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戰略自主」的隱憂

歐盟「戰略自主」的隱憂
歐盟「戰略自主」的隱憂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面對中國崛起,美國不再是歐洲唯一需要面對的大國,這意味著經貿關係和地緣政治起了不同的變化,國際秩序勢必重組,東西方的力量不再一方傾斜,而是互相均衡。

經濟方面無論是在產品、技術和供應鏈的佈局,歐洲面臨中國的挑戰與競爭,但其龐大的市場卻又是無法忽視的力量和機遇。 歐洲急切地需要定位自身為一個整合的經濟體,而非眾多不同的小國,才能掌握對等的地位與談判籌碼,歐盟需要統一的政策和足夠的軍事預算。

2016年6月歐盟領導人為外交和安全政策通過的「全球戰略」已經過去三年多的時間。  這項戰略並未掩飾歐洲面對內外部威脅的脆弱性,這份文件也確認了「戰略自主」為歐盟的核心目標。  歐盟誓言將在工作機會、包容性社會和人權,軍事能力和反恐上,採取一致的外交和安全政策。  歐盟追求全球自主的雄心依舊,但缺乏實際進展。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承諾將領導一個 「地緣政治」部門,像中國、俄羅斯和美國那樣強硬地追求歐盟的利益。  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表示,歐洲人必須「學會用實力說話」。  然而針對戰略自主如何實踐,各成員國顯然心比天高卻又眼高手低。

法國總統馬克宏認為戰略自主意味著歐盟相對於美國,自身有更大程度的獨立性。他表示北約已經「腦死」,美國對歐洲的安全承諾難以信賴,而歐盟應該與俄羅斯展開建設性對話。

距俄羅斯較遠的國家在某種程度上贊同馬克龍的觀點,但從波羅的海國家、北歐三國、波蘭和羅馬尼亞的角度看,卻是完全相反。  觀點的不同可能加劇歐盟的分歧,使中東歐國家不再相信法國,並加倍依賴美國提供的安全保障。  德國面對全球緊張局勢維持一貫的戰略惰性,法國對此莫可奈何可以理解。

川普政府以及前幾屆美國政府對德國國防開支多有批評,德國國防開支始終低於北約一致達成的目標,儘管德國每年有大量的預算盈餘積累,然而對於更慷慨的國防預算和安全政策的抵制,深深地根植於德國社會及其政黨體系中。

中國不斷擴張的全球觸角、俄羅斯的好戰以及美國近年來的所做作為,無疑使歐盟站在其貿易和商業監管領域的力量之上進行思考和行動。法德正在探索成立「歐洲安全理事會」(European Security Council)的可行性,英國加入這個理事會也很合理,如果脫歐繼續推進的話。未來數年,歐盟及其成員國的軍事預算很可能因太少且缺乏協調而無法實現真正的戰略自主。

儘管通過非軍事途徑也能實現影響力,例如讓歐元在全球金融中發揮更大作用。但如果投資者擔憂歐元區的長期效益與韌性,這個目標將難以實現。  最大的障礙是心理上的,如何應對全球令人不安的地緣政治新現實,歐洲內部想法分歧。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