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假抗日真奪權 有史為證

·2 分鐘 (閱讀時間)
調查局特藏室前中共領導人毛澤東親筆書信,是毛在台唯一墨跡。(杜宜諳攝)
調查局特藏室前中共領導人毛澤東親筆書信,是毛在台唯一墨跡。(杜宜諳攝)
調查局特藏室數位閱覽室牆面,展示陜甘寧邊區政府聯防軍司令部佈告,可見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父親習仲勳名字。(杜宜諳攝)
調查局特藏室數位閱覽室牆面,展示陜甘寧邊區政府聯防軍司令部佈告,可見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父親習仲勳名字。(杜宜諳攝)

調查局特藏室珍藏的中共特殊史料中,包括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父親習仲勳,當年擔任陝甘寧邊防軍政委時,以中華民國國銜發布嚴禁流通國民政府「法幣」佈告,當年蒐報的中統局特工,還以筆墨註記「咱們注意保存為要」。另前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寫給「西行漫畫」作者陳叔亮的書序,堪稱毛在台唯一墨跡。

調查局兩岸處官員指出,當年國民政府以中央、中國、交通、農民四大銀行發行鈔票,稱為法幣,對日抗戰期間,中共控制陝西、甘肅、寧夏等邊區,以抗日財政需要,自辦邊區銀行,發行「邊幣」,公告嚴禁法幣,但中共卻在民間蒐刮法幣套匯,影響當時金融秩序。

當時國民政府獲報中共在邊區種罌粟,製鴉片販售籌措財源、蒐刮法幣,派中統局煙毒檢查團團長「路錫祉」赴邊區調查,調查報告指中共在全國236個縣市種鴉片,面積達數十萬公頃,並以麥田掩護種植,派武裝人員駐守。

另中統局人員還潛伏邊區監聽中共廣播,彙整30多本「延安廣播紀要」,內容多為詆毀國民政府、攻訐「美帝」、宣傳對日勝仗,兩岸處官員形容廣播內容堪稱是「假訊息」鼻祖,這批手抄譯本亦為監聽譯文起源。

特藏室也收藏毛澤東親筆詩詞,是當年他寫給描述中共2萬5000里長征之「西行漫畫」作者陳叔亮的書序,調查局特別將毛的墨跡與中共國際派領導人陳紹禹(王明)另篇書序並列,當年陳、毛分別是中共國際派、本土派領導人,因路線不同,彼此鬥爭,後來陳紹禹失勢於蘇聯病逝。陳叔亮後人曾到特藏室參觀,只知父親生前曾提及毛親撰書序一事,卻不知陳紹禹也曾提筆為父作序。

特藏室史料還包括,當年中共18集團軍楊成武部共產黨支部書記李法卿,遭國軍俘虜策反後,講述18集團軍出發抗戰時,毛澤東對該軍訓讀中指示「中日戰爭為本黨(共黨)發展之絕好機會,以七分發展,二分應付(對國民黨),一分抗日作為決策,此項決策在實施時,可分為「妥協、相持、反攻」3個階段,該史料徹底「打臉」大陸一堆火紅的「抗日神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