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的說 少康中興是「軍事政變」

卓然
·3 分鐘 (閱讀時間)

四五年級黨國教育長大的一代,對「少康中興」的勵志故事都不陌生,因為那個時代「國家」有這個需要,而對想要拯救國家的志士仁人尤其需要。

國民黨是一個信奉法統的政治組織,一切要按規矩辦事,只有取得正朔地位,才能名正言順,順天應人。因此在夏商周長達約兩千年的歷史中,「少康中興」的故事便被挑了出來,做為思想指導的教條。

「少康中興」的故事是這麼演義的:夏朝的第二代天子太康無心朝政,民不聊生,有窮氏的后羿乘機篡奪朝政。但后羿得不到諸侯信服,在位八年就還位給仲康,仲康的兒子相又被擊殺,留下一個遺腹子少康,長大後結合若干部族起義奪回政權成為第六代天子,史稱少康中興。

這個故事的寓意除了期勉君王要與民興利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軸心思維就是強調法統之必要,而法統通常要透過血統來實踐。國民黨政權基本上是靠蔣介石的槍桿子打下江山的,不料卻被共產黨打得落花流水,1948年半壁江山淪陷後,副總統李宗仁的桂系軍頭紛紛發表通電,要求他讓位換取和平,蔣介石在1949年初被迫宣布下野,然後秘密轉移軍需經營台灣。

第二年,趙少康便出生在基隆的普通家庭,取名少康,寓意深遠;趙少康也不負所望,從大學時代便挑選為重點培植人才,拿「中山獎學金」赴美留學,是反共愛國聯盟的健將之一,1981年初試啼聲當選台北市議員,1987年轉戰立委,政治金童美名加身,1992年成立「新國民黨連線」,成為黨內挑戰李登輝本土路線的主力派系,1993年正式脫離國民黨成立「新黨」,弧臣孽子情懷是其主燃的薪柴。

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開啟三國時代,趙少康以第二名飲恨,政治金童從此轉戰媒體,1996年宣布淡出政壇,那一年,趙少康方當盛年47歲。

「新黨」一度曾經拿下21席立委,成為關鍵少數的政治山頭,自從趙少康淡出之後,逐漸日薄西山而終至泡沫,趙少康近二十年也很少再談當年風光,聰慧如他當然知道這是大勢所趨,路線使然。

趙少康雄踞媒體指點江山,相對於汲汲營營索討選票的老同志,堪謂不亦快哉,殊不料這位七秩遺老最近忽然靜極思動,跌破了所有人的老花眼鏡,據說和韓國瑜的勸進有關。筆者淺見,這可能要追溯到郭台銘商而優則仕的啟發,當初扮演帝師的壯志功虧一籄,老驥伏櫪提刀上陣,未嘗不是一種代償作用。

趙少康欲仿效郭台銘失聯黨員回歸途徑搬師回朝,立馬吹縐一池春水,江啟臣被突擊有些反應不過來,只好暫避其鋒,朱立倫鬱卒窩囊也可想而知,倒是韓國瑜賣力在撬動槓桿,大有「少康中興」捨我其誰的慷慨。

趙少康很有自信說他背後站著500萬票,倒也不是吹牛,論呼風喚雨,韓國瑜還是他的後輩小弟,憑著這支鐵桿衝撞老邁的國民黨綽綽有餘,接下來的一段時期,「少康中興」想必會成為響徹雲霄的號召,但別忘了,原版「少康中興」除了是法統認證之外,還是一場軍事政變,韓、趙聯軍的糧秣彈藥就位了嗎?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更多上報內容:

趙少康確定回復國民黨籍 江啟臣農曆年後發中評委聘書

陳嘉宏專欄:少康不是中興 而是奪權

【反對量身訂做】趙少康回國民黨選黨魁 林為洲:黨不需要有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