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是獨特且閃耀的花朵」 熱愛彩妝的日本同志僧侶西村宏堂

·5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31歲的西村宏堂是一位日本僧侶、彩妝師,更是LGBTQ族群的一員!他在成為僧侶那年勇敢向父母出櫃,並在日前出版的自傳《堂堂正正.隨心所欲》(正々堂々 私が好きな私で生きていいんだ ,暫譯)中,向讀者傳揚「不一樣,也很好」的理念,並表示每個人都是獨特且閃耀的花朵,鼓勵跨性別者學習接納真正的自己,不再隱藏或厭惡自己的性向。

西村宏堂的父親是東京一間寺廟的住持,儘管從小浸淫在莊嚴肅穆的佛寺裡,西村宏堂卻對繼承父業不感興趣。年幼的他在日本保守的社會中倍感壓抑,因為喜歡迪士尼公主而被同儕取笑是「娘娘腔」,上了高中,班上男女逐漸分為兩派,然而他卻因為跨性別的身份而被孤立。也是在這段「黑暗時期」裡,西村宏堂開始學著接受自己的性向,但仍然沒有勇氣讓外人知道。

他在書中寫道,一直到5年前,他才能夠有自信地和別人談論自己的特殊身份,「我絕不會將我人生的掌舵權交給這個無聊的社會價值觀。」西村宏堂說。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Kodo Nishimura/ 西村宏堂(@kodomakeup)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20 年 7月 月 28 日 上午 12:38 張貼

在18歲那年,受到美國自由開放的文化吸引,西村宏堂決定遠赴美國留學,他暗想:「在美國,或許我的『與眾不同』能夠被接受。」,沒想到這個決定就此成為他人生中最重大的轉捩點。他首先進入位於麻州(Massachusetts)的迪恩學院(Dean College)就讀,走在校園裡,學生們大膽的裝扮與亮麗的外型令西村宏堂為之驚嘆,有苗挑的金髮美女,也有粗壯狂野的運動員,反觀瘦小又沒有一雙藍眼睛的自己,他找不到任何美的地方。

於是,他開始研究各種彩妝技巧,學著將自己的雙眼變得更加深邃,不僅如此,西村宏堂還會為女性好友化妝,看著好友因為化了妝,整個人變得美麗又有自信,西村宏堂才驚覺彩妝的魔力是多麽地驚人。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Kodo Nishimura/ 西村宏堂(@kodomakeup)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20 年 7月 月 26 日 上午 2:49 張貼

於是,他決定進入紐約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接受時尚與藝術的薰陶,並在擔任彩妝師助手時,在一旁學習更精深的化妝技巧。西村宏堂曾經擔任美國歌手米蓮(Christina Milian)、MGMT樂團主唱范文格頓(Andrew VanWyngarden )和國際選美比賽環球小姐(Miss Universe)的化妝師。

在帕森設計學院裡,他見證了許多跨性別者大膽且自信地展現自己,這使他也有了出櫃的念頭,他相信「儘管大方承認自己是同性戀,也不會影響他的生活。」結束美國學業後,他終於勇敢向父母出櫃。

待在美國7年使西村宏堂深受啟發,但他也崇尚日本有紀律又守時的文化,加上當時的他對生命產生許多疑惑,例如:為什麼我們活著?活著的意義又是什麼?他希望藉由學習佛法來為這些問題找尋答案,於是畢業後,他回到家鄉,為了成為一名僧侶,他開始在佛寺裡接受訓練。

但其實,佛寺裡不能化妝或戴首飾的嚴格規定,以及男女禮節的不同經常使跨性別的他十分困擾,直到有一日,一位高僧的話解決了他的煩惱,那位高僧告訴他:「佛教最重要的初衷不在於外表或是禮節,而在於眾生都是平等的,如果你做的事有助於傳達這個理念,那麼打扮、化妝就不成問題。」

現在西村宏堂明白,若同性戀的定義單單只是「在感情上被同性吸引」,那麼他不覺得自己屬於這個族群,他認為自己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他沒辦法被準確地歸類到某個特定族群,「人們對於性別的認同應該更具多樣性。」

他也表示,在佛教理念裡,每朵不同顏色的花都會綻放屬於自己獨特的光芒,「我想將這段話送給那些試圖隱藏自己,總是拿自己和別人比較的人。」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最近7個月,為何日本有87萬女性失業?新冠肺炎肆虐,女性從業者居多的服務業與零售業大受打擊
相關報導》 你能照顧你最愛的人多久?鄰人口中的好老公,親手勒死88歲失智愛妻:讓日本法官不忍苛責的福島介護殺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