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與台灣:讓愛將彼此相連

(姬龍仁/基隆)
旺報

對武漢的印象,源自「中華民國」。對這塊與中華民國有著深厚因緣之地,我注目已久。當年適逢中國大陸慶祝辛亥革命100周年,我還不遠千里,自長江三峽順流而下至武漢,憑弔「武昌起義」的點點滴滴。

多年後的2020年,卻是在新聞媒體重見武漢,因新冠肺炎(COVID-19)之瘟疫橫行,使武漢封城達76日,自4月8日才逐步解封,更見到曾參訪過的黃鶴樓,關閉98天後恢復開放,並替「戰疫」者敲鐘祈福,心中不免滿是感概。

2011年初訪武漢,武漢無愧九省通衢,位處長江中游,四通八達,人文薈萃。我一大早便直奔「武昌紅樓」,即「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由雙十武昌起義後,新立的「中華民國軍政府鄂軍都督府」舊址改建而成。

立於首義廣場前,眺望武昌紅樓,鮮紅塗裝延燒著烈士的熱情,民國肇建的「十八星旗」依據昂揚飛舞。而武漢不只保有史蹟,為此還特地興建氣派新穎的「辛亥革命博物館」。碩大無倫的館區中有著武昌起義的群像雕刻,細數歷史亦展望未來。

遙想過去,自武漢開始的「戰役」,以滿腔熱血、不屈意志,終於讓中國「走向共和」,各省紛紛響應,中國從此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領略大時代的起落後,對武漢市井小民生活的瞭解自也不能偏廢。黃鶴樓,騷人墨客的聖地,當時參觀更是遊人如織。飛簷塔樓「氣吞雲夢」牌匾高掛,黃鶴雕像矗立,遠眺長江,尤見氣勢非凡。我也曾踏在戶部巷,捧著熱乾麵,靜靜望著遊客人來人往。

不過2020年,一切都變了樣。

印象特別深的是武漢解封後記者街訪,有許多武漢人都懷念起路邊吃麵的日常,原來平平淡淡真是一種幸福。

遠在台灣,自基隆通勤台北上班的我,同樣無時無刻感受著「防疫新世界」。台鐵入口量測體溫,搭乘須全程配戴口罩,並禁止飲食,停售好吃的台鐵便當。基隆站的座位間隔出現不讓坐的叉叉符號,以符合「社交距離」規範。

昨日我甚至夢到未戴口罩走進車站,驚覺大家也沒戴,四目相交下,竟然一群人開心大笑,我這才知道原來防疫影響我如此之深,我潛意識懷念起過去的時光。

想念平淡的福氣,讓人更為珍惜生命,願意活在當下,正是兩岸共通的感情,台灣的成功的確是全民的努力,我從未忘記醫護人員的辛勞或公務人員的把關,但觸及中國大陸的疫情,我也願「逆風發文」,期勉台灣人哀矜勿喜,讓更為純粹的防疫,更為單純的感情發光。

因防疫始終是須共同面對的課題,病毒才是最大的敵人。個人的政治立場或信仰或許難以避免,但太多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淪為口水戰的無端猜測,都阻礙了以科學的角度切入探討問題。況且,瘟疫後的世界在此不想多加揣測,但此時此刻,唯有大愛能將彼此相連,我們真的風雨同舟。

如今,台灣阻止瘟疫蔓延,中國大陸生活亦逐漸復工、復課,恢復正常生活,但新冠肺炎的警報尚未解除,國際上多國百姓就如同薄伽丘的《十日談》般,足不出戶,經濟活動大受影響,疫情後的挑戰才正要開始,只有捐棄成見,心手相連,彼此互助,建立互信,才能在疫情海嘯後倖存。

身為台灣基隆人,我對台灣的前景深具信心,而作為中華民國武昌起義的「革命聖地」,我也堅信武漢必不會遭瘟疫擊倒。我始終深信武漢與台灣,即便遠隔重洋,都飽含兩岸人民心中的善,都能讓愛在瘟疫蔓延時不息,台灣加油,武漢加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