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公信力坍方危機

蘇泳霖
中國時報

距離北京啟動最高級別機制防控肺炎疫情,已經過去20天。大陸民間輿論和網路民意經歷了從焦慮、恐慌,到失望、憤怒的過程,以李文亮醫生逝世為爆發點,大陸網民對政府的不滿已升至前所未有的程度,連《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也撂下「人民群眾惹不得」的重話。

可見,無論是廟堂之高,還是江湖之遠,中國大陸每一個角落都能感受到民眾對疫情不斷升高擴散、官方初期處置應對失責、湖北「主戰場」形勢嚴峻的負面情緒。更加令人憂心的是,正如大陸境內確診病例增長的「拐點」尚未到來,大陸網路輿論的「拐點」也遲未見到。可以說,武漢疫情對大陸體制公信力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第一,武漢疫情對大陸體制公信力衝擊是全方位的,黨政幹部、主流媒體、專業人士、社會組織,無一倖免。進入社群網路時代以來,大陸體制並非沒有遭遇過公信力危機,如紅會「郭美美案」、浙江動車追尾事故、遭警方錯抓致死「雷洋案」、幼稚園虐童案和假疫苗案等,當時都遭到排山倒海的質疑。然而,上述個案的涉及面和影響力具有局部性、部門性、短期性,政府及時作出回應、問責相關人員後,公眾情緒逐漸消退,並未釀成重大危機。

但此次武漢疫情的影響實在嚴重,公信力稱作「坍方」都不為過。首先,針對黨政幹部,大陸網民給4名湖北主要官員冠以「F4」綽號進行挖苦諷刺,這是前所未見的批評聲浪。其次,針對主流媒體,一些大陸官媒帶頭製造、援引不實訊息,「雙黃連之亂」就是代表作,這讓大陸官方打擊「網路謠言」的立足點遭到削弱。

大陸此次公信力危機不僅受到外在衝擊,也出現了因內部撕扯而形成的裂縫,主要代表現象有兩個:一是地方保護(孤立)主義的抬頭,二是基層幹部對形式主義的抱怨。一些地方政府為了嚴控疫情採取了「一刀切」的極端措施,甚至截留防疫物資,這固然反映出此次抗疫工作吃緊,卻和大陸體制內協調高效有序的既有印象南轅北轍。

第二,武漢疫情對大陸官方網路支持群體「基本盤」的影響巨大。新一代大陸社群網路使用者現以「90後」、「95後」為主力,被西方媒體稱為「鳥巢一代」,也有較為貶抑的「小粉紅」或「戰狼一代」的別稱。總之,這部分群體受益於大陸現有體制紅利而成長,再加上大陸自身軟實力和宣傳方式的與時俱進,故大陸青年網民「四個自信」普遍很強。然而,幾個月前剛為「我和我的祖國」而熱淚盈眶的他們,此時卻為李文亮醫生發出憤怒質問。2020初親歷的一切,必將內化為他們的人生記憶,進而成為其政治社會化的影響因素。

正如大陸領導人所言,肺炎疫情對大陸治理現代化是一次「大考」。對大陸來說,總結經驗教訓非常重要,不僅僅在問責幾個官員,也不在只對公共衛生體系徹底改革,更應該全面正視此次公信力幾乎「坍方式」危機的根源所在。(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