認知作戰,國安局每天都在對抗對岸釋出的認知作戰。」

陳明通說的「某方面」自是指媒體背後受對岸「認知作戰」操弄,在他口中媒體正是「在地協力者」。好笑的是,美國會議員返美後發出新聞稿,自提24架波音案給業者交代,順便打臉我們的國安局長。

事實上,認知作戰是國家綜合戰力的一環,沒有一個國家不戮力發展,美、中亦不例外。1990年冷戰後美國大力鼓吹「中國威脅論」,在全球、尤其第三世界國家軟硬兼施推展美式民主,便是一例;北京在全球設孔子學院,也是相同目的。問題在於全球大約只有台灣,把認知作戰當做對付反對黨的武器。

類似事例不可勝數。2018年關西機場事件導致外交官之死,法院認證,綠營網軍楊蕙如是幕後主要策畫;去年5月疫情大爆發,網軍寫手林瑋豐一邊匿名「自導自演」,在PTT抹黑疾管署,一邊卻在臉書發文要求「查辦」PTT,指「親中人士打認知作戰」,事後被揪出,還說是「自以為有趣的反串」,而其妻還在民進黨網路社群中心任職。

為統治利益製造虛擬敵人,是失格且失能;透過自家網軍經營認知作戰,更是無恥作為。國安局長沒面子事小,但台灣的裡子都賠掉,事情卻很大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