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官的感恩教育根本違背正常人倫道德

顏純鈎
上報

武漢疫癥未落幕,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急急下令,要對武漢市民展開感恩教育,「感恩總書記,感恩共產黨,聽黨話,跟黨走,形成強大正能量。」

有評論說這樣做「不合時宜」,真是極端包容的評論,莫非今日感恩不合時宜,以後感恩就合時宜了嗎?

正常的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只有忘恩負義的人,才沒有感恩之心,但首先,感恩不感恩,不是教育出來的,要人感恩,首先要有恩於人,無恩於人,「感」從何來?感恩的前提,不是要不要「感」的問題,是有沒有「恩」的問題。

人間萬事,先問有與無,再問真與假,再問是與非,再問恩與仇,最後還要問功與罪,正常的人性千年以下都是如此。人不是機器,不能撳一個掣就讓他有什麼感覺,有什麼意識,有什麼思想,說到恩仇,都要基於事實,有恩報恩,有仇復仇,唯有事實才會引發真誠的感受。

所以感恩是不可能教育出來的,只有共產黨那種唯意志論者,才會相信感恩這種人類最普遍的內心活動,可以由「教育」去點石成金。

今日疫癥未平,數字真假尚是問題,疫癥的來龍去脈未清楚,責任未追究,是恩是仇無從定斷,黨就迫不及待要求人民感恩,這個黨也真臉皮夠厚,夠不知羞恥了。

武漢疫癥是怎麼搞出來的?究竟是自然病毒傳染,還是實驗室病毒外洩?疫癥顯然被延誤了,不管是下級延誤,還是習近平延誤,都是中共舉國體制的責任,都是習近平的責任。害死數千中國人,導致百萬人感染,感染者都有後遺癥,一生受苦。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多少人被隔離被毆打被關閉,被疫癥所苦,多少家庭蒙受經濟損失,這麼多政治經濟人權的帳未清算,賠償未談妥,追責未落實,你倒有臉來要求人民感恩?你以為人民都是奴才?

黨官要求人民感恩,正如中共要求全世界要對中國道歉和多謝一樣,完全違背正常的人倫道德。你把病毒搞到全世界都是,你要全世界多謝你,如此蠻橫,不知醜字點寫,也只有中共才做得出來,難怪香港人、台灣人都恥為中國人。

武漢作家方方說,政府先要對武漢人民和醫護工作者感恩,然後政府還要向人民謝罪。要迅速成立追責小組(即是香港人所謂獨立調查委員會),詳細復盤疫情始末,查明誰誤了時間,誰掩蓋真相,誰的責任由誰承擔,有責任者先自行辭職,有刑責的由法律過問。

方方感歎發問,連「感恩」這個美好的詞語,未來都會變得滿身污穢嗎?而今天,它會變成敏感詞嗎?

香港人對感恩這回事,最有切身體會。香港人與中共打交道四十年,深知中共懂不懂得感恩。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中國經濟瀕臨崩潰,香港人最先到大陸投資,提供大量資金人才和先進管理方式,幫助中共振衰起疲渡過難關,數十年間香港人對改革開放的貢獻,成為中共扭轉敗局的重要因素,但中共從未對香港人感恩。當年長江水災﹑汶川地震,香港人捐獻以數百億計,幫助救災和災後重建,這些善心的奉獻,中共也從未感恩。不但不感恩,中共回過身來,還要剝奪依條約賦予香港人應有的民主權利,不但剝奪,還要對香港人的合理抗爭採取殘暴手段強力鎮壓,打殺香港人從不手軟。

今次武漢疫癥,香港人捐了多少錢?

方方在她的文章中說,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它的存在是為人民服務的,政府公務員是人民的公僕,而不是相反。

方方說的才是人話,這種話香港人聽來才合乎人性——有黨性即無人性,而世上唯有人性才是永恒。

網上所見,大陸不同地方,都出現商戶要求退租的示威遊行,警察出動鎮壓,當街毆人捕人,這一套都來了。人民有不平就有憤怒,有憤怒就會發洩,強力鎮壓是壓不住的。人民對你不滿,內心有火,你還要叫他們感恩,你這是火上澆油,令人民更火大。安撫人心要有一點謙卑的姿態,這是簡單的情理,市委書記為拍馬屁竟倒過來做,證明當下中共的整個體制都亂了套了!

按武漢這個黨委書記的邏輯,香港人豈不是也要對林鄭感恩?對中共感恩?如果不是中共搞出武漢肺炎這個大頭佛,香港人用得著受疫癥之苦嗎?反送中運動傷害無數香港人,很多舊帳未清算,難道香港人也要對林鄭感恩?

感恩感恩,感你個頭!(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武漢肺炎】伊朗「沒地方可埋葬屍體」 醫院屍袋影片流出

【影片】芋頭控快來吃!來自日本「gelato pique café」推出芋頭牛奶霜淇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