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文化-當西方遇上東方 從歷史中尋找香港

本報訊
中時電子報

工商時報【本報訊】

香港人的祖先,大都是來自嶺南的移民。他們的文化皆有異於嶺北漢人,保存了不少原住民既有風俗。嶺南的本土文化,本質就是漢越和集:粵語是漢語族語言,卻有古百越語的音調;叉燒包是粵式飲茶的必備點心,它的皮由華北的小麥粉製成,包餡的叉燒卻是嶺南特有的產物。

當西方商人來到嶺南沿岸貿易時,就與當地海洋族群打交道。到英清戰爭時,他們就與英國人合作,成為在香港第一批冒起的華人精英。而在華南的邊緣族群,他們沒法可以在清帝國參加科舉,就於香港接受西方教育,甚至會接受基督教信仰。這些西化華人是第一批視香港為家鄉的香港人。受過西方教育的華人,多於洋行任職買辦。他們於洋行中學會西方的管理技術,亦能累積資本以作投資。

雖然香港是一個殖民地,但它亦是西方現代文明在東亞的前哨站。儘管這種殖民地摩登只是半套的現代文明,香港人還是能夠嚐到文明的幸福,讓他們思索如何以自己的方式完成現代化拼圖。香港公民文化,亦受到英國政治文化薰陶。

百越文明、西方現代文明與華夏文明間在歷經一百多年的碰撞後,令香港人學會兼容並蓄,於三大文明各取所長,並以合適的比例調和,將之轉化為本土文明。如香港茶餐廳飲品鴛鴦那般,西方的咖啡和東方的茶,卻沒有絲毫違和感。(本書跋─香港國族之魂)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