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斯底里的瑞典氣候女孩」為何能成為《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

作者:李華/換日線專欄

今年,瑞典「氣候女孩」,16 歲的桑伯格(Greta Thunberg)擊敗了十組候選人,成爲《時代》雜誌 2019 年年度風雲人物。

封面上的她,穿著一雙藍色的運動鞋、黑色的褲子和粉色的運動衣,披著一頭金髮,站在海邊的懸崖上,旁邊是海浪激起的一堆白色浪花。她絲毫沒有畏懼之色,也沒有往日的面目猙獰,面色紅潤,神態平和,眼睛炯炯有神地眺望遠方。她的一隻手藏進了袖子,另一隻露出袖子的手則能看見握緊的小拳頭,一幅初生之犢不怕虎的神態躍然紙上。

和她一同列入候選名單的,有美國總統川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香港示威者等。《時代》雜誌形容桑伯格是「年輕的力量」(The Power of Youth),她也是該媒體歷年來最年輕的實名獲選者。

從只有一個人,到全球 400 萬人

這位年僅 16 歲的瑞典中學生,如今已經是家喻戶曉的氣候活動家、環境活動家。自從 2018 年 8 月起,她就開始為提高全球對全球暖化和極端氣候問題的警覺性,在瑞典議會外進行長期「為氣候罷課」的抗議行動,並以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24)上的發言而知名。

在她的影響和號召下, 2019 年全球已經發起了至少三場大規模的「爲氣候罷課」運動:第一次罷課在 3 月,全球約有 100 多個國家的 160 萬參與者;第二次在 5 月,有 150 個國家陸續舉辦了 1600 場活動;最近的第三次在 9 月,全球則大約有超過 400 萬人參加或響應了罷課行動。

經過持續數日的森林大火和濃煙襲城的影響,最近,數萬人聚集在澳洲雪梨市政廳外,要求政府採取行動。據現場警方估計,抗議者的人數超過 7.5 萬人。根據澳洲媒體 ABC 報導,在今年 9 月的氣候罷課行動中,單是澳洲一國,就約有 30 萬人參加了抗議活動。

桑伯格更因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上演講時,咬牙切齒的誇張表情而令人印象深刻。她怒批減排不力的名言:「你們怎麼敢!」(How dare you ! ),和「你們偷走了我們的夢想」等,展現了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單純正義感。其廣泛影響年輕世代的跨國罷課行動,也給大人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和挑戰。

是情緒管理有問題,還是戳破了「國王的新衣」?

當然,因為其相對「跳出框架」的言行,喜歡和支持桑伯格的人很多,討厭她的人也不少。

有不少媒體評論,形容她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上的演講,是「把複雜的問題簡單化、情緒化」,甚至「歇斯底里」。網路論壇上的評論則大多更為刻薄,有一部分人將她稱作「瘋子」、「聖母婊」;還有一些人言之鑿鑿:「她被氣候運動人士利用了。」甚至肉搜爆料出,她是一位亞斯伯格綜合症(Aspergers)的患者。

而在筆者來自的中國,對其不以為然的情況更是明顯:作爲目前世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也是受到環境汙染和氣候變化影響最嚴重的國家之一,當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中學生爲抵制氣候變化舉行罷課示威時,中國的學生卻依然不知其事、或選擇保持沈默。此外上述的種種批評或嘲笑,也在中國的各大網路平台大肆流傳。(唯一的例外,或許是一位同樣 16 歲的女學生歐鴻奕,她成爲中國「爲氣候罷課」的第一人。)

魯迅先生曾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佩服的,不是勇士誰敢去吃它呢?」但在今天這個資訊和各式評論迅速流傳的時代,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例如站出來爲氣候變化大聲疾呼,或許可以快速得到目光和產稱影響力,但同樣需要的不僅是莫大的勇氣,還要有面對周遭冷眼和嘲笑的抗壓力。

筆者認為,姑且不論桑伯格的言行或在聯合國演講時的態度是否「合宜」、是否「遭到環保人士利用」,她相對激烈的言語和行動,卻已經確實地戳破了長期以來大人們對環境問題「選擇性漠視」的偽善面具——

事實上,多數人意識到氣候變化問題存在,已經超過十多年。但一直以來,都是環保人士和專家在特定圈子內呼籲公衆,效應很難大幅擴散。

這是因為,現實上,人們大都知道氣候變化的問題很重要,但是比起「經濟增長」和「賺錢」來說,它可能對各國政府和商人來說相對沒有那麽重要,所以這是「重要但不緊急」的事,大家都在拖。再加上,解決氣候問題是一個必須靠全國協作的任務,各國發展程度、貧富程度各異,很難齊頭並進,旁觀者效應在所難免。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我們很多人對於這種「洪水還沒淹到腳跟」的事,也因此選擇視若無睹,或許偶爾響應一下各式節能減碳運動,就算是盡了一份心力。溫水煮青蛙這麽多年下來,面對日趨極端和異常的氣候、甚至嚴重的空污和霧霾,甚至認為我們的世界本來就應該這樣。

