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國家財政危機教給人民的事

●歐陽書劍 歐元國家主權信用評等調降的消息令人看得眼花撩亂,甚至有人警告「雷曼兄弟」重現的危機已迫在眉睫,雖然過去歐洲主要國家總在關鍵時刻達成紓困的共識,但歐元區部分經濟體財務危機的戲劇性變化,除了造成金融市場波動、歐元相對美元的匯率起伏不定外,也為國家財政惡化造成全民受害的惡果,上了血淋淋的一課。 生活總是會繼續,歐元區危機可能有兩種極端發展:希臘違約、波及葡萄牙和愛爾蘭,然後西班牙及義大利跟著陪葬,歐元區形同解體,全球將見證1948年以後,第一個債務違約的已開發國家,如何使全球經濟陷入可能比金融海嘯更嚴重的衰退;或者是債台高築下的希臘,削減政府支出、將公營事業民營化,努力開源節流過幾年壞日子,在國際貨幣基金(IMF)和其他歐元國家協助下度過危機。 對其他國家而言,希臘對外援國的要求照單全收,以儘快解決財政危機,避免外溢效果,很明顯是最佳選擇,但希臘人民已開始用行動反對這樣的安排,他們無法接受政府削減支出,所造成的公務體系大規模裁員,以及各種補助支出的減少,抗議行動愈演愈烈,甚至波及執政的穩定;葡萄牙和愛爾蘭的情況也類似,內外交逼反使政策左右為難。 歐元國家財政最為困難的希臘、愛爾蘭和葡萄牙,其國內生產毛額(GDP)分別只佔歐元區的2.5%、1.7%及1.9%,相對規模不大,但因歐元區政治整合沒有進展,德、法等主要國家人民對救援安排並不甘願,以致各國領導人瞻前顧後,總是在驚險的最後關頭才勉強達成共識,如此僅能著眼於短期績效,效果也經常短期就用盡,希臘因此很快期待另外一波的協助。在金融狀況惡化下,若GDP佔11.5%和16.8%的西班牙和義大利也支撐不住,情勢演變將非德法所能掌控,斷尾求生或是順勢解體將無法避免。 西班牙銀行體系原本在金融海嘯後,持續減少對歐洲央行的融資依賴,但5月份反常地較上月增加了140億歐元,顯然危機並未遠離;而距離歐元區最近的英國大型銀行也已悄悄減少歐元曝險,巴克萊銀行對西班牙銀行曝險一年內已減少數億英鎊,歐元國家財政的連鎖效應,還是需要密切觀察。 然而,歐元區情勢緊張、美國政府達到舉債上限,似乎都有債務違約危機,中國的經濟,在高通膨、工資上揚等情況下,也有硬著陸的壓力,世界經濟有如又在危機邊緣,但IMF最新的經濟預測,僅下調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預測0.1個百分點,成為4.3%,主要國家中,中國維持不變,美國下調0.3%,成為2.5%,而歐元區則由1.6%調升至2.0%,穿梭在危機中的全球經濟,顯然也有正面的火種。 即使各國財政並未好轉,但IMF定期公布的財政監測(Fiscal Monitor),也仍預期各國預算赤字佔GDP的比例可望逐年減少,而這個減少主要並非來自撙節開支,而是經濟成長回復穩定,使GDP與財政收入擴張的結果。 由IMF的預測數字推斷,全球經濟在這麼多的不安因子,僅有限度的受到衝擊,也就是明天即使遇到一點陰雨,也很有機會比今天更好,只是希臘人民抗議行動,已明白呈現,當政府無法償債時,將產生重新調整的痛苦,國家或許咬著牙就可撐過去,很多人卻可能賠上工作、退休金減少等生活的依靠。 歐元區政府的財政危機,顯示出和一般民眾似乎關聯不大的政府負債,如何和金融業共同影響了民眾的生活,以及當政府面對更大壓力時,將無法關照每個人民的死活;而因政府本身大到不會倒,執政者總是很有誘因地去搞壞政府財政,而人民只能無奈的照單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