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案爆黑幕.台鐵內控失靈 人禍釀慘劇!

花蓮縣 / 綜合報導

這一次太魯閣事件,究竟真相是什麼?台鐵需不需要負連帶責任?在檢調抽絲剝繭之下,發現這起標案疑點重重,李義祥不但曾因為圍標被判刑,更曾假造圖文,企圖盜領工程款項,為甚麼他能以工地主任的身分,屢次標下台鐵的案子,有學者直接點出,台鐵的內控機制不但出了很大的問題,對於施工的風險管控,更是嚴重失職!!

可能你已經看過這段影片,408車次太魯閣號,4月2日早晨通過仁和隧道,7秒之間從人間開往煉獄,太魯閣事故罹難者家屬說:「我不知道應該形容這是,殺人機器還是什麼,心真的好痛。」為什麼台鐵老是在出包,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時間不能倒流,但如果司機員能得到示警,提早減速,如果滑落的工程車,被擋在鐵軌之外,會不會有更多的生命,能繼續他們的旅程。

時間拉回到,當天早上8點09分,肇事工程車行經花蓮吉安鄉,副駕駛座上,還坐著一名白衣男子,到了8點49分,可以看到工程車,載滿輪胎來到工地,其餘車輛也在半小時內,陸續會合,但要知道連假當天,明令不得施工,但包商卻在現場活動,導致後續意外發生,他們為何如此膽大妄為,倖存者說:「先煞車啊先煞車。」身穿藍色上衣,大搖大擺經過採訪鏡頭,他是李義祥肇事工程車駕駛,在意外現場徘徊,吃檳榔打電話,事發當下他在邊坡旁觀望,身為肇事者又是目擊者,但第一時間通知消防隊,卻不是他而是受害者,延誤示警是否擴大傷亡,有待釐清,但更可疑的是他的背景,現場工程告示牌,李義祥掛名工地主任,施工廠商為東新營造,不過李義祥名下是兩家公司,義程營造及義祥工業社的負責人,表面上他違反了,《營造業法》28條違規兼任,但外界更質疑,他借牌標案。

台灣公共安全學報社長詹雲明說:「借牌就是借別人的執照去投標,他自己本身資格不夠,出面去標的人,只有賺一個轉手費,如果現在規定借牌不行,他就用一個私底下,其實就轉包了,不然你替我去投標,實際上我來做。」記者說:「你有要跟死者來道歉嗎?」李義祥的義程營造,拿的是乙級執照,而這次「鐵路行車六年改善計畫」,是甲級工程,原本無法跨級承接的包案,透過東新營造分包轉包,照樣能拿下,這樣的模式從監造聯合大地,專案管理中棪工程,到花蓮工務段,都視而不見一路放行,台鐵內控機制似乎已經失靈。

台灣公共安全學報社長詹雲明說:「甲級工程它一定有,譬如相關的門檻,要擁有什麼樣的專業技師,擁有什麼樣的機具設備,轉包給別人,他該有的技師,該有的專業技術水準,可能就不是,它這個投標文件上面寫的東西。」另外李義祥在08年時,曾因圍標遭判刑,09年被政府列入採購黑名單,15年又涉及圖文造假,留下種種不良紀錄,義祥工業社卻能在5年內,拿下了6件台鐵標案,更引發圖利廠商疑雲,但花蓮縣府已經出面否認,而專家指出,除了承包管控暇疵外,台鐵本身就缺乏防災意識。

北科大土木工程學系退休教授倪至寬說:「可以沿這邊打鋼軌樁,就算萬一有任何車子,想要滑下來,都會被這個護欄給擋住。」我們訪問到有三十年,工程現場顧問經驗的,北科大教授倪至寬,他告訴我們設護欄,是再基本不過的防災計畫了,北科大土木工程學系退休教授倪至寬說:「因為這個基本上是,有潛在危險的,有潛在危險,你一定要有一個配套措施,我看那個邊坡都是裸露的,這個工程應該,沒有考慮到防災的問題。」

但其實施工單位,曾經對台鐵提出示警,要做護欄,太魯閣事故現場專任工程人員楊金郎說:「後來討論結果,有開會結論說,可以做但是要錢,有提到這個問題,那他們就,他們回警局就沒有消息,就不了了之了。」北科大土木工程學系退休教授倪至寬說:「這個也加不了多少錢啊,這個絕對加不了多少錢的啊,花這麼少的錢,可以得到那麼大的安全效益,本來就應該要做的啊。」

一場人為意外,台鐵長年結構性積弊,再次浮上檯面,失靈的內控薄弱的防災,不負責的包商,鬆動的螺絲,讓公共安全轟然倒塌,只盼慘痛教訓能喚起政府,改革的決心。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