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三次鼠疫大流行 全源自中國

·8 分鐘 (閱讀時間)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連結中國、西亞到地中海沿岸的「絲路」,可以從東方送出絲綢、漆器、紙張,並從西方送出珠寶、玻璃、金銀工藝、地毯,進行交易。交易的同時,人類與家畜也帶來了各種疾病。從西方帶到東方的疾病,主要是天花與麻疹,而從東方帶到西方的就是鼠疫。雙方對外來的傳染病都沒有免疫力,所以都造成大流行。

絲路的東西兩頭分別是中國漢朝與古羅馬,是掌握地球兩端的大帝國,人口眾多。兩大帝國幾乎同時發生傳染病大流行,引發人口驟減的慘案。

漢朝全盛期的人口估計超過六千萬人,西元二至三世紀,絲路交易興盛,造成天花與麻疹流行,估計到六世紀末減至四千五百萬人,這也是漢朝衰敗的原因之一。

羅馬的馬可.奧里略皇帝(一二一∼一八○年)在位期間,發生了鼠疫大流行,造成三百多萬人死亡,而且之後還出現零星流行。鼠疫是跳蚤寄生在齧齒類身上所散佈的疾病,所以會隨著老鼠前往任何地方。

羅馬帝國分裂為東西兩邊之後,東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也在西元五四三年發生過鼠疫,當時是查士丁尼大帝(四三八∼五六五年)所統治的盛世時期。查士丁尼大帝本身也染病,幸好康復了。

這場瘟疫就是歷史上知名的「查士丁尼瘟疫」。拜占庭歷史學家普羅科比斯(Procopius)在著作《戰爭》中就提到瘟疫的慘狀,當時首都康士坦丁堡(現為伊斯坦堡)每天就有五千人死亡,總共失去全城人口的四成。

鼠疫席捲了歐亞大陸,一零九五年到一二七二年間的八次(眾說紛紜)十字軍東征是去攻打伊斯蘭國家,這場遠征促進了貿易,讓歐洲城市繁榮起來;但有人認為船隻載著戰利品回來的時候也混進了老鼠,結果把鼠疫菌帶進了城市。

史上最慘烈的鼠疫流行
蒙古帝國的版圖涵蓋了中東與東歐,在十三世紀到十四世紀中葉達到巔峰期。大部分絲路都歸於蒙古帝國統治,跨歐亞大陸的貿易十分興盛。

根據近年的研究,原本鼠疫菌似乎存在於絲路要衝,天山山脈吉爾吉斯西北邊的伊塞克湖(現為吉爾吉斯共和國)附近。鼠疫菌的天然宿主是土撥鼠,這一帶有很多基督教聶斯脫里派(景教)的教徒,分析教徒們的墓碑,發現這裡有鼠疫的慢性流行。

中國一三三一年的元朝時代,發生過鼠疫大流行,一三三四年河北省估計死亡五百萬人,相當於人口的九成。經過伊塞克湖的商隊與軍隊,將鼠疫帶到中東的巴勒斯坦與敘利亞,還有北非的突尼斯,最後達到歐洲。這次鼠疫造成波斯(現為伊朗)與埃及失去大約三成人口。

一三四七年,鼠疫經過克里米亞半島登陸西西里島,隔年擴散到羅馬、翡冷翠等地中海沿岸地區。接著又擴散到巴黎、波爾多、倫敦,最後西至英國東至俄羅斯西部,除了波蘭到德國東部一帶之外,幾乎整個歐洲都被鼠疫攻陷。

農業革命是導火線
這個時期會引發鼠疫爆發,有以下的可能原因。十世紀到十四世紀之間的氣候屬於「中世紀溫暖期」,歐洲發生了「中世紀農業革命」。

十一世紀,歐洲人開始大量使用水車,十二世紀又開始大量煉鐵,大大提升鋤犁等農具的功能。於是歐洲人改採三年輪耕的三田制,大大提升農業產能。當糧食增加,英國、德國、法國等國家的人口就暴增,但是當人口暴增,糧食就開始缺乏,價格波動也很激烈。後來在一三一四年發生異常氣候,歐洲連續幾年面連異常低溫與持續降雨,在一三一五年到一三一七年間,全歐洲都面臨嚴重的糧食危機。這場飢荒讓人民虛弱不堪,正好又碰上了鼠疫侵襲。

城市人口增加,民眾隨地丟棄垃圾,到處都是人畜排泄物與屠宰肉渣的惡臭,也就成了老鼠(鼠疫宿主)繁殖的絕佳環境。中世紀農業革命掀起了墾荒潮,許多林地迅速轉為農地,老鼠的天敵(狐狸、老鷹、野狼等肉食動物)跟著驟減,促進了老鼠大繁殖。

大流行的臨別禮物
喬凡尼.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的《十日談(Decameron)》訴說一三四八年義大利的托斯卡尼,有十名男女窩在莊園裡要躲避鼠疫,為了打發時間而輪流說著有趣的故事,同時也生動地描述了當時鼠疫的災情。

