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遺書重現大銀幕太催淚 導演:好像拿刀戳自己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張作驥在新片《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除了是編劇、導演,也擔任美術指導,因此片中反映不少他個人的生命經驗與痕跡。女主角呂雪鳳也透露,她一到場景就能感受當下的氣氛,有時導演在片場臉色十分沉重,演員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

張作驥表示,美術部門在陳設電影場景的時候,一直碰到困難,因為主景是十幾年沒人居住的廢墟,又有蛇,光是清理就很費力。屋子內外的環境整理好之後,張作驥將永和老家所有家具搬來佈置主角的住家,連父母親泛黃的黑白照片都掛滿牆上。

他坦言,拍攝《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時心情很複雜,因為片中不只有昔日家裡的陳設、家庭照片,有些呂雪鳳的對白還是母親說過的話,甚至母親的遺書也局部修改成為電影的一部分。

張作驥將母親晚年失智、失禁、情緒失控等狀況轉化為電影《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的情節。(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張作驥將母親晚年失智、失禁、情緒失控等狀況轉化為電影《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的情節。(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有一次拍攝劇中人母親晚年失智、失禁、情緒失控的戲,有些曾協助張作驥照顧母親的工作人員,在現場大哭、連攝影師都落淚,「只有我沒哭。但我內心其實很怪,好像時時刻刻拿刀戳自己。」

從第一部電影《忠仔》以來,張作驥都會要求飾演一家人的演員先住在一起、培養家庭氣氛。《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開拍前,只要時間能配合,他也希望呂雪鳳、張曉雄、李英銓等幾位主要演員到現場共同生活。大約一個月相處、排練後,自然產生默契。「一個地方像不像家庭,看吃飯就知道。」同桌吃飯幾次,就曉得誰愛吃什麼、怎麼夾菜,這讓當時10歲的演員李英銓更有安全感,也以自然的演技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更多鏡週刊報導
獄中思及家人只感到「空白」 他拍片致敬母親入圍金馬獎
出獄盡孝卻發現高齡老母失智 驚把洗潔精當水喝
移山倒海「存在於無形」 《陌生人》特效入圍金馬

更多新聞報導
林志玲婚禮也要搶鋒頭?小S:會好好打扮
張承中愛尹馨「這點」!她勸別急結婚
王心凌跨年留台中 吳姍儒預告露背搏版面
12年不忘許瑋倫冥誕 網曝李威探許媽真相
6年前才坦承結婚!吳尊首曝真實原因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