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記】新冠病毒、HIV雙重夾擊 愛滋病患陷缺藥危機

高詣軒
上報

中國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後,當局的「封閉式管理」使民眾外出、就醫求藥時需取得特殊許可,然而對於武漢、湖北的成千上萬名「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感染者來說,嚴密的管制讓他們難以取得維繫健康的藥品,部分患者一度需趁管制較鬆的凌晨時分,與時間賽跑、赴院領藥。

理論上患者可接洽當地官員以取得藥物,但由於中國對HIV感染者仍存偏見,患者擔心病情曝光後遭到歧視,許多都不願高調求助。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引述當地NGO「武漢同行同志中心」主任黃豪杰表示,部分HIV感染者為隱藏身分、隱私,甚至會寧願冒險停藥。

為了感染者 志工赴重災醫院領藥

武漢的HIV患者、現年26歲的艾利克斯(Alex Zhang,化名)就是不願讓病情曝光的感染者之一。《CNN》指出,在「封城」措施初期的1月期間,他一度必須在凌晨3時騎上約1小時的腳踏車,前往武漢一家醫院取得緊急藥物供給,控制可能危害生命的感染病症。

一般情況下,艾利克斯可以搭計程車或大眾交通前往醫院,但在武漢肺炎(COVID-19)爆發後,他只好捨棄平時的交通管道,騎著腳踏車穿梭在疾病蔓延的城市裡,一邊在漆黑的夜晚裡取道小徑,躲避警方的巡察點。在封城措施全面啟動前,他騎著單車與時間賽跑。

關注性少數族群權益的「武漢同行同志中心」執行主任黃豪杰向《CNN》表示,若HIV感染者無法取得藥物,部分可能會面臨嚴重、長期的負面影響。黃豪杰解釋,即使是短暫的停藥空窗期,病毒仍可能在此期間突變,使得原本藥物的療效降低,恐因此導致病毒增生。

封閉式管理下的武漢住宅大樓。(湯森路透)

為了避免最糟的情況,黃豪杰和團隊成員因此冒著身陷疫情的風險,替HIV患者到武漢的「金銀潭醫院」領藥,協助分送給武漢市內的感染者。儘管「金銀潭醫院」是武漢肺炎疫情的前線,但黃豪杰日前在臉書表示,團隊截至9日已幫助近2200名感染者獲取抗HIV藥物。

《CNN》引述政府數據指出,中國估計有125萬名HIV感染者。當地專家指出,湖北省內約有2萬名HIV或愛滋病患者。在中國的HIV感染者除了要對抗病魔,也面對著中國部分人士對HIV的污名化和歧視:有些患者公開病況之後,紛紛面臨失去工作、受到家人敬而遠之的處境。

社會壓力讓感染者領藥更難

如何背負病毒生活下去,成為中國HIV患者的難題。報導引述69歲的感染者林豐(Lin Feng,化名)表示,當初5年前確診後,曾經痛苦到渴望一了百了,但在支持網路的協助、兒女逐漸接受下找回生命重心。然而,林豐的生活仰賴微薄的老人年金,他身邊的許多人其實也不知道他的病情。

在中國,HIV感染者若無出現併發症和發展出愛滋病,可以免費領取藥物。每名感染者每天需要服用1到2次藥物,而居住在湖北、湖南的感染者向《CNN》表示,醫院診療一次後通常會開給病人3個月份量的藥物。

武漢居民到頂樓上透氣散步。(湯森路透)

然而武漢肺炎疫情持續之下,林豐的藥物一度逐漸用完,但他發現自己難以外出,也不願向社區官員求助送藥,擔心這將會讓他的病情曝光。「我不能讓我的街坊知道。要是消息走漏怎麼辦?我以後可能都沒臉出門了」,報導引述林豐表示。

林豐最後從武漢衛生單位那裡,取得一名志工的聯絡電話,之後對方隱密的將藥物送來給他時,「我高興到幾乎哭了」。但是,林豐是眾多感染者中幸運的一群:據他所知,部分HIV感染者由於不曉得有志工服務,或是處在社會聯絡網邊緣,已經開始面臨缺藥的困境。

武漢疫情爆發後民眾外出受限。(湯森路透)

「每天服務12小時」護感染者健康

武漢肺炎導致的「封閉式管理」開始之際,武漢同志中心的黃豪杰就逐漸收到當地HIV感染者的來訊,表示藥品的供給量出現問題。這些患者可能是無法外出,或是居住在距離登記所屬醫院太過遙遠的地方。

原先,感染者只能從登記所屬的特定醫院領藥,但在「封城」措施開始後3天的1月26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就發布公告,開放HIV、愛滋感染者可以在任何指定醫院領藥。此後,黃豪杰就和團隊的22名志工輪番幫助患者領藥,一天可以收到近200人的委託。

為了保障HIV感染者的健康,黃豪杰向《CNN》表示,近期團隊成員每天基本上都服務將近12個小時,輪流休息、工作,「大概有10名成員負責每天接收大家的詢問和電話。我們每天電話服務的時間從上午9點開始,直到晚間11點」。

對團隊來說,武漢「金銀潭醫院」是最臨近的領藥處,志工大多到該院領藥,但金銀潭醫院卻也是武漢極知名的傳染病醫院,武漢肺炎爆發後更成為疫情重心之一,收治許多新型肺炎患者。黃豪杰表示,若能讓武漢的HIV患者安心拿到藥物,團隊會義無反顧。

湖南患者捐藥助抗武漢肺炎

緊鄰湖北南境的湖南,HIV患者面對的則是截然不同的風景。與HIV共處8年的湖南感染者安迪(Andy Li,化名)表示,在武漢肺炎病例較少的湖南,他沒有面臨難以取得HIV藥品的問題,反而,他很希望可以將藥物分享給武漢肺炎患者。

目前武漢肺炎並無已知特效藥或疫苗,不過中國國家衛生單位在26日,授權並建議一般用來治療HIV或愛滋病的藥物,作為對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有效療法之一。《CNN》引述愛滋病專家何大一先前受中國媒體訪問時表示,雖然2種病毒相當不同,但同樣擁有蛋白酶(protease)。

安迪之前在個人微博上張貼訊息,表示願意將自身藥物捐出,讓給武漢肺炎的病患,當天就有約8人接洽,隔天更有超過20人,「我在第二天就寄出超過30份藥品包裹」。此後,安迪更號召全國各地的HIV感染者響應「捐藥」,協助對抗武漢肺炎疫情蔓延。

中國許多HIV感染者支付得起比政府提供的免費藥物更昂貴的療法,因此有餘裕將藥物捐出。《CNN》引述安迪表示,已經寄送藥物給約220人,並將剩餘的90劑捐給武漢的醫院。雖然將自身藥物送出可能有風險,但安迪表示:「我只想幫助人」,盼能紓緩燃眉的疫情。

在中國的武漢肺炎疫情趨穩同時,武漢的HIV感染者生活也逐漸好轉。艾利克斯接受到武漢同行同志中心的幫助,不用出門就能夠取得所需藥物。「他們救了我的命」,《CNN》引述艾利克斯表示。

更多上報內容:

【武漢肺炎】川普晚宴4人確診 白宮御醫:總統只有握手不須隔離

【武漢肺炎】美眾院火速通過應急法案 供免費篩檢、有薪病假14日

【武漢肺炎】「英國人要有失去摯愛的準備」 首相強森佛系防疫惹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