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內鬨 川普坐收漁利

王嘉源/新聞透視
中國時報

與2016年一樣,此次民主黨初選仍是激進派與建制派決戰(左右之爭),前一派的佛蒙特州聯邦參議員桑德斯現階段聲勢走高,後一派則以前副總統拜登為代表。而最後會由哪派及何人出線,攸關民主黨對抗川普總統的選戰策略,只不過初選進程冗長,民主黨各參選人明爭暗鬥,恐怕會削弱其阻止川普連任的勝算。

4年前的民主黨初選,桑德斯挑戰建制派(溫和派)的希拉蕊,經長期拉鋸後敗陣。本屆他捲土重來,這次激進派(左派)由他和麻州聯邦參議員華倫領軍。建制派著眼於經濟問題,激進派更側重基層福利政策,桑德斯的主張尤為左傾。華倫去年夏季曾氣勢如虹,但後來因公布「全民健保計畫」白皮書不討好,反被桑德斯搶回優勢,一度引發雙方陣營相互攻訐。

繼愛荷華之後,新罕布夏州接著於2月11日舉行初選。桑德斯在兩州民調均領先,很可能雙贏,從而為左派在提名戰中占取先機。反之,萬一桑德斯在愛荷華出師不利,則可能會被形塑為「叫好不叫座」,並非選民心中能夠團結整黨擊敗川普的「最大公約數」。去年11月,前總統歐巴馬曾警告,民主黨如果太偏左,恐怕會疏離溫和選民。

另一方面,建制派以拜登為代表,他間接捲入「烏克蘭門」醜聞後聲勢回落,但仍在各大全國民調穩坐前兩名。若拜登在愛荷華拔得頭籌,將為建制派在整個大選周期贏得主動權。反之,一旦在愛荷華挫敗,鑑於桑德斯和華倫在新州占地利之便,拜登也不大可能在下一站勝出,如此一來他後期的競選壓力就會陡增。

去年11月才加入選戰的紐約前市長彭博,亦隸屬建制派,由於只靠自己的資金競選,他失去了參加初選電視辯論的機會,並選擇跳過4個早期初選州,直接將目標鎖定3月3日的「超級星期二」(14個州同時舉行初選)。只要這次黨內兩大派系又形成長期糾纏,彭博最後出線的機率便會大增。不過兩派持續惡鬥下去,也可能會令對手川普漁人得利。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