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攪亂了美國總統大選

韋行之
上報

如火如荼進行中的美國總統初選出現重大變化,日趨嚴重的中國武漢病毒疫情重擊美國政經體系與社會生活,甚至讓公務部門都陷入確診的恐慌。全美50個州皆出現確診病例,死亡人數也不斷攀升,聯準會兩度降息,讓美國股市出現幾千點的震盪起伏。突來的變局讓原本還信心滿滿的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感受到他的連任選情面臨巨大衝擊。

川普在過去一週內,採取若干緊急措施來挽救疫情和選情。除了加強邊境管制,阻絕歐洲與先前的從中港澳入境美國的旅客,也宣佈全美進入緊急狀態。他與國會合作通過紓困法案,擴大提供美國民眾免費病毒篩檢,也提出有薪假的保證。他指示財政部提出一兆美元的振興方案,準備發放每位美國民眾一千美元。他也先預警疫情可能延伸到8月,美國經濟將面臨衰退。他的最新記者會和個人推特語言,開始展現若干「與民同苦」的感受,而非冷冰冰的讀稿。他也少提黨派紛爭與選舉,轉而呼籲在野的民主黨共體時艱,也要求民眾配合,避免10人以上的集會,維持良好衛生習慣,減少人際互動,不斷進行信心團結喊話。

說川普的轉變是真心也好,或是為了救選情不得不為也罷,這都是他作為國家領導人無法迴避的責任。更何況國家處於危機當頭,總統掌握所有行政資源與話語權,若是他能藉由這場疫情危機,形塑有為領導人的正面形象,即使不用太投入選舉,都能獲得加分,甚至可以邊緣化來自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挑戰。

反觀民主黨的初選逐漸白熱化,尤其經過3月17日三個州的初選後,儘管俄亥俄州初選延期,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一如預期在伊利諾和佛羅里達這兩個關鍵州拿下較多黨代表票,延續他在3月初全美14個州同步舉行的「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初選勝利氣勢,進一步擴大他與佛蒙特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差距,朝向1,991張過半數黨代表的門檻邁進。

但武漢疫情也打亂民主黨初選節奏。拜登和桑德斯都取消造勢活動,這對居於劣勢的後者尤其不利,因為桑德斯急需透過造勢與動員來激發年輕選民的投票率。但疫情卻讓選民的投票意願下降,反而嘉惠了目前領先的拜登。

武漢疫情打亂民主黨初選節奏,拜登(左)和桑德斯(右)都取消造勢活動。(湯森路透)

桑德斯沒有討到便宜

川普政府起初低估疫情的漫不經心態度,也讓拜登和桑德斯「撿到槍」。拜登立即大打「經驗牌」,喚醒選民他擔任歐巴馬政府8年的副總統期間,處理伊波拉病毒與全球金融海嘯的經驗,猛批川普誤判情勢與準備不周。桑德斯更藉此彰顯他長期主張全民健保的政見,強調此時此刻唯有全民健保制度才能確保民眾健康與安全。

但除非在未來幾週出現重大錯誤,拜登贏得民主黨總統提名的機率很高。這場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將形成川普與拜登對決的賽局,而武漢疫情及其連帶造成對後半年美國經濟的影響,也將左右11月3日前的大選議題交鋒。

美國憲法規定新任國會議員必須於當選後隔年的1月3日就職,總統的就職日則是1月20日。除非修憲,否則無法因疫情延後總統選舉日程。何況除了選總統,11月3日當天,還有11個州的州長選舉、34席參議員(參議院三分之一席次)和全部435席眾議員的改選。這不僅攸關川普的連任,也涉及共和與民主兩黨在國會與各州政治版圖的角力。因此已經有民主黨政治人物提議立法,擴大提前投票、通訊投票與不在籍投票的規模,就是怕選民不進投票所投票。

