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並未稍減港府對香港抗爭者的壓迫

鄭立
上報

在全世界在注視武漢肺炎的時候,其實香港的抗爭還在持續,五大訴求尚未實現,區議會選舉也從倡儀者所說的「大勝」退化至「總比被親中派勝利好」。而區議會沒有權力的現實,也在民主派大勝但無法使政府部門做事時完全展現出來。換句話說,和太陽花運動不同,選戰勝利並不是抗爭的終點。

在之前半年,香港抗爭可說是在全球受到矚目的一件事,本來隨著時間,注意力也很難維持那麼久。而疫情開始直接威脅到世界各國之後,各國的注意力很自然地就會集中在抗疫上,武漢肺炎成為了全球新聞的重點,香港的抗爭也自然地排擠出去。

無疑這阻止不了香港人繼續把抗爭的消息,警察的有問題行為,人道問題等,不斷的向外宣揚,只是效果一定會打很大的折扣。和世界上每一個內戰的地方,例如敘利亞的戰爭,衣索比亞的飢荒一樣,常態抗爭變成了大家對香港的印象之後,自然不會被視為一個值得去注意的事件,或一個需要被解決的問題。當自己國家出現人道問題時,就不會有心力關注遠方的人道問題,舉世皆然。

而武漢肺炎並沒有令警察停止搜捕市民,事實上,相對政府面對抗疫的消極,在警察搜捕異議者的行動上卻非常的積極。不止一次深夜突襲市民住處,拘捕,扣押電子用品,甚至涉疑把市怡打傷打到骨折。其中包括不少之前在抗爭現場被記名但沒有被捕的市民,可說香港政府籍著疫情企圖對市民加深恐怖統治,不少香港人每天都活在突然在家被捕的恐懼中。

香港政府基本上已經為所欲為,隨意濫捕,很多人被捕後根本沒有辦法想出可以撿控的罪名,扣押後放走或者撤控,可是政府已不在意是否能成功撿控,光是拘捕,就已經可以滋擾市民,破壞他們的生活,把他們拖入虛耗金錢的官非甚至順便施以暴力,也就是即使市民完全無法被控罪,政府也達成到了製造恐懼與麻煩的目標。

但與此同時,因為武漢肺炎導致了全球的交通受到影響,也就是封關,這使有可能被捕的人,連往其他國家暫避也變得不可能,更遑論流亡海外。其中以最近的臺灣在二月封關的影響最大,而香港是一個島國,甚至可算是飛地,陸路唯一接壤的是中國,沿岸可以去的地方也只有中國與中國有明顯控制的澳門,所以疫情連讓大家逃出政府迫害和濫捕的出口也堵死了,而列入了困獸之鬥,而這時候得不到國際注視與同情。

這一年可說是對於香港人來說非常重大的考驗,而這個考驗恐怕也只能靠香港人自己克服。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廣告演很大 信義快速上演頭文字D?

【影片】預售屋保證房貸你也信? 是2486?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