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防疫:「拖死」還是「悶死」病毒?

文山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 2月底,意大利北部的疫情剛剛爆發時,德國的冠狀病毒研究領域權威專家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就說,病毒的擴散已經難以阻擋,按照傳染病傳播的自然規律,只有在2/3的人口都感染病痊愈後,才能依靠這部分人的自然免疫力有效阻止病毒繼續傳播。他強調,必須要采取堅決措施,讓人群分散在不同時間感染。許多其他德國流行病學家、病毒學家也持類似觀點。

到了上周初,基於這一論斷,德國政府的防疫"國策"也逐漸清晰:既然病毒擴散無法阻擋,那麼當前工作的重點就要轉移到盡可能拖延疫情的蔓延速度,從而避免患病高峰過早、過強,為醫療系統贏得充分准備的時間。

德國聯邦衛生部發布的一張動畫圖,很好地闡述了這一策略:在累計感染總人數基本不變的情況下,通過積極的防疫措施,盡可能讓人群在時間上分散感染,從而避免當前感染人數超出醫療系統所能承受的上限。(圖例:橫坐標為時間,縱坐標為當前感染人數,橙色部分面積代表累計感染總人數,白色虛線為醫療系統上限)

“悶死”策略面臨巨大的經濟社會代價

擔任上海市新冠疫情專家組組長的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上周就在其微信公眾號發布的科普文章中,指出目前大部分國家普遍都在采取這種模式。他認為,全國停擺、疫區封城、居民小區封鎖、經濟停滯兩個月等"悶死病毒"的強硬隔離措施,很難在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全部照搬,張文宏問道:"有幾個國家的經濟可以承受這樣的停擺呢?"

中國“悶死”病毒的做法,究竟在全面復工後能否經得住考驗,不讓病毒復發,還需要時間來驗證。同時,即便在歐洲內部,各國的疫情防控模式在具體操作上也有顯著差別。撇開病例數已經在爆炸式增長的意大利和西班牙不談,以德國、奧地利為代表的部分國家出台了較為嚴格的社區隔離政策,關停大量公共場所,禁止集會,學校停課,僅保留開放食品超市、藥房、銀行等必要的公共設施,並削減公共交通行駛頻率,全力推廣在家上班,從而降低人員流動與接觸。在堅持"拖死病毒"的同時,也不放棄"悶死病毒"的希望。

而英國、瑞典等國,防控力度則要輕得多,截至3月16日仍然沒有出台大規模停課計劃。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瓦蘭斯(Patrick Vallance)在BBC節目中說,如果采取嚴厲的遏制措施,解除措施後恐怕會讓疫情出現反彈,所以英國的防疫目標是讓整體社會產生"群體免疫"。英國、瑞典甚至還放棄了對輕症患者進行病毒檢測,只是呼籲出現輕微感冒征狀的人自覺在家隔離。

僅靠“拖死”策略風險太大

這種做法,與德國等國的衛生局流行病調查人員主動摸查、聯系已知病患的密切接觸者的策略形成了鮮明對比。德國各地衛生局已經通過這種方式發現了相當數量的無症狀感染者,下達了居家隔離令;已知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在徹底排除感染可能前,也要接受強制居家隔離。衛生局、警方會通過各種手段每天"查崗":一方面是密切觀察隔離者的健康狀況,必要時能及時送入醫院;另一方面則是為了監督隔離者遵守命令。根據德國防疫法規,違反居家隔離令者,依照情節輕重,最高可處5年監禁以及數萬歐元的罰款;如果違反隔離令者還造成了傳染他人的後果,檢察院更會以過失傷害罪、過失殺人罪提起公訴。

根據德國學者德羅斯滕的說法,即便是無症狀或者輕症感染者,新冠病毒也在咽喉部具有相當高的濃度,從而具備一定的傳染力。

目前,英國政府寄希望於"群體免疫"、放棄檢測輕症疑似患者的做法已經引發了廣泛批評。英國免疫學學會發表公開信,呼籲盡速采取社區隔離措施。

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也在其科普文章中指出,英國的策略對個體而言是存在風險的。盡管大部分感染者確實是輕症病例,但是部分輕症患者會在無預警的情況下,驟然進展至危重狀態,且危重患者救治極其困難。"實際情況下,從武漢前期經驗和目前意大利、伊朗的疫情發展中,我們知道最大的風險是不加管控的疫情,一旦迅速蔓延,重症患者增多,若是醫院應對不充分,有可能會導致醫療資源的擠兌。"

“拖”“悶”並重的德國模式

德國病毒學家德羅斯滕也指出,現有的新冠病毒流行病學數據顯示,一個地區的感染者佔總人口的比例越高,當地的病死率也越高,這說明醫療系統是否過載會對病死率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根據中國的疫情數據,1月底曾經發生醫療資源嚴重擠兌、大量患者無法及時確診治療的武漢市,其病死率超過了4%,遠遠超過了湖北以外的中國其他省份。在意大利,當前病死率甚至超過了6%。

來自德國聯邦衛生部的這張圖,並沒有涵蓋德國防疫"國策"的全部要素。在努力執行"拖字訣"、不放棄"悶字訣"的同時,德國也在盡全力拉高醫療系統的上限,也就是圖中的橫向虛線。德國總理默克爾3月12日夜間召開新聞發布會表示,已經協調全國工業界,調配一切資源全力生產呼吸機等醫療器材。她還要求全國醫院推遲一切非必要的手術及治療,盡可能多地騰空病房,並且采取激勵措施,醫院每新增一張重症病床,都能獲得財政獎勵。與意大利相比,德國平時的人均重症病床數量就已經是意大利的約三倍。

不缺機器缺醫生的德國

張文宏在其文章中也指出,德國是整個歐洲在醫療資源儲備方面准備最為充沛的國家,目前足以應付新增的重症病例處理;盡管"德國總理宣布德國感染率最終可能會達到60%,但德國采取了積極的備戰備荒態勢";在執行"拖字訣"的國家中,德國是模範生,如果疫情管控好,就可以順利過渡到常態化重症管理。

截至3月16日下午,德國累計病例6904人,病亡16人,病死率為0.23%。不過,德國的防疫形勢依然不容樂觀。包括衛生部長在內的政界、學界都在警告,疫情高峰還沒有到來。在平時,德國醫療系統就面臨著嚴重的醫護人員緊缺問題,專家警告,真正的高峰到來時,很有可能出現擁有足夠的呼吸機卻缺少足夠護士的局面。同樣緊缺流行病學調查人員的各地衛生局,能否在疫情高峰期依然像現在這樣高效地追查接觸者、切斷傳染鏈,也是一個未知數。而更為令人擔心的,則是與德國人員往來密切的歐洲各國:英國、瑞典如果防控不力,德國就會面臨源源不斷的輸入病例。畢竟,歐洲各國當前的嚴格邊境管控措施,不可能長年累月地執行下去。

作者: 文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