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幽靈的悲鳴-印尼三寶瓏之千門大樓。

The sad sighing of the apparition in the colonial relics. 人是很渺小的、無力的,處於亂世洪流中,總是身不由己。二次大戰時,日本皇軍來到印尼開始與舊有的主宰勢力荷屬東印度公司鬥爭,處於兩大勢力交互攻訐狹縫中的印尼百姓受盡荼毒,但總希望天可憐見,讓戰事能夠盡快落幕,日本軍閥最終取得了在殘暴猛烈的戰鬥後的勝利,將具有殖民近400年歷史的荷屬東印度公司驅逐,

這期間佔據了當時印尼第一座現代化火車站總公司所在地,也就是如今的Lawang Sewu,千門之樓(1904 ~1919 A.D.)。

當時陰暗的地下室(B棟),成為日軍監禁印尼反抗人民和戰俘的地窖(地下室現在不開放),

這些人性命隨時朝不夕保,生命意義難道只是為了讓人折磨至死?

怨恨、深深的怨恨,

烙印在幽暗地獄的牆上、地上、空氣中,

恐懼隨風穿梭在門與門之間,迴盪著...

長年的廢棄建築物,於2007年時,印尼電影公司結合多年的都市傳說,

出版了一齣恐怖片:昆蒂拉納克的復仇( Lawang Sewu: Kuntilanak's Revenge ),

從此千門之樓鬧鬼的傳說聲名大噪。

看似掌控大局的日本皇軍,其實在二次大戰後期勢力不穩,這期間印尼本土反抗軍也逐漸取得力量,

另一方面,命運多舛的印尼人民,同時還需要應付戰敗的荷屬東印度公司的餘孽,

於 1945年10月,荷屬東印度公司利用火車地道,偷偷入城大肆四處燒殺搶掠,

奪回Lawang Sewu總公司的同時,又造成多個工作人員的死傷,

之後終於印尼本土軍隊又重新奪回。

(印尼於1945年8月17日正式獨立。)

逐漸式微的荷屬東印度公司,讓荷蘭眼見大勢已去,

最終被迫在1949年不得不承認一個獨立的印尼,

一個時代、一個帝國時代、一個殖民主義的時代,

終於在斑斑血跡下結束了...

中庭的老樹枝葉繁茂,搖曳風中哀嘆不再,

悠悠大海浪濤無盡,天地幽冥四百年,

逝者已矣且莫再留戀,徒留惆悵,

Sea that sighing has infinite end and waves never cease to rise and fall.

Another 400 years has passed in the sky dorm that is wide and pale,

No more lingering and remorsing for those who passed away,

for sorrowness is the only thing that's left...

當局於2009年開始一連串的整修,2013年增加開放區域,

並自此成為三寶瓏的一個主要觀光地標,每日吸引超過1千人數。

~ End ~


相關連結

my very own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