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活在陰影裡!「體操天后」拜爾絲淚訴:FBI成為縱容性侵狼醫的幫兇

·5 分鐘 (閱讀時間)

「我責怪整個體系促成他的虐待行徑!」美國體操天后拜爾絲聲淚俱下控訴。日前,參議院針對體操國家隊「狼醫性侵案」召開聽證會,調查「美國體操協會」和負責調查此案的FBI是否有系統性地掩蓋案情?此案引發全球關注。

長達30年間,美國體操國家隊前隊醫納薩(Larry Nassar)利用職務之便,性侵超過300多人。此案也成為美國體壇史上最大的性侵醜聞,最終納薩被判處有期徒刑175年,並在2018年入監服刑。

然而,為什麼納薩能夠被保護長達30年?性侵案受害者和外界十分不解。

美國體操國家隊前隊醫納薩(Larry Nassar)。取自Netflix劇照。
美國體操國家隊前隊醫納薩(Larry Nassar)。取自Netflix劇照。

美國體操國家隊前隊醫納薩(Larry Nassar)。取自Netflix劇照。

促成本次聽證會的是,美國司法部監察長辦公室(OIG)在今年7月公布本案的FBI調查報告。這長達119頁的報告發現,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探員在調查狼醫性侵案時,出現許多失誤、拖延,甚至掩蓋事實。而且只找了一名證人,忽視其他受害者,當時許多相關的訪談資料,也沒有走正式的提報程序。

儘管對納薩的指控十分嚴重,但聯調局印第安納波利斯辦公室的反應卻非常遲緩。以及,2015年7月FBI受理調查案之後,卻遲遲拖到同年9月才展開調查,兩個月的時間,又再度讓納薩對年輕體操員伸出魔爪。

拜爾斯(Simone Biles)、美國奧運金牌名將拉絲曼(Aly Raisman)等4位頂尖體操選手,在15日的聽證會中出面作證,並控訴美國體操協會(USA Gymnastics)和負責調查的FBI。

從左依序為「體操天后」拜爾絲、瑪隆妮(McKayla Maroney)、尼科爾斯 (Maggie Nichols),以及美國奧運金牌名將拉絲曼(Aly Raisman)。取自Richard Blumenthal推特。
從左依序為「體操天后」拜爾絲、瑪隆妮(McKayla Maroney)、尼科爾斯 (Maggie Nichols),以及美國奧運金牌名將拉絲曼(Aly Raisman)。取自Richard Blumenthal推特。

從左依序為「體操天后」拜爾絲、瑪隆妮(McKayla Maroney)、尼科爾斯 (Maggie Nichols),以及美國奧運金牌名將拉絲曼(Aly Raisman)。取自Richard Blumenthal推特。

拜爾絲:不想再有任何體操員,跟我經歷一樣痛苦

「我責怪納薩,也責怪整個體系促成他的虐待行徑,」拜爾絲在聽證會中聲淚俱下說道。並提到,在得知她遭到納薩虐待之前,不只是負責調查此案的FBI,就連美國體操隊、美國奧運及殘奧委員會,都早已知道這些事的存在。

在今年東京奧運,被譽為最偉大運動員的拜爾絲一直是美國奪牌的希望。但後來她以心理健康因素為由,退出多項有望奪金的體操賽事。事後,她也坦承過去遭納薩的性侵陰影,至今仍嚴重影響她的身心狀況。

今年東奧拜爾絲退出多項體操賽事後,再度回歸平衡木賽事,最終摘下銅牌。取自Simone Biles臉書。
今年東奧拜爾絲退出多項體操賽事後,再度回歸平衡木賽事,最終摘下銅牌。取自Simone Biles臉書。

今年東奧拜爾絲退出多項體操賽事後,再度回歸平衡木賽事,最終摘下銅牌。取自Simone Biles臉書。

「我每天都生活在性侵事件的陰影中!」拜爾絲在聽證會中強調。她提到在東奧被延期的一年裡,她每天都要去體操館接受訓練和治療,在這365天裡,她每天都活在陰影下,她不該再獨自忍受,也不希望有任何年輕體操員,跟她經歷一樣的痛苦。

當時,拜爾絲是唯一仍在東奧出賽的體操隊性侵醜聞倖存者。過去,她就曾向《紐約時報》提到體操對她的身體所造成的精神和生理傷害,並強調自己出賽東奧,並不是為了美國體操隊,而是為了有色人種的體操運動員。

「納薩根本就是戀童癖,不是醫生。」2012倫敦奧運金牌得主馬羅尼(McKayla Maroney)也出面指控。並表示她在2015年花了3小時,在電話中和FBI探員詳述她是如何遭到納薩的虐待。當年她甚至才19歲,且連她的母親都未曾聽她提起。

「FBI選擇保護性侵犯,而不是我和其他體操運動員,」馬羅尼強調。她也提到當時FBI並沒有報告我所指控的虐待行徑,而且他們在17個月後,記錄我的指控時,他們對我說的話提出了完全錯誤的陳述。


FBI坦言該案處理不當,對所有受害者道歉

先前所公布FBI的調查報告,諸多證據都指出FBI在狼醫性侵案有瀆職之處。現任的FBI局長雷(Christopher A. Wray)也在聽證會上,承認FBI對此案處理不當,並向受害者道歉。

2017年才接任FBI局長的雷也表示,在他接任前聽到FBI在本案犯了這麼多錯誤時,他感到十分心痛和憤怒。並承諾未來在他的領導下,會積極防止悲劇重演。

然而,整起案件還是有諸多啟人疑竇的地方。當時,身為FBI印第安納波利斯辦公室主任的艾波特(W. Jay Abbott)遲遲未展開調查行動。

弔詭的是,他在2018年從FBI退休後,卻轉換跑道到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U.S. Olympic Committee)任職。此舉也被外界認為他違反利益迴避原則。

從2015年開始FBI展開調查,有超多300多名受害者,本該保護體操員的美國體操協會,以及該為受害者發聲的調查機構,卻一再地忽視受害者的證詞,拖延案件的調查,不僅讓加害者消遙法外,更對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