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 習近平連環失策

鄧聿文
上報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是繼香港抗議之後,習近平政權遇到的第二個大危機。如果說,對香港抗議中國政府還隔著一個防護層,未曾傷著骨肉,那麼,這次疫情不僅在國內造成天怒人怨,引發民眾極度不滿,中國政府也終於在國際上把自己弄成孤家寡人,處處受限。

現在清算責任為時尚早,因為疫情還在劇烈擴散。但有一點應該是清楚的,若中國政府處理妥當,疫情不至於出現如今這般局面。而中國政府應對失措,首先是中共最大的頭,被樹為一尊的習近平指揮無方。

習前些天在會見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說的一句話一度引得輿論廣泛猜想和解讀,他說武漢疫情爆發後,他一直在幕後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暫且不管這話是真是假,假定此為事實,他確實非常關心武漢疫情,那麼,在我看來,習在這場病毒戰「疫」中,出現了四大失誤。

中國各級政府全面動員起來,是1月16日習近平對武漢疫情下達指示後,隨著疫情擴大,1月25日也即中國農曆正月初一,中共成立由總理李克強掛帥的領導小組,28日習會見譚德賽,接著對軍隊參與防疫又作指示。在這個過程中,習至少有四次失策。

第一個失策,沒有在23日的春節團拜會上提及武漢疫情,卻大談中國夢,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以及堅持戰略方向,保持戰略定力等豪言壯語。民間希望在疫情面前,中國政府能夠取消今年的春節團拜會,因為在中國上行下效的政治環境下,如果中央率先不搞春節團拜會,地方也就跟著不搞。而中央鶯歌燕舞,地方即使想取消,也不敢。所以人們看到,在疫情重災區湖北,也是載歌載舞,一片歡樂祥和,沒有半點疫情的樣子。

假如中國政府考慮春節團拜會是一個禮俗,不宜取消,按理,習近平的講話應提及武漢疫情,以表示中央和他本人對疫情高度關注和重視,並送上春節的祝福,這不但不會沖淡團拜會的祥和主題,相反,讓人覺得他心系疫情,不忘百姓。但他對武漢的情況一句不提,好像壓根沒這回事,使民眾深感失望,這個習皇是人在深宮不知民間疾苦,對眼下災難視而不見。

第二,疫情領導小組成員沒有專業部門和軍方領導。農曆初一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成立了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統一領導疫情防治工作。小組組長為李克強,副組長是管宣傳和党建的王滬甯,成員有中辦主任、國務院主管衛生防疫的副總理、中宣部長、北京市委書記、外交部長、國務院秘書長和公安部長,就是沒有專業部門領導參與,給人的印象好像其任務不是防治新型病毒疫情,反像是維穩小組。

或許是專業部門領導的級別沒有達到副國級,不夠資格進入小組,但軍方領導缺席就不能以此為由,軍方兩個副主席都是政治局成員,他們沒有一個列入小組,只能說是習近平的私心作怪。中國軍隊無論從防治流行病的專業資源和所需紀律來說,都比地方強。我們看到,隨著疫情發展,軍隊也投入到抗疫前線。雖說軍隊有特殊性,但在這種急需軍隊參與的場合,領導小組不包括最重要的軍方,怎麼說也過不去,背後的原因就是,習近平要牢牢抓住軍權,不論什麼特殊情況,哪怕十萬火急,天塌下來,軍隊都不能由別人染指。

第三個失策,習近平沒有如美國大蕭條時期羅斯福「爐邊談話」那樣,面對全國人民發表公開電視講話,安撫慌亂人心。美國大蕭條初期,時任總統胡佛由於應對失誤,造成整個美國社會的恐慌蔓延,羅斯福上臺後,一邊迅速出臺各種救治措施,一邊以「爐邊談話」的方式,告訴民眾政府正在做什麼,通過電臺傳播到每個人,讓民眾知道,他們的苦難被沒有被政府忽視或遺忘,很快就收到效果,穩定了人心。

現在傳播手段比美國大蕭條時期先進得多,而疫情導致的社會混亂,堪比美國大蕭條時期。雖然習近平說他非常重視疫情,一直在親自指揮和部署,然而自他發出第一條公開的指示起,半個多月過去了,他的重視、指揮和部署只是透過官媒,用指示的方式傳達出來。常規時期這樣做或許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但在疫情肆虐的特殊時期還如此行事,就給人一種居高臨下感覺,讓民眾感受不到國家對他們的關懷,也缺乏領導人的擔當和作為。

第四個失策,習近平至今沒有到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去看望患者和醫務人員,考察疫情,而他的前任曾經做過。武漢疫情很容易讓外界把本屆政府和胡溫政府做對比。當年SARS疫情最嚴重之時,溫家寶和胡錦濤幾乎同時親臨險境,出現在抗擊非典第一線,不管人們後來對他們有怎樣的評價,起碼他們那時樹立起了體恤民間疾苦的形象,也提振了全國抗擊SARS的信心。

武漢疫情爆發50天後,李克強才姍姍來到武漢,看望和慰問患者和一線醫務人員,再之前甚至連湖北和武漢地方領導深入一線都很難看到。當民眾盼望習近平能夠學一學胡錦濤去武漢體察疫情,他不是去緬甸訪問,就是呆在中南海的深宅大院,通過指示來指揮這場戰「疫」。走一趟武漢,本來可以迅速拉近和民眾的距離,就這樣被他浪費掉。

武漢疫情爆發50天後,李克強才姍姍來到武漢。(湯森路透)

習近平的上述四大失策,除向全國發表電視公開講話可能他或他的秘書班子想不到外,其餘三個本來是中共的傳統政治所具備的。我和一些朋友談討過習為什麼不去做。有的解釋是這個政權已經跌入塔西陀陷阱,無論習怎麼做,他都會挨駡。朋友舉例說,疫情發生以來,許多人通過各種方式給習上書提意見,都得到批復,結果照樣吃力不討好。朋友的意見是,不是習或他的秘書班子沒想到,而是在塔西陀陷阱下,他做什麼都沒用,提振不了其威信,因此不如不做。

還有的解釋是認為習自恃有戰略定力,他在疫情面前,要展現他的戰略定力,不能因為疫情而干擾了原來的工作部署,影響全國人民過春節。也有朋友把它歸咎於習的知識盲點,他看不到這些方面。這幾種看法或許都有道理,但我要說的是,做總比不做好,歷史是要記下這筆的。在如此重大的疫情面前,習不選擇去一線體察疫情和民意,通過公開講話去撫慰民心,而是看彙報和電視,用指示來表達「關懷」,並時刻提防有人偷窺其軍權,這樣的領導人,心中只裝有權力,絲毫沒有人民,德不配位,要他何用!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實價登錄涉及隱私? 遭譏傷害利益才是真

【影片】實價登錄陷阱多? 玩弄房價日新月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