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我懷疑十年之後還會有一個自由民主的台灣」

·9 分鐘 (閱讀時間)

編按:新蘇黎世報(NZZ)亞洲部編輯派萃克·佐爾(Patrick Zoll)採訪詹姆斯·E·法內爾(James E. Fanell),本採訪於10/25/2021發表於該報

詹姆斯·E·法內爾(James E. Fanell)曾擔任美國海軍情報官員,專門負責印太地區,前後長達三十年,直到 2015年為止。他最後的職務是太平洋艦隊情報和信息行動主任。如今法內爾住在瑞士,是日內瓦安全政策中心GCSP的研究員。

美國前情報官員詹姆斯·E·法內爾,主張毫無保留地支持台灣,並對中國採取強硬路線。他認為任何其他的做法都是自願投降。

記者:法內爾上尉,您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為美國海軍工作了30年,最後您負責太平洋艦隊的情報收集和分析。您對當前台灣問題的緊張局勢是否感到擔憂?

法內爾:軍事形勢令人擔憂。二十年來我一直提出警告:中國將試圖奪取台灣。我的看法如今證明是對的。

記者:您為什麼這麼想?

法內爾:許多人認為,中國會一直等待下去,不會使用武力。這個假設是錯誤的。中國共產黨有明確的時間表:要在2049年隆重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0週年。到那時,它要讓中國成為領銜的超級大國。在共產黨領導層的自我意識中,這是中國在世界上應有的地位。 「偉大復興」的一個重要內容是恢復領土完整。從北京的角度來看,這肯定包括台灣。

記者:距離2049年還有將近三十年的時間,所以沒有必要著急吧。

法內爾:共產黨的領導們希望全世界都於2049年湧往北京,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就表示欽佩和喝彩。它知道,如果在太靠近的時間點去軍事佔領台灣,這就不好看了。它因而問自己:「世界需要多久才能忘記,並願再次與我們打交道?」

記者:那…需要多少時間?

法內爾:可以很準確地推算,因為有一個先例是1989年,解放軍血腥鎮壓了天安門廣場周圍的學生抗議活動。中國在國際上遭到譴責。2008年,世界各國元首和政府首腦齊聚北京,出席盛大的奧運會開幕式。近二十年後,中國得以「平反」。

記者:讓我們從2049 年倒回來算:所以您假設北京將在這十年內發動攻勢……

法內爾:是的。因為我們正處於我所說的「十年憂患」期。我不是唯一做如此評估的人。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指揮官菲利普·戴維森海軍上將(Admiral Philip Davidson)在 3 月份表示,中國可能在未來六年內攻擊台灣。台灣國防部長邱國正最近談到中國有能力在 2025 年之前佔領台灣。然而,從北京的角度來看,最好的情況是出現類似「黃岩島爭議」(Scarborough-Szenario)。

記者:您說的是南海的黃岩島環礁,2012 年之前由菲律賓控制,此後由中國控制。為什麼這是北京想應用到台灣的模式?

法內爾:北京能夠在不動一兵一卒的情況下控制黃岩島。中國通過軍事壓力和恐嚇、外交規避和經濟脅迫實現了這一目標。使用同樣的方法,中國幾乎控制了整個南海:北京今天在那裡有七個軍事基地,其中三個與珍珠港一樣大。如果中國能夠以同樣的方式設法拿下台灣,那當然是領導層的理想情況。台灣總統蔡英文似乎並未屈服於壓力,那麼只有使出軍事手段。

記者:有專家懷疑,中國是否具備在台灣進行大規模兩棲登陸的軍事資源和能力,這樣的操作極其複雜。

法內爾:任何以這種方式思考的人,他的腦子都過時了。傳統的兩棲登陸——就像二戰中的諾曼底登陸——僅僅是中國對進攻台灣佈局的一小部分。解放軍自然已經為此準備了必要的裝備。在短短兩年內,它建造了三艘巨大的 075 型登陸艦。它正在練習適當的登陸演練。
更重要的是,軍隊可以為戰爭作準備,大規模地調動民間資源。國家電視台最近報導了一次使用民用渡輪運送坦克和其他軍用車輛的演習。人民解放軍一旦在台灣控制了一個港口,就可以在軍事上使用它,並成功地使用軍隊來佔領台灣。我們無法說中國的運輸能力太小,不能將大量軍事物資和人員迅速運送到台灣。

記者:對台灣的襲擊可能以何種方式進行?

