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後確診暴增 劍青檢改:回歸行政相驗

台北市 / 陳又寧 劉俊男 報導

疫情嚴峻,但現在卻屢屢發生死者疑似為新冠肺炎案例,警方通報衛生局到場,但1922卻婉拒對方不是確診者,也沒被匡列,請第一線員警報請檢察官,拒絕到場相驗。但光是北檢相驗七人就有三人是死亡後才確診數量之高。昨天有記者提問,是否該全面猝死個案都是PCR檢查呢?陳時中卻回,猝死都是檢察官在相驗,他們也會很小心。對此檢察官改革組織「劍青檢改」發表聲明,指出衛生局應在民眾或警方通報時,第一時間就派人到場確認,不該任由警員在毫無裝備保護下,奔波往返於遺體現場。

警方全副武裝,身穿防護衣到場,因為傳出轄區有人猝死,但能不能請1922到場確認,第一線員警很常吃到閉門羹,林達說:「不是確診者就婉拒,衛生局幾乎會去處理的,就是已經確診,而且他們還要確定是病死的他們才要,不是這些的他們就會婉拒派人到場,認為說你們就警察,直接找檢察官去相驗。」

不是確診者也沒被框列就遭拒絕,正常來說通報流程,員警受理後,只要是疑似罹患或居家檢疫隔離者,都得通報衛生單位,病死的會通知衛生機關,非病死員警著防護裝備到場,依司法相驗處理,但死後才確診PCR至少要等兩三天,導致檢、警、家屬、殯葬業都暴露在危險當中,北檢7例有三人,報到地檢署以後,北檢這七件經過法醫採PCR以後,裡面就有三件陽性確診,這個比例是相當高,還有另外七件是本來就是確診,結果他還是報地檢署,那就很離譜了。

採檢的空窗期,以及他對於整個確診死亡人數通報的,這整個防護措施就是不夠,還有死在防疫旅館的也叫法醫相驗等採檢過程有空窗期,空窗期員警、家屬照樣過生活,難免產生破口,大量猝死案件為何不全面PCR採檢,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說:「猝死的個案,那是檢察官在相驗啦,我想檢察官在這上面,他們也會很小心去處理。」

對此「劍青檢改」發表聲明,指出衛生局應在民眾或警方通報時,第一時間就派人到場確認,台灣醫師致死率高達2.79%,如今猝死案件越來越多,劍青檢呼籲應該回歸行政相驗,由衛生局專人到場,才能防堵破口。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