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和流感當前,為什麼荷蘭人就是不愛戴口罩?

換日線Crossing

作者:李采薇 Weiwei/歐洲職涯顧問

2020 鼠年爆發武漢肺炎,隨著疫情越發嚴重,我打開新聞看到滿滿地都是來自世界各地關於疾病的最新消息,心思也不由得地緊緊繫在上頭,連過年恭賀的簡訊都提不起勁發,更多的是詢問家人朋友的健康狀況。截至中歐時間 1 月 26 日晚上 10 點為止,歐洲目前在法國已有 3 名確診病例,德國、英國、芬蘭及義大利都有疑似病例,我身在距離巴黎只有 3 小時火車的阿姆斯特丹,感覺疫情似乎就要侵門踏戶。

儘管我緊張得半死,我身邊的荷蘭朋友們卻相對冷靜許多,而即使網路上口罩的價格在兩天內就漲了一倍,荷蘭朋友們對於「戴口罩」這件事還是有所保留,覺得戴口罩實在是太「大驚小怪」了。

醫療型口罩的價格在 1 月 22 日還是 7 歐左右的價格,到 1 月 24 日就已經變成 13.9 歐。 圖/截自 Bol.com
醫療型口罩的價格在 1 月 22 日還是 7 歐左右的價格,到 1 月 24 日就已經變成 13.9 歐。 圖/截自 Bol.com

在歐洲不戴口罩,是普遍現象

根據荷蘭國家公共衛生及環境研究院(RIVM)最新的《武漢肺炎 Q&A》(Vragen & antwoorden nieuw coronavirus in China),顯示荷蘭當局依然不建議民眾戴口罩──為什麼呢?以下為中文翻譯內容,原文請見官方網站

問:在中國很多人在街上戴著口罩,這有幫助嗎?

答:在荷蘭我們只建議醫護人員戴口罩,原因是只有當你使用能夠將你的口鼻密合地非常好的特殊口罩才有效果;你必須非常小心並且頻繁地更換你的口罩,這在日常生活中幾乎是不可能的。

如此大的反差讓我不禁想起幾年前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那是一個流感盛行的冬天,有一天我的德國小老闆感冒了,敬業的她還是來到公司上班,整天不停地咳嗽和打噴嚏,我滿心期待她戴起口罩避免傳染給其他人,但等到隔天卻遲遲沒見到她有任何行動。害怕被傳染的我擔心歸擔心,卻為了五斗米硬著頭皮繼續上班,畢竟生病的也不是我,突然請假回家也不合理。

沒想到幾天後我馬上就中獎了,當我開始咳嗽和打噴嚏,我的小老闆已經差不多痊癒了,那時小老闆只跟我說了聲「抱歉抱歉!我沒想到會傳染給你」,就結束了⋯⋯當時我在心中翻了無限次白眼,心想如果她戴口罩或是在家上班,或許我就不會被傳染了,那是我第一次經歷到歐洲人不愛戴口罩這件事。

一開始我想她或許是個案,但在歐洲生活 6 年後我慢慢發覺,「不戴口罩」似乎是個普遍的現象,因此我訪問了幾位荷蘭的朋友,總結了他們對於戴口罩的看法。(以下僅為個人經驗,不一定能代表所有荷蘭人。)

不戴口罩的原因

原因一:「我不確定口罩是否真的那麼有用」

荷蘭人認為正常來說,如果你很健康、抵抗力好,就不會生病;反之,如果抵抗力差,有很高的機率就是會得病,因為到處都是病毒和細菌,當然,這並不包括超級流感病毒。簡而言之,荷蘭人認為免疫力高,你就不會生病,所以即使附近有人生病沒戴口罩,你也不用擔心,而如果你被傳染了,說明你的抵抗力不佳,不要怪對方沒戴口罩。

或許是從小受到的衛生教育不同,這說法讓我有點難接受,我認同「個人免疫力」是最終你是否會真的被傳染最重要的因素,但如果能透過戴口罩提高防護率,不要讓其他人有機會接觸到病毒,這不是更保險的做法嗎?我們再來聽聽其他理由。

原因二: 「抵抗力弱的人都打過疫苗了,沒事」

另外一些荷蘭人覺得戴口罩的確有助於防止傳染病透過飛沫的方式傳播,但他們對流感沒有那麼害怕,理由是抵抗力比較弱的群體(例如老人和兒童)都已經施打過流感疫苗了,因此比較不用擔心。而在過去幾十年間,荷蘭也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特殊傳染病或是很瘋狂的流感,因此大部分的人對傳染病的警戒心也較低。

