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風暴》口罩送錯醫院、物資分配爭議不斷,深陷輿論漩渦的中國紅十字會

BBC News 中文
風傳媒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在疫情最嚴重的中國湖北省,作為捐贈救援資金和物資的中轉站,湖北省和武漢市的紅十字本周一直處於輿論的漩渦。本周當地紅會一邊忙闢謠一邊忙救援,但因過往紅會的公信力喪失,當地政府決策失誤,公眾對紅會怨氣深重。

葉安是某英國大學中國校友會的一員。她所在的民間校友自發捐贈微信群有68人,從除夕(1月24日)開始籌備定向捐贈,共籌備20萬6千多左右人民幣資金,從日本購買防護服捐向武漢的醫院。

她對BBC中文表示,本來聯繫好決定接受我們物資的一家武漢醫院在1月27號左右說不能捐了。醫院說出了個新規定,醫院自己不能接收來自境外物資的直接捐贈。都要經過紅十字會或者慈善總會。

中國大陸每個地區都有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
中國大陸每個地區都有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

1月27日,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解釋說,所有物資必須走紅會的通道是為了避免在疫情防疫防治的過程中,由於混亂被某些人鑽空子。

葉安說:「我們一開始是不願意的,因為都信不過紅會。」9年前的2011年,「郭美美炫富事件」將中國紅會的公信力拽至谷底。即使郭美美後來稱與紅會沒有關係,但中國紅會的聲譽和公信力一落千丈。

4年後的2015年, 社交媒體曝光雲南大理一紅十字會副會長包養情人。後經查實該副會長與他人通姦,決定給予常文山留黨察看處分,降為科員。此事讓公信力堪憂的紅會雪上加霜。地方紅會因管理混亂和賬目不清在過去幾年飽受批評。

時間來到6年後的2011年,紅會成了不得不走的渠道。她和校友們最初不想通過紅會。所以想以進口物資的名義進到中國。但發現醫療物資的要求更高,需要更多證件和資質,要徵收20%關稅。所以不得不走紅十字會。

葉安說:「但後來發現至少從我們的經歷來講,紅會對接的工作人員真的是非常踏實認真,加班加點沒日沒夜地告訴我們流程怎麼走,幫我們檢查東西是否合規。」

援助的政策和規定一天一個樣,在做完採訪幾個小時後,葉安告訴BBC中文記者,他們被告知不需自行清關,所以無需紅會的文件。

爭議和輿論風口

她強調物資進中國不經武漢紅會分配,武漢醫院的醫生直接去物資站取貨。

本周伊始在中國的社交平台流傳武漢的紅十字會在接受捐贈時要收取6%手續費的消息。1月27日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給予否認。葉安也確認紅會未向他們要一分錢。

葉安校友群的物資如果不出意外,會在2月1日下午順利抵達武漢一線醫生手裏。

此時武漢和湖北紅會正站在輿論的風口,葉安擔心輿論壓力影響物資運輸,要求隱去物資的具體信息和運輸信息。

目前已知能感染人體的冠狀病毒有六種。
目前已知能感染人體的冠狀病毒有六種。

躺槍的武漢紅會

紅會捐贈收手續費被闢謠的三天後,1月30日一篇題為「山東壽光援助武漢350噸蔬菜,武漢市紅十字通過超市低價售賣」的文章在微信和微博上流傳。當晚武漢市紅十字會在官方微博發聲明澄清,稱從未接收任何單位、任何個人捐贈的「壽光蔬菜」,更沒有參與該批蔬菜的分配、售賣。迄今為止,也沒有收到過與此相關的任何現金捐贈。

BBC中文記者查閲發現,武漢市政府為實際低價出售捐贈蔬菜的主體。武漢政府最初決定將所得款項捐給紅十字會,但武漢紅十字會主要接受物資捐贈,所以最終決定捐贈給慈善總會。