「每個教堂的墓園都挖了深坑,好幾百具屍體被丟進坑裡,集屍場裡面的屍體層層疊疊,就像船船艙裡的貨物,每次丟下屍體明明只撒了一把土,卻很快就把坑給填滿了。」

美國威廉瑪麗學院的飛利浦.迪立德表示,當時鼠疫造成歐洲大概三到四成人口死亡,相當於兩千五百萬至三千萬人,而全球的總死亡人數估計為七千五百萬人至兩億人。尤其法國南部到西班牙一帶,損失了八成的人口。後來直到十四世紀末期,還發生三次大流行與多次中小規模流行。

鼠疫造成人口驟減,農村荒蕪,莊園領主與農民的勢力發生翻轉。農民原本要繳稅,後來變成收錢耕種,這就是中世紀歐洲社會崩解的主因。另一方面,基督教會式微,民眾不再相信教會,引發了楊.胡思與馬丁路德等人的宗教改革。由於民眾不知道鼠疫的成因,還有人謠傳「是猶太人在井裡下毒」,結果引發民眾排擠猶太人,同時也發生了獵巫潮。

農村荒蕪之後,農耕地又變回森林,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次森林面積增加。美國維吉尼亞大學的古氣象學家,威廉.拉迪曼榮譽教授表示,森林面積迅速擴大造成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降低,氣溫也跟著降低。

十四世紀中葉到十九世紀中葉的「中世紀小冰河期」寒冷氣候,受其影響絕對不算小。

第二與第三波傳染
之後鼠疫斷續流行,歐洲在十七世紀又發生第二波鼠疫災難。一六六三年在荷蘭流行,一六六五至一六六六年在倫敦流行。《魯賓遜漂流記》的作者丹尼爾.狄福,在《大疫年日記》中清楚描寫到當時倫敦的慘狀,有四分之一的市民死亡。

當時鼠疫逼迫劍橋大學關閉, 牛頓回到故鄉烏爾索普,擺脫所有紛擾,專心研究地心引力定律。牛頓一生最大的成就幾乎都來自這一年的避難期,所以這一年也被稱為「牛頓奇蹟年」。

一六六六年倫敦發生驚天大火,百分之八十五的住宅燒毀,政府在重建時規定房屋必須以磚頭或石頭建造,這減少了老鼠棲息地,也就控制了鼠疫。後來在一七二○年,法國馬賽又發生鼠疫流行,大約造成十萬人死亡。

第三波流行發生在一八九四年的中國雲南省,然後波及到香港,再從香港走海路延燒到太平洋。一八九九年,停靠夏威夷的香港船帶有老鼠,引發的鼠疫毀掉了歐胡島上的唐人街。由於鼠疫無法控制,夏威夷政府決定燒毀唐人街,結果這把火也失控,燒得四千人無家可歸。

日本在一八九九年被鼠疫入侵,臺灣的船隻停靠神戶港時,染病的船員把鼠疫帶進日本。之後二十七年,日本發生大大小小的鼠疫流行,共兩千九百零六人發病,兩千兩百一十五人死亡。但是當時日本政府的防疫措施成功,鼠疫在一九二六年就絕跡了。一九○○年,鼠疫抵達美國本土,在舊金山開始流行,造成一百三十三人死亡。

同一時期澳洲也發生鼠疫,在一九二五年之前共流行過二十五次,約造成一千九百人死亡。

起源是中國雲南省
一八九四年,法國巴斯德研究所的亞歷山大.耶爾森(Alexandre Yersin),與德國細菌學家羅伯特.科赫的學生北里柴三郎,個別發現了鼠疫菌。在後來的一百多年內,人類漸漸揭開鼠疫的神秘面紗。

十四世紀歐洲發生鼠疫大流行,歐洲各地都留有合葬墓。巴斯德研究所的芭芭拉.巴拉曼博士團隊,在二○一一年開挖《十日談》中所提到的合葬墓,從骨骸與牙齒中採集鼠疫菌的基因,進行基因分析。

原本已知三種系統的鼠疫菌,研究又發現了兩種新系統的鼠疫菌,這兩種系統解釋中世紀歐洲的鼠疫菌兵分兩路,進攻全世界。南法馬賽港附近的一三四七年份墓地,跟英國威爾斯邊境附近赫里福郡的一三四九年份墓地,兩者發現的鼠疫菌是相同系統。可見鼠疫菌是從法國的地中海岸登陸,然後迅速擴散到英國。

愛爾蘭科克大學學院的馬克.阿克曼教授團隊,依照各地鼠疫菌的基因突變,做出進化系統樹狀圖,並於二○一○年宣布鼠疫菌是大約兩千六百年前出現於中國雲南省。根據樹狀圖來看,三次大流行全都發自於中國。

(本文摘自/傳染病的世界史:人類二十萬年興亡史上最大戰爭!/木馬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