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記憶力 更需要「忘記的能力」中年起該忘的5件事

梁惠明
康健雜誌

「人類睡覺,是為了忘記每天所學到的一些東西。」《科學》(Science)期刊上曾發表的兩篇論文,科學家朱利奧.托諾尼(Giulio Tononi)和奇婭拉.希雷利(Chiara Cirelli)認為,睡眠的功能是為了遺忘,在睡覺過程中,大腦會自動修剪多餘、不必要的突觸,來重整記憶。寫作《社畜中年》的日本作家成毛真則是認為,年過中年,「如果所有的事都無法忘記,那會有多痛苦,無論誰都會有不願再想起的回憶,」他認為,「人是因為可以忘記,才得以生存。」

我真的需要這個記憶嗎?

中年人免不了擔心記憶力減退,但事實上,「記憶」不只將美好的過去留下印象,對令人難過生氣的事情也不會放過,有些事情擱在心裡日積月累,就像癌細胞一樣擴散,讓身心俱疲。作家三島由紀夫說:「若不將回憶美化、不去遺忘厭惡的過去,人是沒有辦法活下去的」。國際知名演說家吳娟瑜認為,唯有讓「記憶改寫」,才能遇到全新自己;知名專欄作家洪雪珍則是強調,「記得的未必等於事實」,再怎麼緬懷過去,也無法讓現在的生活變幸福,練習遺忘的能力,才有機會向未來召喚更美好的事。

這五件事 就忘了吧

洪雪珍認為,人的前半生背負著別人給的任務,特別是各種角色責任,盡力過了就該下台一鞠躬;後半生應該為自己打算,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人、想過的人生,忘卻不由自主的枷鎖。該怎麼練習這種「忘記的能力」?不妨先問自己這兩點:

1.記得這件事,會讓我健康嗎?

2.記得這件事,會讓我快樂嗎?

「斷捨離」風潮始祖、日本作家山下英子說,斷絕以好意為名的束縛,捨去對過往回憶的執著,離棄為他人而活的人生,「由此能忘掉不愉快的事,才能一直身處幸福之中。所謂遺忘,就是讓自己從悲傷與憤怒之中解放。」

吳娟瑜直言,如果你一時猶豫,難決定哪些事情該被「忘了」,不妨從這些人事物開始:

1.被人欠的債,糾結放在心上也要不回來,就忘了吧。

2.別人犯的錯、被傷害卻等不到道歉,也忘了吧。

3.自己犯錯害別人傷心,已經來不及說抱歉,日日自責......,何不饒了自己,忘了吧。

4.努力過但結果不如己意的事,昨日種種,let it go,忘了吧。

5.因工作的職務頭銜而得的特權,像是對下屬下指令的快感、因名片上的稱謂,引來他人對你特別敬重的眼光與禮遇等,當你已退休失去這些職務頭銜時,就不要再期待受到相同的待遇,忘了吧。

「遺忘」的最好的辦法 就是製造新的記憶 改寫舊的過去

吳娟瑜說,記憶是人生最寶貴的資產之一,如果我們想放下深埋在記憶裡的情緒秘密,就得先改寫記憶深層的內疚感,才能跨過負面記憶,減少心理障礙,重新喚醒原有幸福的人生。「鍛鍊遺忘的能力,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腦袋接觸新的學習、建立新的影像、新的視野。像是結交新的朋友、新的團體 ,接收新的訊息,舊的記憶不斷被refresh,被改寫,『遺忘』的能力就能被建立起來。」

洪雪珍也說,「能夠忘記的,都不是重要的事,」她選擇忘記讓自己不健康、不快樂的人事物,同時建議,如果忘不了,不妨寫下來問自己:

1. 忘記有什麼壞處?

2. 忘記有什麼好處?

即使寫下來與自己對話,還是無法遺忘,至少試著釋懷,慢慢看淡,「也許事情後來就不知道遺忘到哪個角落去了」。

真的還是拋不下,不如準備個「告別儀式」,把已經寫下糾結心事的這張紙和相關物品,像是照片或紀念品等,一把火燒了,看著熊熊火光,看著飄散的灰塵,你會找回一種毅然決然的態度。把「不需要、不恰當、不舒適」的記憶,更換為「需要、恰當、舒適」的新事件,繼續走上自已的人生路。

女人總是忘了自己 男人總是忘了家人......這些卻是不該忘的

洪雪珍認為,最不能夠忘記的,就是自己和家人的記憶,其他功成名就的浮名、錢財權勢的虛權,不過都是外在價值,「睡一個晚上就都沒了。」她直言,人生像爬山 ,年輕時從山腳往上爬,一路氣喘吁吁,終有一天爬到山頂,眼前一片開闊,洋洋得意,但人不可能永遠留在山頂不下山,總要回到滾滾紅塵。

「越到中年甚至退休後,更要去製造與自己、與家人之間的記憶。像是和家人之間一起過節、一起吃飯、一起遊戲、一起旅行,甚至一起經歷悲傷痛苦的人生階段......。不妨拍下照片,寫下隻字片語,放進筆記裡隨時翻閱、隨時記起來。快樂的記憶,更會讓人健康有活力」。

成毛真直言:「身處在努力也不見得有報酬的時代,這不是我們的錯,但無論過什麼樣的生活,都能夠樂在其中的人,就是贏家」。練習「遺忘」的能力,儼然是中年以上的族群,應該全力打造的黃金技能了。

延伸閱讀:

于美人:打破慣性,養成時時斷捨離的習慣

別把自己賣給工作!一個小改變,就能翻轉人生

旅遊業實戰心法!10/12專家帶你瞄準大人商機,開創第二人生新服務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