紅十字會和慈善總會為兩個不同的團體。

武漢紅十字會發闢謠聲明後並未獲得讀者的轉發和分享,反而在微博評論區招致一片罵聲和質疑。

網友評論稱:「你反思一下為什麼你的事情這麼多? 」

葉安說:「對我來講,紅會這樣被罵真的很慘。罵一罵太容易了。沒有人去了解事實。」

也有網友繼續追問武漢紅十字會,要求其公開捐款明細。

厚此薄彼的物資分發

於是民眾在湖北省紅十字公開的捐贈明細中找到了紅會分配物資給非緊缺口罩的莆田系醫院的證據。在1月29日在湖北紅十字會發佈的《物資使用情況公布表》上,一共發放口罩24.5萬個,其中流向抗疫一線醫院的協和醫院為3000個,而「莆田系」武漢仁愛醫院調撥1.5萬個N95口罩。仁愛醫院的人數不到協和醫院的十分之一。

武漢肺炎疫情
武漢肺炎疫情

「莆田系」醫院是資本和主要人員背景主要來自中國福建省莆田市的中國民營醫院的統稱。據中國媒體報道,莆田系掌握中國80%的民營醫療份額。莆田系承包了大量中國部隊醫院例如美容整型、牙科、性病生殖等的盈利科室。5年前「 魏則西事件 」將莆田系暴露在公眾面前。此後莆田系醫院在中國的聲譽一落千丈。

隨後湖北省紅十字會官方承認「因工作失誤導致公開的信息不準確」,並將捐給莆田系仁愛醫院的口罩名稱從n95變為kn95,稱kn95不適合一線醫院的防護,適合普通醫院。

也對莆田系醫院拿到的口罩數量做了更正,由1.6萬個增加到1.8萬個。湖北省紅十字會一再在聲明中強調歡迎社會各界對其監督。而聲明的落款日期最初寫成了「2019年1月31日」,隨後在官網將時間更正為「2020年」。

誰之過?

但湖北紅十字會的官方聲明並未平息眾怒,繼續被追問物資的調配權。湖北紅十字會備災救災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京報》記者,所有紅十字會接收的物資均由湖北省或者武漢市防控指揮中心調配,不是由紅十字會調配,因此整個事件與湖北紅十字會無關。

但民眾對湖北和武漢紅會的質疑還在繼續。沒有調撥權為何3000個口罩去了協和醫院?

抗擊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各地的醫療人員戮力以赴救治病患(AP)
抗擊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各地的醫療人員戮力以赴救治病患(AP)

抗擊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各地的醫療人員戮力以赴救治病患(AP)

紅會現在作為唯一的物資對接通道,大量的物資湧入紅會。截止1月30日凌晨,湖北紅會本級募集捐款3.6億元、募集物資1836萬元,累計募集款物合計3.79億元。

武漢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陳耘曾向中國媒體表示,「武漢市紅會只有10個人,湖北省紅會有20多個人,加上統計局調撥的30個人,巨額捐款和海量物資,就由這60多號人負責接收、清點、查驗、登記,還得及時信息公開。經常網上有人罵我們,挺委屈的。」

葉安對BBC中文記者表示「紅會的基層人員真的很可憐,幹活的是他們,被罵的也是他們。」

武漢政府於1月27日規定所有物資必須經紅會後,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也評論到實際運行顯然已經超出了一個紅會或者慈善機構的能力範圍,造成援助物資流通的「腸梗阻」,並呼籲破除這種阻礙。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北京火車站內的旅客配戴口罩(AP)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北京火車站內的旅客配戴口罩(AP)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北京火車站內的旅客配戴口罩(AP)

民間捐贈通道

BBC中文記者在中國微信上的一個對接新加坡物資捐助中國一線記者的群裏觀察到,紅會分撥物資不公問題曝光後嚴重影響民間捐贈者信心,捐贈者明確表示不走紅會。這是目前中國很多民間捐贈者的心聲,現在民眾質疑紅會救援能力和公信力,大多數人走定點捐贈的路:即自行聯繫受捐單位,無需紅會調配。

據媒體報道稱目前有不少資金湧向中國歌手韓紅的基金會。韓紅基金會每日公開捐贈資金去向和進展情況,得到許多網友的好評。該基金會的公開數據顯示,1月31日收到的捐贈資金達1.4億人民幣,前一天為3100萬人民幣,成四倍增長。

網友開玩笑呼籲說「讓韓紅把武漢紅會接管了吧。」

應受訪者要求,葉安為化名。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武漢肺炎風暴》紐西蘭、澳洲建議別去中國 禁止到過中國者入境
相關報導》 武漢肺炎風暴》研究人員揭露病毒複製過程 每個受感染細胞衍生逾千個病毒粒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