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峰會觸發美中「口水戰」,為什麼北京如此敏感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和美國棋子
中國和美國棋子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日前在全球首次民主峰會(The Summit for Democracy)上致詞強調,全球威權主義抬頭,民主路上更加艱難,但他相信國際各界可以應付挑戰。拜登又說,希望明年再召開類似峰會,並承諾撥出4.24億美元在全球支持獨立媒體、反腐敗和其他工作,協助民主在世界各地蓬勃發展。

但會前會後,美中兩國對彼此不停喊話,讓此次峰會背後的美中角力和圍繞台灣的區域政治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此次峰會,台灣獲得邀請,而北京被拒之門外。同時,流亡英國的香港民主派人士羅冠聰也受邀發表演說,引發北京強烈抗議。除了抨擊美國以假民主之名搞「意識形態」分化工作之外,北京亦透過其外宣管道,發表中國版的民主白皮書,宣揚「中國式民主」。

美國主持的全球民主峰會邀請了約110個國家及地區領袖、公民社會組織等,但中國和俄羅斯被排除在外。
美國主持的全球民主峰會邀請了約110個國家及地區領袖、公民社會組織等,但中國和俄羅斯被排除在外。

美中彼此喊話

首屆民主峰會12月9日至10日以線上形式召開,聚焦三大主題:「對抗威權」、「打擊貪腐」及「促進對人權尊重」。約110個國家及地區領袖、公民社會和慈善組織被邀請, 包括台灣代表和流亡海外的香港民主人士。

美國副總統哈里斯(賀錦麗,Kamala Harris)也在峰會致詞時說:「雖然我們成長在不同的時代及地方,正經歷不同的情況,但我們都同樣深信民主」。她補充說,民主不會免於威脅,需要眾人一起維護。

由於民主峰會是以「Summit for Democracy」,而非「Summit of Democracy」為名,未必要民主主權國家才能受邀,公民團體等都獲邀參與。

澳洲國立大學(ANU)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此前對BBC中文稱,該峰會的主要功能不是用來建立地緣政治聯盟,而是為那些志同道合的國際成員提供一個機會,為增進自由國際秩序的彈性韌性,編織一個安全網。

然而,以「民主」號召的峰會,卻觸碰到未受邀的中國或俄羅斯的敏感神經。

周日(12月12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官媒《人民日報》發表專文《弘揚真正民主精神,共創人類美好未來》批判美國民主。他指個別國家「用過時的冷戰思維看待21世紀的世界,熱衷於打著民主旗號搞各種小集團小圈子,這實際上是對民主精神的踐踏,更是在開人類歷史的倒車。」

王毅特別提到,幾十年前東盟及亞非國家合辦的萬隆會議,是「亞洲式」民主,共商共建共享的典範。

事實上,峰會開幕前夕,中國和俄羅斯駐美大使,便在美國《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雜誌聯合撰文批評美國自行決定誰能參加民主峰會,就已經是違反民主原則,且在全球煽動意識形態矛盾及對立。

12月4日,北京發佈《中國的民主》白皮書,稱中國發展的是「全過程人民民主」,使國家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各環節、各方面都體現人民意願、聽到人民聲音;而「拉票時受寵,選舉後就被冷落」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

中國外交部又在12月8日舉辦「南南人權論壇」與民主峰會對抗,該論壇以「人民至上與全球治理」為主題。

在美國民主峰會舉辦期間,北京頻繁通過不同的宣傳途徑抨擊民主峰會,官方的新華社制播嘲諷「美式民主」(Ameri-cracy)是假新聞,資本主義至上的影片,由中國駐外使館在社交媒體宣傳。

https://twitter.com/AmbassadeChine/status/1469314982424846343

針對中國的強硬態度, 有分析稱,習近平在全球舞台上樹立了毫不遮掩的自信,使得中國官員在捍衛所謂中國利益和國家官方路線方面變得越來越狂熱。

「這很簡單,因為習近平喜歡強硬的(外交)辭令,他是在向中國官僚機構發出信號,他希望中國為自己挺身而出,絶不容忍外國勢力的欺凌,」《中國的文裝解放軍:戰狼外交的形成》一書的作者彼得·馬丁(Peter Martin)對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說。

馬丁分析稱,這種方法在中國內部效果很好, 「對中國觀眾看來,這些官員看起來像是在反擊,並表現得很強勢」。

但有其他分析認為,這樣的「戰狼外交」也給北京帶來了負面效應。譬如,雖然北京一直試圖阻止西方在全球談論中國時掌握了話語權,但近年來的全球民意調查顯示,中國在海外許多國家的支持度或形象正在下滑(如澳洲或加拿大),其大外宣的努力成效甚微。

「低調」的蔡英文政府

儘管受到邀請,台灣總統蔡英文或副總統賴清德等人並沒有參加此次會議,而是指派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及內閣成員及科技政務委員唐鳳與會,引發外界討論。

民進黨大佬,前立委林濁水在臉書發文批評稱:「民主峰會視訊會議邀請台灣、日本、南韓、英國各國領袖出席,蔡英文不親自參與就算了,居然連副總統、閣揆、國安會秘書長、外交部長都落榜,上榜的只有唐鳳、蕭美琴」。她更直言蔡英文的邏輯不同於與常人,怪不可言。

不過,美國華府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計劃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則向《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說,此舉是試圖降低中方可能的激烈回應。她說,中國的反應程度是與美國的所作所為相對應, 「我認為美國已經小心地處理了這件事。」

宋文笛向台媒說,總統雖沒有親身參加,卻可以指派特使或內閣成員與會, 而此民主峰會是除了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以外,台灣唯一能參與的元首級峰會,此次台灣受邀有助其建立參與類似峰會的慣例。

此外,流亡英國的香港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也受邀發言。他說,香港在中共治下正由世界最自由城市之一淪為專制的警察城市。「民主倒退對他而言如切膚之痛。他促請國際社會採取行動對抗中共威權。」

對此,港府以及中共高層批評他發言, 並以「漢奸」、「賣國賊」形容他。 羅冠聰回應稱,若中共執意將爭取人權、爭取香港民主說成為一個「賣國賊」,那個用詞用到這麼空泛的話,我想已經沒有任何人會介意被說成這樣,或者不覺得它有任何意義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oqv204Mj_o

美國商業制裁

值得注意的是,峰會期間,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在「預防及對抗貪腐」分組討論中說,該部已設立反貪腐基金,獎勵那些提供有關貪腐外國領袖將「贓款」藏在美國的檢舉人。

耶倫說:「美國有太多的金融暗處為腐敗提供掩護,我們必須聚焦在這些人身上。」該部又在12月9日,根據「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非洲、中美洲等共十五個實體及個人,名單包括剛跟台灣斷交的尼加拉瓜總統奧蒂嘉的國安顧問蒙卡達勞(Nestor Moncada Lau)。

12月10日,美財政部將在中國發展「人面識別技術」的商湯科技(SenseTime Group Limited)列入投資限制的黑名單,並禁止任何美國企業參與涉及該公司的相關投資。美國認為商湯科技開發的技術被中國政府用來監控新疆維吾爾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