殯葬業夯韓國大學開科系 禮儀公司贊助拍片

王怡文
·2 分鐘 (閱讀時間)
《紙花》借用有殯葬禮儀科系的學校練習室進行拍攝,安聖基不靠任何輔助全程親自上陣。(天馬行空提供)
《紙花》借用有殯葬禮儀科系的學校練習室進行拍攝,安聖基不靠任何輔助全程親自上陣。(天馬行空提供)

韓片《紙花》以禮儀師作為題材,導演高勳透露日本的《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也影響了《紙花》。確定製作時,他把《送行者》拿出來複習,受到啟發。他說:「《送行者》有演出入殮過程,老實說這部份我有點猶豫,因為不知道觀眾會如何看待這個事情,處理上也得多費心思。但我看了《送行者》後,認為應該要把韓國入殮儀式也放到故事裡面。」

日本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也引發外界對禮儀師的關注。(翻攝自IMDb)
日本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也引發外界對禮儀師的關注。(翻攝自IMDb)

電影裡的「尚吉」因經濟壓力放棄自營的葬儀社,改與大型禮儀公司簽約,卻因是否在亡者棺木中放紙花一事與公司產生摩擦。這些劇情來自高勳訪問禮儀師得到的靈感,他解釋:「在尚吉的立場,替亡者準備紙花是一種禮儀;但用做生意的角度來看,放不放的差別只在能不能收到錢而已。」藉由這些細節,鋪陳角色的性格與價值觀的不同。

電影中安聖基(左)帶著小女孩替死去的流浪貓進行簡單的殯葬儀式。(天馬行空提供)
電影中安聖基(左)帶著小女孩替死去的流浪貓進行簡單的殯葬儀式。(天馬行空提供)

韓國近年對禮儀師的觀感逐漸轉為正面,甚至有學校設置殯葬禮儀學系培養專業的禮儀師。高勳為了拍片,實際拜訪學校,也獲准使用該科系的實習教室進行拍攝,學校的教授也協助拍攝指導、給予意見。

此外,片中尚吉簽約的大型禮儀公司「Happy Ending」,是實際存在的公司。高勳籌資時接觸不少殯葬業者,這家公司欣然答應贊助,不僅出借公司名稱,更提供道具、技術指導等,省下一筆費用。


更多鏡週刊報導
獨立製片排片難敵商業片 《紙花》影展爭光冒生機
「禮儀師是幫助亡者的人」 《紙花》打造韓版《送行者》
影帝學穿壽衣摺紙花出神入化 柳真帶疤演悲慘單親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