這個說法對付普通流感或許說得通,但今天如果遇到超級病毒,不但無法靠自身的免疫力且疫苗尚未研發成功,那就不成立了。

原因三:「戴口罩讓我覺得有點偏執(paranoid)」

在荷蘭,即使是醫生護士,戴口罩的比例都比較低,其中一位朋友甚至從來沒看過家醫戴口罩,他們也很少看到日常生活中有人戴口罩出門,口罩顯然是一個特殊疾病、外科手術或牙醫的專屬配件。一般人對戴口罩的人的直覺反應就是對方生了重病,我一位在荷蘭執醫的台灣朋友說他有一天戴口罩看門診,有兩個荷蘭小孩看到他竟然嚇得不敢接近,差點哭出來,原因是他們覺得他生病了,所以不想靠近。

然而因為常常看到許多亞洲人戴口罩,他們已經見怪不怪,但今天如果看到一個金髮碧眼的人戴口罩,他的反應會是「天哪!這個人可能得 SARS 了。」

原因四:「生病的人會在家休息,不會上街」

有些荷蘭人更認為「如果你生病了,就應該待在家休息」,所以他們假設大部分會在外面接觸到的人都是沒有得病的,自然也就不用戴口罩。

原因五:「荷蘭法律規定進出部分公眾場所不能戴口罩或局部遮臉」

在荷蘭若要帶口罩(或又加上帶帽子)出入公共場所,必須先了解荷蘭的《公共場所遮蔽局部臉部衣著限制法條》(Wet gedeeltelijk verbod gezichtsbedekkende kleding)──法條認為,用口罩或用手帕當口罩局部遮臉,可能會被他人誤會別有意圖;因此若出門要帶口罩,無論是什麼因素,都必須注意:

1. 在政府建築物、醫護機構、教育單位及大眾運輸工具時,都不能遮臉。(其中,大眾運輸工具只適用於捷運、火車、電車、公車等,且只有在車輛中才算,並不包括車站和月台上;而在計程車、輪船、渡輪、飛機和專車上則不適用。)

2. 「遮臉」的法律定義為只露出眼睛,遮住其他臉部特徵。

3. 身處特定醫護場所,或因特定工作/運動/參與活動或派對等需求除外。

4. 在以上公共場所(政府機關/車站/醫護中心/學校)若遮臉,該場地的相關工作人員有權上前要求您卸下遮臉物或立級離開該建築物。若有必要,工作人員可報警交由警方處理。荷蘭警方也有權要求遮臉民眾出示身份證件,罰款則為 €150(相當於新台幣 5,200 元左右)。

在荷蘭戴口罩不是不行,遮臉有程度上的不同和特定場合禁止,重點是能否辨識臉部,上圖為荷蘭官方圖文說明。
在荷蘭戴口罩不是不行,遮臉有程度上的不同和特定場合禁止,重點是能否辨識臉部,上圖為荷蘭官方圖文說明。

觀念雖不同,仍可理性溝通

最後,我也要平衡報導一下:在我訪問完他們不愛戴口罩的原因後,荷蘭人馬上就回問我「為什麼要戴口罩?」,果然很荷式風格!我解釋戴口罩除了是保護自己不被飛沫傳染,很大一部份的原因其實是為了「保護他人」不被傳染,我的荷蘭朋友非常驚訝地睜大眼睛,接著沉默了片刻,「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他說,「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我生病了也會願意戴口罩。」

我聽了的當下其實比他更驚訝,沒想到這個我們熟悉的衛教觀念,或許因為國情或文化差異,竟然沒有被廣泛地接受;另一方面我也有點欣慰,他們聽完我的理由後能夠接受。希望在不遠的將來,武漢肺炎的疫情能得到控制,而身邊的幾位荷蘭朋友也都能戴上口罩,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武漢肺炎和流感當前,為什麼荷蘭人就是不愛戴口罩?》,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世衛組織宣布「武漢肺炎不構成 PHEIC」引爆親中爭議──談防疫政治與黑洞效應

儘管被 WHO 拒於門外,台灣仍是「全球疫情通報及防治體系」的一員──究竟衛生情報多重要?有何影響?

作者簡介:

台北文山區乖寶寶,現居荷蘭阿姆斯特丹,在政大國貿系大四時到鹿特丹管理學院交換,畢業後留下來攻讀供應鏈管理碩士,現為一名快樂的採購管理諮詢顧問/人生哲學是把生活變成自己喜歡的狀態,所以不用天天期待休假(努力中)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新國會新氣象 梳理未來立法院走向
功虧一簣或變法圖強?國民黨如何成功改革
蜜雪兒・歐巴馬:請寫下屬於自己的故事,聆聽自己的聲音
黃禍與中國威脅論
職場劈腿情非得已 因為追求更好的自己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