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樹紅梅》請女鬼救書生 豫劇團文戲武唱生死戀

青年日報社

記者黃朝琴/臺北報導

臺灣豫劇團賀歲公演《一樹紅梅》10日登場,該劇取材明傳奇「紅梅記」,從川劇文本移植改編,描述女鬼「李慧娘」使大招救書生「裴舜卿」,雖是愛情劇,卻「文戲武唱」搬演生死戀,還將愛情鋪墊於愛國之情,增加歷史厚度,人物性格更豐滿,這齣戲巧妙融合戲曲特技,栓眼線、吹火、甩髮、變臉、提人全出籠,老戲融合現代元素,不僅節奏明快具現代感,觀眾看得懂也能感動。

戲曲界演出都愛選「女鬼」當主角,因為「鬼戲」公認極具難度,但身段、特技皆有所發揮,國光劇團去年「再見禁戲」系列,取材明朝周朝俊所寫《紅梅記》,搬演京劇《李慧娘》,臺灣豫劇團今年賀歲公演也相中「李慧娘」這隻女鬼,從徐棻《一樹紅梅》川劇文本進行劇種移植改編,以重新創作的態度編演。

《一樹紅梅》劇情是描述內外皆美的李慧娘被奸臣賈似道強逼入府,無意中邂逅書生裴舜卿,一見鍾情。游湖重逢時,慧娘對裴生的一句讚辭,令賈似道怨忿交加、頓起殺機;慧娘冤魂徘徊之際,發現裴生被騙入府,心繫裴生的她以鬼魅之身鼎力相助,陰陽兩隔的愛苗於幽微間更顯情真意摯。

臺灣豫劇團版本《一樹紅梅》,與眾不同之處在於,為女主角李慧娘寫了「前史」,改變了她是賈似道之妾的身份,並將她的愛情鋪墊在裴生的愛國之情上,使劇情增加歷史厚度,同時使人物性格更豐滿,劇情較之原著也更豐富。總體來說,較符合現代人的審美觀。

《一樹紅梅》導演王冠強表示,傳統戲追求細膩作表,論人物情感的呈現,傳統劇與現代劇是相通,排練時針對演員心理戲下功夫,主角蕭揚玲與劉建華也一點即通,情感深度愈臻完美成熟,場次中間的銜接與過門,也務求簡潔與合理性,讓觀眾觀賞情緒連接順暢,既有娓娓道來的抒放感,也有一氣呵成,一次到位的暢快。

王冠強指出,他去年導演過國光劇團京劇《李慧娘》,這次執導《一樹紅梅》,

這兩個故事非常近似,但劇本結構不同,京劇《李慧娘》的「慧娘」已是賈府中的歌姬,豫劇《一樹紅梅》的「慧娘」則是被強逼入府、身份未明,角色設定不同,所以,不能以同樣的手法來敷演。

王冠強指出,新版《一樹紅梅》劇情張力放在男女主角三次相遇時,精神層次上的交流,第一次相遇,裴舜卿在梅樹叢幫李慧娘解釵環,天雷勾動地火的第一次接觸,用川劇手法「拴眼線」呈現,頗富妙趣。

王冠強分析,湖畔重逢時,慧娘一句無心的話「美哉!少年」,透露對青春無限的遐想,卻引來殺機;至三遇時,已香消玉殞,縱然相認也天人永隔,萬般惆悵,卻以鬼魂之身,啟動救裴大作戰。

王冠強說,這隻女鬼「李慧娘」連夜帶著裴生,從賈府園林逃走,後面刺客點起火把、持刀追趕,她用各種手段在千鈞一髮之際妨礙刺客,如鬼吹燈(吹火特技),火炬忽大忽小;如鬼頭風(旋風)飛沙走石,用撲跌身段象徵。一切的技巧都是3位演員的身段相互配合,如果裴生跟刺客的表演不緊湊,李慧娘再賣力,演出效果也會打對折。

王冠強表示,這齣戲為「兩男搶一女」的故事情節,容易流於金童玉女的來電配對模式,另一位男人賈似道其實很有戲,一概以「奸臣」形象呈現失之偏頗;因此琢磨這個男人對李慧娘的「中年之戀」,可謂「紆尊降貴」的難得之舉。

王冠強認為,賈似道貴為當朝一品宰相,要找女伴實在輕而易舉,拋卻身份的溫柔呵護、百般討好,縱然是單戀,也是真愛,因此對飾演「賈似道」設定4種性格,包括堂堂官威的宰相、撒潑哭鬧的兒子、深情款款的求愛者、巧言令色的甄老爺,可以看到淨行表演的諸多面貌。

臺灣豫劇團賀歲戲《一樹紅梅》,蕭揚零飾演李慧娘,劉建華飾演裴舜卿。(臺灣豫劇團提供)

臺灣豫劇團賀歲戲《一樹紅梅》,蕭揚零飾演李慧娘,殷青群飾演賈似道。(臺灣豫劇團提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