對拜登而言,如果順利進入大選,與掌握行政權的川普正面對決,除了冀望川普繼續犯錯,他還有什麼主動有效的牌可以打?有人建議副手的選擇就是關鍵。

拜登於16日與桑德斯進行的民主黨電視辯論中,主動拋出副手議題,成功搶占媒體焦點,他明白表示將找尋女性作為副手搭檔。拜登此舉顯然經過深沈的算計,還記得川普剛就任職那一天,全美各大城市就同步舉行反歧視的女性團體大遊行。2018年的國會期中選舉,民主黨大勝的背後,也產生好幾位新生代的女性國會議員。川普的死對頭-現任眾議院議長斐洛西更是民主黨女性從政人物最高職位。再加上2008年、2016年和2020年民主黨的總統初選中,女性選民平均就占了57%,在在都凸顯女性副手在大選中的戰略價值。

賀錦麗是拜登熱門副手

媒體隨即展開猜謎大賽,有人研判拜登會找一位非洲裔的女性來回應他對廣大黑人選民力挺的感謝。在此脈絡下,去年12月才退選的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就自然浮上檯面。

賀錦麗才54歲,搭配77歲高齡的拜登,讓人不禁產生美國出現首位女性總統的可能性。而且歐巴馬是美國首位黑人總統(雖然他的母親是白人),但如果拜登選擇一位黑人的女性副手,不僅話題十足,也具有歷史性意義,更可讓4年前希拉蕊未能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的遺憾得到些許彌補。

賀錦麗的資歷也優秀,曾經擔任加州檢察官,形象清新,沒有負面新聞。她的父親是牙買加人,母親是印度人,「移民之女」的血統符合政治正確。她的選區主要在舊金山,因此還取了中文名字。她訴求經濟平等以及反貪腐,形象清晰,論述有據。更重要的是,她在初選期間曾經提出若干進步性的議程,可以吸納部分桑德斯的支持者。唯一的問題是她曾在辯論場上批評過拜登過去有關種族歧視的言論。但賀錦麗已經公開力挺拜登,也幫他站台,她的競選獻金金主也轉移給拜登,的確是潛在的可能人選。

此外,另一位非洲裔女性亞柏罕(Stacey Abrams)是2018年民主黨在喬治亞州州長候選人。但喬治亞州的黑人選民結構本來就是民主黨的基本盤,可能對拓展其他選票幫助不大。由於非洲裔選民多數不支持桑德斯,反倒是拉丁裔是桑德斯的主力選民,拜登也可考慮內華達州拉丁裔參議員馬斯托(Catherine Cortez Masto)。

此外,如果要選擇具有行政歷練和全國性聲望的女性,也有人建議拜登可以找另一位在「超級星期二」初選前就退出戰局,轉而替拜登背書的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克拉布查(Amy Klobuchar)。又或者前任代理司法部長葉慈(Sally Yates),因為葉慈曾經因為拒絕執行川普關閉穆斯林移民入境的決定而去職。

賀錦麗才54歲,搭配77歲高齡的拜登,讓人不禁產生美國出現首位女性總統的可能性。(湯森路透)

華倫意向不明

最後的「外卡」(Wild card)人選就是也已退出初選的麻塞諸塞州參議員華倫(Elizbeth Warren)。華倫在意識型態和政策主張上較接近桑德斯,但迄今她尚未宣布支持誰。拜登在辯論會上透露他與華倫通過電話,接受她在破產法與公立大學免學費等議題上的不同想法,引發外界猜測拜登與華倫達成若干合作的默契。果真如此,拜登可以經由華倫吸納部分桑德斯的支持者。

看起來拜登手裡握有一長串女性副手的建議名單,但受到武漢疫情蔓延以及川普先前指派副總統彭斯擔任防疫總指揮官的影響,或許拜登也在尋覓具有衛生與醫療專業的潛在人選也說不定。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黑鮪丼挑戰「海鮮丼之最」!日本橋海鮮丼辻半推出全新菜單

【影片】六龜幸福公車小黃啟動 韓國瑜:這我們應該做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