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是危機也可化為轉機

林柏年
旺報

因為2001年到2003年間時常去北京,認識了許多北京大學、人民大學及首都醫科大學的學生,聽來自四面八方的學霸分享學習經驗確實很有意思,也讓我對報考大陸研究所產生興趣,所以02年年底報名了北京友人推薦的新東方短期英語培訓,03年春節期間在廣州上課。

當時搭硬臥火車,一路從北京到深圳,過了幾天再搭大巴去廣州,這趟火車行印象最深刻的是手機收到許多簡訊,因為當時大陸接、撥手機都要收費,所以學生之間聯繫通常是用相對便宜的簡訊。車程約20個小時,越來越多北京朋友們發來的簡訊提醒我廣州有怪病,死了很多人要我小心,也有人要我去買金銀花煮水喝。

但到了廣州,其實沒感覺風聲鶴唳,除了上課也挺享受廣州美食,餐廳生意很好,但確實有些奇怪的現象,例如很多地方排隊購買限量的漂白水,也聽說金銀花已經缺貨了。

後來一起住在飯店的幾個新東方同學說,怪病肆虐還是不要再繼續上課了,我就去新東方辦公室辦了退費,但仍住在飯店裡每天在廣州四處吃喝玩樂。從一個觀光客的視角,03年2月前後廣州市區沒有過於異常的狀況。

2月底返台後進了一個中途之家工作,時常需要進出醫院,那時雖然大陸非典疫情已全面擴散開了,但台灣政府卻還自滿於零社區、零死亡及零輸出的「三零政績」,造成那時台灣人民普遍的防疫意識薄弱,直到4月底和平醫院封院太過震撼,才變成全民抗煞運動的。當時醫院風聲鶴唳,旅行社辦公室空空蕩蕩多數人被資遣了只剩空空的座位,這是因為多年的觀光業不景氣造成的,SARS使之雪上加霜。

SARS當然是一場悲劇,卻也讓台灣政府和人民的防疫意識迭代升級,緊接而來05年的禽流感就讓台灣政府警戒,在朝野政黨的壓力下,衛生署考慮強制授權生產當時主要治療流感的專利藥物,進而採購了一批八角酸原料,但禽流感所幸並未大流行,後來那批八角酸又花了幾10萬元處理掉了。雖然浪費了金錢,但在疫情可能來臨時,料敵從寬矯枉必須過正的處置方式也是應該被諒解的。

台灣政府也開始鼓勵接種流感疫苗和肺炎鏈球菌疫苗,更促使有了國產的流感疫苗,近年國產疫苗還外銷到泰國等地,創造台灣生技產業的外銷收入。筆者如今從事兩岸電商,在與京東交流時,聽聞大陸許多電商平台就是在非典期間站穩腳步或轉型或萌芽,進而成為後來引領大陸經濟崛起的主角。

目前武漢肺炎的疫情防治工作,雖然有些慌亂,但可以看出兩岸政府都比起03年時進步很多。疫情當然是需要重視的,所有人民都應該遵守政府的防疫措施,少聽民間偏方,要有過濾網路謠言的能力,就算沒能力過濾,至少不要轉傳來源不明的訊息,以免造成不必要恐慌或誤導。創業者更不要過度擔憂,其中說不定有商機可以發掘或商業模式可藉此危機迭代升級。

政府可以借重電商對於目標客群精準的數據分析,將有限的防疫物資以合理的價格投放,尤其在群聚感染可能爆發之際,儘量減少人們在實體通路密閉空間內的搶購,鼓勵在電商平台上購買物資。

(作者為第一里路CEO)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