直到有桑伯格這樣一位患有阿斯伯格綜合症(Aspergers)的 16 歲激進氣候主義者的出現,關于氣候變化的新聞又漸漸多起來,我們更開始隱隱約約有種急迫且切身的危機感——我們孩子的夢想和童年,也可能像桑伯格一樣被悄悄偷走。「爲氣候罷課」運動之所以能引發全球如此多的學生和成年人參與,完全印證了這一點。

當然,桑伯格的「激進氣候主義」,無疑也觸動了一部分人的敏感神經。淘汰落後産能的過程中,必然也會讓一些沒有轉型升級的工廠倒閉、工人下崗。但整體而言,她仍然是在為「全體」利益發聲與抗爭。

改變時代的,往往是「非主流」、「有缺陷」的人

關於桑伯格的事,更不禁讓筆者聯想起法國著名短篇小說家莫泊桑的經典傑作《羊脂球》:

普法戰爭期間,妓女「羊脂球」和愛國人士、政客、貴族、修女、商人等來自的不同階級的人同車出逃——但馬車在中途被一普軍軍官扣留,放行的條件是要車中的羊脂球陪他睡覺。羊脂球大聲斥罵這個無恥之徒,但是車上的其他人們為了個人安危,卻軟硬兼施要羊脂球作出犧牲、用盡華麗的詞句來讚美她;修女們甚至引用《聖經》的故事,勸羊脂球屈服。於是羊脂球出於無奈被迫向敵人獻身——但當馬車放行後,他們又一如往常地唾棄羊脂球。

當然,將桑格伯和「羊脂球」做類比,並不是完全恰當:她們有著不一樣的犧牲行爲,羊脂球犧牲的是自己的肉體,桑格伯犧牲的是自己的童年和求學的時光;但她們的「目的」卻很相似——都是爲了救自己、以及那些因自私目的或贊美或嘲笑他們的人。

此外,她們在外人看來,身上也都有很多「硬傷」,甚至難肩負起這樣一個重大的使命。故事裡的羊脂球是一個賣弄風情換取金錢的妓女,社會地位自不在話下。

桑伯格在許多大人們眼裏,則不過就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大人們伸手就能摘星星給她才開心,否則就要大哭大鬧。尤其,在許多中國人和亞洲人看來,一個 16 歲的孩子正處於升學的關鍵時刻,理應「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

她們哪裏會懂大人的事?學生要做的就是乖乖遵循指示,考一個好大學、畢業後找份好工作,然後歲月靜好,下一代繼續重複這樣的路徑。不是嗎?正如中國網路論壇上,對于桑伯格幾乎是一面倒的批評聲浪,有人在微博上說:「小學數學都難倒很多人,爲什麽這些人覺得自己就能對國家大事、地球變暖大放厥詞呢?」

但是,一個不夠菁英、甚至有著缺陷的人,是否就應該乖乖做社會的邊緣人,對自己所見的問題默不作聲呢——尤其當很多正常、甚至非常優秀的人們也是這樣做的?

又,如果沒有這些衝撞體制的「邊緣人」,我們又會在不斷重複的既定框架下,邁向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法國的民族英雄貞德,是一個不識字的農村婦女,印象中就是中國人以前說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裹小腳婦女,理應一輩子相夫教子、安於平庸。在英法百年戰爭中,她卻帶領法蘭西王國軍隊對抗英格蘭軍隊的入侵。最後她被捕並被處以火刑,但法國卻有無數人在她的精神感召下,成功抵禦了外侮。

我隱約在桑伯格身上,看到聖女貞德的影子——這是因為,她們都是再普通不過、甚至是「有缺陷」的人,但是她們卻做出了很多社會菁英都難以企及的事。

或許,她們也都「被人利用」了。但是在一個大家都「聰明無比」的社會,如果沒有幾個這樣的「傻子」、「瘋子」,我們仍無疑會悄悄地通往自我毀滅之路。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歇斯底里的瑞典氣候女孩」,為何能成為《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如果沒有未來,我為何還要上學?」──16 歲瑞典女孩的罷課行動

【專訪】「為氣候罷課」號召 17 萬人上街,Sophie Handford 18 歲當選紐西蘭史上最年輕的議員

作者簡介:

一個無可救藥的自由主義者,曾經在中國政府機關任職,後因言獲罪,現旅居海外,著有《自由的遠方》。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