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國民外交

郭本城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郭本城】

母親的學生跟聯合國一樣,也讓她認識了多元的文化,所以觀念日新月異,她傳授到我們身上,讓我們從小就建立獨立的思考和行動力。因為成長的環境,我們的抗壓力確實比一般人強了許多。

母親會親自帶領學生參觀元宵燈會,或是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龍山寺的節慶活動,讓老外親身體驗台灣民間的傳統文化,全程都用華語解說,讓其他遊客都佩服極了。

母親經常接待外生聚餐,大夥圍著餐桌,母親教他們怎麼捏餡包水餃,就像從前外婆教我們一樣。外生們都很認真,母親也笑逐顏開,讓學生大快朵頤。母親就說:「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而我和弟弟都是白吃的陪客,更是不亦樂乎!

這些事在學校都傳為美談,母親默默地做著友好的國民外交。尤其來自「海地共和國」的兩位女孩,母親非常疼愛她們,母親說,海地不比歐美,是貧瘠的國度,雖然有些獎學金,但在台灣清苦又孤單寂寞,而且女孩容易思鄉,所以母親對她們付出了更多的關懷和照顧。

2010年海地發生規模七的大地震,接著不斷的超大餘震。死亡人數高達三十五萬人,讓我心驚膽顫,腦海裏浮起那兩位海地的女孩,不知是否平安?當時母親已逝十年,我和弟弟對她倆的姓氏都不復記憶了,只能暗自祈禱,也祈求母親在天之靈保佑她們,因為都是她的孩子。

母親的雙手從沒閒過,下課回家有瑣碎的家事,還要檢討我們的功課,用心至專媲美歐陽修之母,都忙完了已逾十點,這才拿起線團大針編織毛衣。

編織毛衣是母親拿手的絕活,也是她孤獨的一生當中唯一的嗜好,而僅是閒餘的消遣,都能持續四十餘年,從未間斷的造福親朋好友。母親一針一線編織著她的人生,她不是編織自己的夢想,而是她無條件在編織她的關愛。對她的同事、學生、家人,她編織不完的毛衣,卻沒為自己完成一件。

母親對付出的熱忱毫不吝嗇,而孟郊的〈遊子吟〉正是她樂意如此付出,也正是我們如此感恩的原因之一。

外公、外婆和母親帶著我們兄弟二人,就這樣的過著「貧而樂,富而好禮」的樸實生活。(待續)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