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梟與他的寵物》艾斯科巴留下「龐大」遺產 哥倫比亞超頭痛!河馬「生生不息」釀環境災難

鍾巧庭
·5 分鐘 (閱讀時間)

惡名昭彰的哥倫比亞大毒梟艾斯科巴雖早在1993年死於與警方的槍戰中,但他身後留下的「龐大遺產」—四隻寵物河馬—不但未隨時間凋零,更持續開枝散葉,對當地生態與人身安全造成嚴重威脅,如同他們的主人一般,成為令哥倫比亞頭痛不已的心頭大患。

河馬之亂——緣起

1980年代,艾斯科巴(Pablo Escobar)靠著其毒品王國大發橫財,甚至在他豪華的納普勒斯莊園(Hacienda Nápoles)內設立私人動物園,豢養各種珍禽異獸,其中就包括一雄三雌的四隻河馬。

艾斯科巴死後,偌大的莊園由哥倫比亞政府接管,儘管園內大多數動物都被轉移至其他動物園安置,體型巨大、性格兇猛的河馬卻因為難以捕捉、運送,最終被棄置原處。《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形容,這是釀成「河馬之亂」的第一個錯誤。

隨著時光移轉,河馬群的足跡蔓延出動物園,在周遭地帶恣意漫遊,同時不斷繁衍後代——河馬總數從2012年的35頭,增長為現今的80多頭:甚至有研究預測,外來河馬的數量到了2040年將一舉突破1500頭。

「這裡(哥倫比亞)是河馬天堂,」曾在2013年負責為當地河馬絕育的環保機構研究員埃切維利(David Echeverri Lopez)形容,這群龐然大物從漠南非洲飄洋過海來到哥倫比亞,牠們所棲息的馬格達萊納河(Magdalena River)沿岸雨量充沛、食物豐富,更沒有原生棲地的旱季與天敵等生存威脅。

河馬之亂——失控

雖然河馬深受當地居民愛戴,擁有宛如吉祥物的地位,禮品店販售河馬圖案的鑰匙圈,河馬生活的湖泊也成為遊客必訪的觀光景點,但科學家憂心,河馬的數量一旦失控,將使河流等生態環境產生不可逆的影響,排擠本土物種——例如數量堪憂的安地列海牛(Antillean manatees)的生存,甚至攻擊人類造成傷亡。

近日,一項由墨西哥、哥倫比亞多所大學學者合力進行的研究刊登於《生物保育》(Biological Conservation)1月號期刊,文中直諫為免除長期的負面效應,應即時亡羊補牢,以每年30頭的速度對河馬展開撲殺。

研究主要作者、任教於墨西哥昆塔納羅大學(University of Quintana Roo)的生態學家卡斯特布蘭科-馬丁內斯(NatalyCastelblanco-Martínez)向《華郵》強調,若政府當時在只有四隻河馬時進行絕育,就能阻絕後患,「沒有人會喜歡射殺河馬的點子,我也不喜歡......但已經沒有其他管用的方法了。」

研究細數河馬破壞、啃食農作,更屢次發生河馬追逐甚至襲擊人類的事件,危害當地居民生計與人身安全。除此之外,研究結果指出河馬排泄物導致河中大量藻類、細菌增生,使當地水域含氧量降低,科學家擔憂長期將影響魚類生存,也隱含傳播疾病給人類的風險。

而雖然埃切維利等人企圖透過將河馬絕育,從而減緩牠們繁衍的速度,但不僅執行上困難重重,目前為止亦效果不彰,2011年至2019年間僅有4隻雄性河馬、2隻雌河馬被結紮,河馬數量依舊穩定向上攀升。

《華郵》指出,科學家們往往得耗費大量時間紮營、追蹤,才能艱辛鎖定河馬蹤跡,但即使成功找到河馬,要對此龐然大物注射鎮靜劑,安全進行絕育手術同樣絕非易事,更艱難的是,雄河馬擁有「伸縮自如」的生殖器官,能將其藏在體內,遑論為雌性河馬結紮,都在在增添絕育手段的難度。

埃切維利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表示,河馬雖是入侵物種,可能徹底改變當地生態,居民卻都已習慣河馬的存在,甚至對他們抱持感情,雖然獵殺河馬的選項一直擺在檯面上,但仍難以想像當真發生這樣的情況。

哥倫比亞國立大學的生物學家奧爾多涅茲(Enrique ZerdaOrdóñez)也附和稱,撲殺河馬只是便宜行事,在河馬數量真正失控前,制定閹割方案才是該發展的方向,但「此時此刻,當局還不認為這(河馬)是個問題。」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超可愛!美國動物園30年來首迎侏儒河馬寶寶誕生,全球野外數量不到2000隻
相關報導》 靠大麻合法化打擊毒梟!? 墨西哥擬對私用大麻全面「開綠燈」 有望成全球最大市場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拜登上任即簽行政命令 逆轉川普政策
荷蘭防疫將全國宵禁 英首相強生預告未來幾周更艱難
突尼西亞民眾不滿經濟爆發多日抗議 警方逮捕600多人
修剪樹枝觸電 他昏迷「皮膚融化」 奇蹟存活成勵志演說家
馬德里大爆炸! 居民驚逃 七樓建築變廢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