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分數更重要的事番外篇】孩子的思考力被扼殺 就會長成一模一樣的工廠罐頭

黃文鉅
鏡週刊Mirror Media
翁麗淑認為教育往前走能帶動整個社會,爭議正是最好的教材。
翁麗淑認為教育往前走能帶動整個社會,爭議正是最好的教材。

說真的,教育應該是要往前走,帶動整個社會,那才是我理想中的教育,可是現在的狀況反而是拉垮的,我們很多教育都是這個社會上已經談遍了、沒有爭議了,才敢放到教材裡面來。連去參加教案比賽,我上次把318學運寫在裡面,結果被批判,說這還在爭議中不適合作為教材,我心想,爭議不就是最好的教材嗎?所有小孩都在歷經這一段歷史啊,所有人都泡在這裡面,在看這件事情發生,不是正好可以好好地在這個時空共同去面對?

像我出考題,只要出那種比較模棱兩可的題目,需要小孩多思考一點的,一定會被其他人說「你這樣我們怎麼改?」「沒有標準答案的話,怎麼計分?」「這樣會有爭議,這樣不行。」我心想,原來怎麼計分這件事會是你出題上一個非常重要的考量?如果你不能好好計分,就會被說不公平,沒辦法公平,就乾脆出一翻兩瞪眼的考題,所有考題都有標準答案,○×1234,這樣子最容易!

我認為小孩不是沒有思考能力,而是被扼殺的,他們就是在這種體制底下,多出來的剪掉、多出來的剪掉,在這種狀態底下就慢慢長成我們現在看到那種一模一樣的樣子,像是工廠製造的罐頭。比如我班上學生是五年級,我經常覺得課本上有不太對勁的地方,就告訴他們說這樣寫不對喔,我覺得應該要怎麼說才對,小孩就會馬上說:「老師如果考試考出來怎麼辦?那我要這樣回答嗎?這樣會給分嗎?是妳改的嗎?」你看他們所有考量都不是在跟我談論這個議題,都是考試的分數,真的很悲哀!他們就是被養成只在乎分數,我覺得很難過。

我當然也想過離開這體制,但我不可能只讓我的小孩好,我也不可能只讓我自己好。如果這裡,就像原生種植物和外來種植物的競合一樣,我當然會很容易被逼走。這種老師一般就走人了,因為在這裡很難活,想要一點生存空間會很難,可是外來種植物一旦走了,這裡就只剩下原生種植物了,那小孩怎麼辦?我還是覺得這是一件很悲傷的事耶!


更多鏡週刊報導
【比分數更重要的事番外篇】鼓勵跳脫汙名化,「性教育其實最需要的是大人!」
【比分數更重要的事1】她堅持種原生種植物 帶小朋友思考原住民受壓迫的問題
【比分數更重要的事2】別太信課本和老師 她不讓孩子變成罐頭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