法內爾:第一輪打擊將是電子方面:中國將試圖製造混亂,癱瘓台灣。這包括利用宣傳和錯誤信息來恐嚇台灣人民和領導層。還有網絡攻擊,例如對鐵路網絡控制系統的攻擊。如果鐵路運輸被打亂,台軍將很難調動部隊和物資。
與此同時,北京將穩定地瞄準台灣,發射出1,500枚或更多彈道導彈。這樣,重要的軍事設施,例如機場或固定安裝的反艦導彈,就會被封殺。緊接著,轟炸機一波又一波的攻擊——北京將擁有制空權。

記者:中國對台灣擁有制空權意味著什麼?

法內爾:台灣部隊一離開掩護,就會被發現並被消滅。然後登陸部隊可以在中國空軍的保護傘下上岸。傘兵們會盡快爭取控制住幾個機場和港口——然後就可以大規模地將物資和士兵運送到台灣。中國有了制空權後,會極大地限制美國及其盟國的干預。如果盟軍沒有制空權,他們的船隻將非常脆弱。

還有一種情況是,中國只攻擊屬於台灣的外島,如金門、馬祖或澎湖。這麼作,它試圖來恐嚇和令台灣屈服。

不過我認為這第二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這將使美國有更多時間做出反應。中國人的主要目的是讓美國不能進行干預。中國在「超地平線」(über den Horizont)武器系統上投入巨資,它可以擊中兩三百公里外的艦船。

記者:台灣能用什麼策略來應對?

法內爾:台灣應該採用「豪豬戰略」(Stachelschwein-Strategie)。台灣應該全力依賴那些使中國的入侵要付出極高代價的武器和戰術。台灣不該用昂貴的戰鬥機和雄偉的艦艇來對付中方,而應該採用靈活的防禦導彈來擊落那些進攻的艦艇和飛機。從思路上講,該方法可與二戰期間瑞士的堡壘防禦工事(Reduit-Modell) 模式相媲美。

記者:我們注意到,台灣作為一個島國,潛艇數量很少,而且已經老舊了。

法內爾:台灣迫切需要現代潛艇。它們是攔截入侵艦隊的最佳方式之一。2000年代初,美國總統喬治·W·布希承諾幫助台灣建造潛艇。台灣不能簡單地從美國購買,因為美國國防工業只建造核動力潛艇。台灣人不斷提醒我們布希的承諾——但一點用也沒有。現在他們正試圖自己開發潛艇。美國應該用關鍵技術支持他們。但是建造潛艇需要很長時間,而潛艇船員的培訓也需要時日。台灣潛艇是否能及時準備好,目前還說不準。

記者:無論如何,台灣需要外界的幫助,也就是美國的幫助。

法內爾:不僅僅是美國。過去幾個月,三位日本高級政客都表示,保衛台灣對日本的安全至關重要。澳大利亞也支持台灣。


2020.11.24 蔡英文總統出席「潛艦國造建造案開工典禮」。圖/擷自總統府flickr
記者:只有美國帶頭,這些國家才會援助台灣。

法內爾:澳大利亞可能是這樣。但日本不同:日本人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討厭他們。日本在二戰期間對中國人所做的一切,中國都會報復。如果台灣倒下,日本將被困在中國和俄羅斯之間。

記者:但日本有和平憲法,很受人民歡迎。它不能那麼容易改變。

法內爾:認為日本被困在1970年代,並死板地遵守反戰憲法的想法已經過時了。看看事實:執政黨的自民黨在其競選宣言中提議,將國防開支增加到經濟產出的百分之二。那是加了一倍!不,日本人很清楚中國構成的威脅。跟以往相比,他們現在已經準備要應對局勢了。當然他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記者:美國呢?美國的威懾力是否足夠強大?

法內爾:什麼威懾力?不,我們不要嚇跑中國!要做到這一點,我們首先要給台灣明確的安全保證,擺脫戰略模糊政策。其次,我們應該讓台灣像豪豬一樣自衛:艦艇和防空導彈、彈道導彈、導彈防禦系統和潛艇。……我主張雙管齊下。

記者:您這不是在挑釁中國拿起武器嗎?他們要儘快在所有這些成為事實之前下手。

法內爾:那是老派的季辛吉學派的想法:「絕不挑釁中國!」但這意味著投降:我們接受中國佔領台灣這種既成事實。

記者:如果中國今天進攻台灣,美國是否有足夠的力量擊退進攻?

法內爾:中國人應當認真考慮並擔心這種情況。雖然他們今天的擔心比十年或二十年前少很多。

記者:十年之後如何呢?

法內爾:當我看到北京穩步武裝而華盛頓猶豫不決時,我懷疑往後還會有一個自由民主的台灣。沒有外援,沒有統一戰線反對中國共產黨,台灣就會淪陷。

新蘇黎世報原文:https://www.nzz.ch/international/taiwan-gibt-es-in-zehn-jahren-die-freie-inselrepublik-noch-ld.1651017?mktcid=smsh&mktcval=Twitter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