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伊朗軍頭 川普的政治算盤贏多輸少

世界新聞網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和民主黨本來都會大打「中國牌」,舉凡貿易、人權、香港和台灣情勢,北京都會成美國兩黨針對的目標。川普政府遏止北韓核武失利,是民主黨攻擊目標之一。但伊朗情勢後來居上,川普下令狙殺軍頭蘇雷曼尼後,德黑蘭揚言「嚴厲報復」,選定美軍35個中東基地和川普財產作目標;而川普更強硬,威脅伊朗如膽敢侵犯,將打擊52個伊朗目標。中國、伊朗、北韓成影響川普連任的三大目標,而北京、平壤正等待從伊朗情勢坐收漁利。

川普下令誅殺蘇雷曼尼,被指為等同「宣戰」,是小布希、歐巴馬任內不敢做的事。除了川普一貫對內外都強硬霸道作風之外,主要考量也在競選連任,甚至轉移彈劾焦點。狙殺行動上周末立即引發歐洲、加拿大、巴基斯坦等國家反美示威,美國70個城市也串連參與、反對川普的行動。

矛頭對內表面看像和平主義者反戰,但示威的反戰團體很多是反川普的民主黨外圍組織,真正原因毋寧是提防川普藉戰爭獲取連任優勢。國會領袖在狙殺行動前未獲白宮通知,民主黨議員群起攻擊川普,眾院威脅修法凍結總統戰爭權,讓外界看到黨派利益下民主黨在國會的表現,國家利益更模糊難辨。

伊朗舉國悲憤,數百萬民眾6日上街頭為蘇雷曼尼致哀,最高領袖哈米尼如不報復美國將失去民心,讓伊朗喪失中東大國地位,因此早晚會有報復行動。但如何報復?恢復提煉濃縮鈾只是第一步,軍事報復時間點也不一定是現在。但任何報復必然激起美軍更大反撲,讓川普師出有名,民主黨難再反對。

軍事上,美軍完全掌握主動權和優勢。以伊朗軍力挑戰美國將如以卵擊石,「不對稱戰術」報復或能創傷美軍,卻可能招來毀滅性打擊,在沒摸清美軍在那裡前,伊朗所有雷達和導彈基地、戰機、艦船、要塞等,都可能被美軍匿蹤轟炸機和遠距導彈摧毀,重創經濟制裁後風雨飄搖的德黑蘭政教合一政權。

而伊朗如大動作反擊,即使兩國全面開戰可能性偏低,卻可成川普連任的推力。蘇雷曼尼早被歐巴馬政府認定是恐怖分子,川普去年下令狙殺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今年斬首串連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等國什葉派反美的蘇雷曼尼,讓川普一舉多得:一,強硬行動恢復美國偉大和威信,震懾伊朗和北韓,維護國家利益;二,符合以色列期待,博得遜尼派的沙烏地阿拉伯讚賞;三,贏得「愛國」的川粉支持,沖淡川普被彈劾的屈辱感,轉移美國人焦點。

但川普有爭議之處也很明顯:一,美國犧牲數千子弟兵性命、花費數兆元在伊拉克打造親美政權和民主成果岌岌可危。伊拉克國會決議要政府終止伊美雙邊協議、5200名美軍撤離伊拉克,美國在伊拉克大失民心,使伊拉克什葉派政權倒向伊朗,美軍在伊拉克基地已兩度遭民兵火箭攻擊。

二,狙殺行動讓美國四處樹敵,川普再秀打破國際慣例無下限,中東美軍和美國人今後更危險。伊朗順勢退出核協議,重啟核武計畫,掀起中東核武競賽熱潮,想再逼伊朗回談判桌很難,全球安全、能源都陷入險境。

三,川普決策諮詢過程有爭議,美軍早想撤出伊拉克,而一旦撤離,巴格達政權可能轉向;伊斯蘭國(IS)等極端勢力也可能死灰復燃,使中東局勢亂上加亂,證明美國中東政策失敗。

伊朗取代中國,成當前美國頭號敵人,讓北京萌生遐想:美伊衝突如擴大,可能分散美國注意力、降低貿易戰壓力,美軍更難撤出中東投入印太地區。20年來,美國投入反恐,阿富汗、伊拉克兩場戰爭讓中國獲得戰略機遇期,經濟實力倍增;伊朗可能再讓中國贏得新戰略機遇。而情勢如惡化,美國需要國際協助,在聯合國更需要中俄支持。中俄和伊朗交好,中國對波斯灣石油依賴甚深,情勢將有利中俄尋求自身最大利益和空間。

民主黨因反川普而打「反戰牌」,有其局限性,國家和黨派利益拿捏不好,將被選民唾棄。伊朗1979年曾占領美國大使館、扣押人質;2016年3月俘虜美軍巡邏艇,命十名官兵下跪拍照侮辱;去年6月在國際空域擊落美國RQ-4全球鷹無人偵察機,都是美國人無法忍受的敵對行動。川普是走險棋,反川普者視為魯莽,但他顯然經過精確政治盤算,贏面大、輸面小。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單戀不成 亞裔女教授謀殺女同事
伊朗發動兩波攻擊 美證實2基地挨十數枚飛彈
全美速食連鎖店 最賺錢的是這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