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紛紛封國 瑞典自行其是

黃啟霖採訪
中央廣播電台


瑞典街景。(圖:Pixabay)
瑞典街景。(圖:Pixabay)

在俗稱武漢肺炎的「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衝擊之下,歐洲各國紛紛祭出封國、封城等措施,以遏止病毒蔓延;然而,瑞典依然維持小學、餐廳和酒吧開放,並鼓勵人民到戶外呼吸一點新鮮空氣。

瑞典此種軟步驟,與歐洲各地的緊急聲調形成強烈對比,並就「瑞典做對了嗎?」引發激烈辯論。

瑞典最大報每日新聞(Dagens Nyheter)主編在22日寫道,「我們不能允許武漢和貝加莫(Bergamo)的人類絕望在瑞典重現。那將是一場豪賭,違反了社會最基本的原則:每一個人都有內在的價值。」

貝加莫是義大利北部的武漢肺炎重災區。

這位主編呼籲,「不是採取更嚴格的措施,就是進行更廣泛的病毒檢驗。」

然而,瑞典總理勒夫文(Stefan Lofven)22日在電視演說中呼籲人們要負責任,並依循政府的建議。

這些建議包括:「如果可能的話,在家工作;如果覺得病了,留在家裡,保持社交距離;如果你屬於某個有風險的團體或者超過70歲,就留在家裡。」

瑞典已經禁止超過500人的集會,相較之下,德國和英國禁止兩人以上的聚會。瑞典政府同時也勸告中學和大學關閉他們的設施,並實施網路上課。

然而,對許多人來說,生活正持續接近正常的狀態。

儘管政府建議保持社交距離,酒吧和餐廳在週末卻都客滿,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的市區巴士也在尖峰時間擠滿了人。

相對的,鄰邦挪威在兩星期前推出和平時期「最具侵入性的措施」,包括禁止體育和文化活動,並關閉學校和企業。

瑞典國會目前僅快速通過一項法案,如果認為有必要的話,允許關閉小學和托兒所。

然而,為了配合其他歐盟國家,瑞典也對非必要的旅遊關閉了邊界。

瑞典政府此種對流行疫情的寬鬆應對,遭到媒體圍剿,瑞典政治人物也做出回應,要求瑞典政府應參考公共衛生局專家的意見。

公共衛生局還沒有要求執行更嚴格的措施,僅主張年長者才應該留在家裡,而不是年輕人。

但並非每個人都擁有政府對公共衛生局的信心,有些人指控說,這個單位讓人民生活於危險之中。

這導致社群媒體上出現對公共衛生局的抨擊,這些仇恨評論來勢洶洶,迫使公共衛生局局長卡森(Johan Carlson)出面緩頰。

在23日,瑞典前國家流行病學家,目前出任世衛組織顧問的吉賽克(Johan Giesecke)鼓勵瑞典人走到戶外,享受春天的陽光。

吉賽克表示,「帶著朋友散步,彼此相距1公尺。不要擁抱鄰居。帶著溫度計,坐在公園長凳。只在家裡坐著對健康並不好。」

不論對或錯,根據已公布的病例數,瑞典的病毒問題似乎並沒有比鄰邦更加嚴重。

截至23日,瑞典通報2,016起確診病例;而鄰邦丹麥和挪威,則分別通報了2,371例和1,450例。不過,挪威和丹麥兩國的人口,大約只有瑞典的一半。

由於北歐各國都只檢測已出現嚴重症狀的病患,因此,據信都還有潛藏有數目龐大的未知病例。

原始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