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請救我們!」 巴基斯坦800名留學生受困武漢陷感染風險

高詣軒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後實施封鎖管制,多國採取撤僑方式保護海外國人健康,但近年與中國交好的巴基斯坦,卻傳出有超過800名留學生滯留武漢無法歸國,身心飽受煎熬,無奈巴國政府不願安排撤僑,據稱是擔心留學生回國後造成病毒在本國擴散,屆時恐無力控制疫情。

《衛報》(The Guardian)引述2015年起在武漢修讀醫科的巴基斯坦留學生拉希德(Rehan Rasheed)透露,巴國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拒絕將留學生接回國,導致他們在當地孤立無援,「我們已經被關在住處房間超過20天了」,並稱已有5名武漢科技大學的巴國留學生遭武漢肺炎病毒感染

「我們沒有被撤離,沒有人支援我們」,拉希德透過通話向《衛報》表示,當地巴國留學生都感到相當不安,在疫情肆虐、被迫深居簡出之下,簡直處在「精神折磨」的狀態,「最近3天,我們被禁止外出,連去買東西吃都不行,身邊只圍繞著恐懼。」

傳巴基斯坦憂留學生帶回疫情

相較巴基斯坦鄰近的印度、孟加拉,以及英國、美國等歐美國家,撤僑相對積極,由政府提供班機撤離當地國民,反觀巴基斯坦官員,卻呼籲困在武漢的留學生「保持冷靜」。《衛報》指出,巴基斯坦與中國關係密切,巴國官員也多次表揚中國處理疫情的努力。

據報導,巴國之所以拒絕接回武漢留學生,可能是擔心巴基斯坦沒有完善醫療設施可安全隔離回國的留學生,甚至要是疫情擴散,巴國恐難以有效因應,因此遲遲不願接學生回家。過去,巴基斯坦對抗疾病的經驗確實堪慮,也是世界唯二未能消滅小兒麻痺病毒(polio)的國家之一。

1月底,美國國務院安排撤僑班機。(湯森路透)

隨著超過20個國家在武漢展開撤僑,受困巴基斯坦的留學生顯得更加無助。《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引述一名26歲的留學博士生表示,「我一天花快10個小時和巴基斯坦的家人、朋友通話」,並稱連日待在狹小房間讓他感到身心俱疲,擔心此後日復一日,精神將無法負荷。

官員認為要是大量武漢肺炎的病例進到巴基斯坦本土,國內醫療系統恐無力處理,但《洛杉磯時報》引述部分意見指出,由於中國是巴基斯坦的重要盟友,也給予許多幫助,此時巴國政府可能試圖透過堅稱留在武漢的學生很安全並受到良好照顧,來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展現支持。

報導分析,巴基斯坦財政吃緊,與鄰國印度的陷入世仇般的對立,近期與長期盟友美國的關係也有疏遠趨勢,可能使中國搖身成為巴基斯坦最後的靠山。在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基礎建設計畫下,中國已表明願意對巴基斯坦提供大量優惠、借款。

留學生怨政府動作消極

截至14日上午10時,中國全境已累計6萬3905例確診,並有1489例不幸喪生。巴國總理伊姆蘭汗先前在推特發文表示,已經對外交部門下達指示,要求「盡可能」幫助困在武漢的留學生,然而巴國留學生質疑,自家政府根本沒有決心幫助留學生逃出險境。

拉希德向《衛報》表示,先前已和武漢當地官員溝通過,他們表示無意阻止留學生歸國,問題在於巴基斯坦政府不願接受留學生返國,導致巴國留學生持續受困,「每天早上都是精神折磨。我們感謝中國當局的努力,但他們也不確定我們能否撐得過去,所以請國家幫助我們:讓我們撤離吧。」

其他留學生也表示同樣的請求。在武漢「中國地質大學」留學至今3年的博士生哈賽因(Amjad Hussain)表示,當地可以感受到一股恐慌,巴基斯坦留學生對於政府的消極態度也感到憤怒,「我們只想知道為何巴基斯坦不願幫助我們撤離?我想要回家,希望國家可以幫忙。」

武漢疫情讓家庭破裂

另一方面在巴基斯坦,民眾掛念著滯留武漢的兒女,也感受到相同的不安與煎熬。《衛報》引述留學生拉希德的父親巴洛赫(Abdul Rasheed Baloch)表示,近期的疫情讓他擔心得不得了,「我感覺我的靈魂被抽走了。我的心與思念都已漂到遠方,與我的兒子同在。」

巴洛赫說,每天都會和拉希德通話確認平安,「每天和他說說話,我才能繼續撐下去,不然我感覺我快擔心要死了。」對於巴基斯坦政府的漠視,巴洛赫也表示失望,「巴基斯坦政府沒有提供任何幫助,一點也沒有。」

對部分巴基斯坦留學生來說,政府的消極更使家庭面臨生離死別。《路透》(Reuters)10日報導,一名受困武漢宿舍的留學博士生哈山(Hassan)在數日前與80歲的老父通電話,當時父親苦苦要求哈山回家,怎知隔天,哈山的父親就因為心臟問題病逝,從此天人永隔。

「家人現在需要我,我的母親需要我」,哈山向《路透》表示。然而,在武漢肺炎肆虐的湖北省,卻傳有超過1000名巴基斯坦留學生,許多因疫情被迫長時間閉門不出,引發學生恐慌與焦慮,一方面要留意病毒疫情,一方面也對遙遙無期的歸鄉路感到徬徨不安。

更多上報內容:

【武漢肺炎】中國用痊癒者血漿分離免疫球蛋白 治療11名重症病患效果顯著

【武漢肺炎:他山之石】1700萬人僅8確診2死 上海2003年抗SARS是怎麼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