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代一個月花1/4薪水在紅白包,苦不堪言!給愛排場的長輩:人生可以輕鬆一點嗎

政事觀察站

作者 ● 周偉航/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圖片來源:Ivy Chung@Flickr(CC BY-ND 2.0)
圖片來源:Ivy Chung@Flickr(CC BY-ND 2.0)

台灣政治惡鬥不息,好像只要有政客民代,就一定會吵個不停。也因為長期在政治圈工作,總有人問我,台灣有可能出現跨黨派的共識或大和解嗎?

「當然有可能。有一條法案,如果有人敢提的話,不論哪一黨的立委,應該都會贊成。問題就在於大家都不敢提。」

既然政客們都很支持,那為什麼無人敢提?原來這和台灣人喜歡排場、愛面子的個性有關。

我日前和某位政治人物閒聊,話題從選舉一路到日常選民經營。我隨口說:「如果能禁止政治人物的紅白就好了。」他當場精神大振:「對呀!你知道要花多少錢嗎?我絕對舉雙手贊成!」

這「紅白」是什麼呢?就是喜事和喪事。對大多數的百姓來講,你可能會很肚爛喜宴中出現致詞的政客,覺得這些講話冗長又愛逐桌敬酒的人很煩,我又不是你這一區的,是在裝什麼熟。

但大多數人不清楚,政客根本不想去這種場合,是因為選民要他們去,他們才會去的。在所謂的好日子,政客可能一天就跑十幾場的喜宴;碰到季節轉換,又會有一堆長輩撐不住,民代就會成為殯儀館的常駐鞠躬程式。

雖然多數人不喜歡在這種場合看見政客,但只要有一兩個主事者(如新人雙親或喪家的頭人)很在意,政客因此收到了紅白帖,那就一定要去致意,並且送上花圈、花籃、喜幛、輓聯、中堂、鏡屏、掛軸等等的「有形憑證」。

去敬酒鞠躬就算了,就當成是運動、出去走走,麻煩的就是這些「有形憑證」,是要錢的,而且政府不會補貼,需要政客自己出。這量有多大呢?

我過去當辦公室主任和競選總幹事時,這些「紅白」曾經一個月送出三百多「人份」,因為實在太多錢而被民代老婆責罵,因此想辦法壓縮到一個月七十幾份,這也要幾千元的成本(光配送一份就幾十塊了)。

我最近聽到有民代說,他一個月就要花4萬多在這上面,以立委一個月18萬薪水來算,差不多就送掉了四分之一。他還抱怨:「這樣還不夠喔!居然有選民罵我,說人都到場,為啥不包錢。如果去一場要包兩千,那一個月是要花十幾萬還是幾十萬啊!這樣不貪污怎麼可能負擔得起?選民自己都不會想嗎?」

的確就是不會想。

雖然年輕人已經不愛這套,但現實就是有許多老台灣人(男性居多)熱愛這一套,總是要在喜宴會場或殯儀館廳把政客送來的「有形憑證」掛滿滿,拼場子。

因為實在掛太多,政客要是送了,也沒啥加分,但若是不送,鐵定會被老男人的閒言閒語講到死。因此當老男人抱持「輸人不輸陣」的想法時,政客們也就只好跟著輸人不輸陣,紅白大放送。

但這些「有形憑證」一點意義都沒有,99%都不是本人寫的,有些根本是印刷品,是貴在外框和配送,之後也不可能掛在家裡牆上,總是用了一天(喜事)或七天(喪事)就扔了或燒了,完全是浪費,也就是個劣習、惡行。

因此,若要立法禁止政治人物送紅白,甚至禁止政治人物出現在非親人的紅白場,是有充分的道德理由(浪費與可能造成貪污)。就現實面來說,許多民代(特別是中央民代,因為選區超大,要送的就更多)也深受其害,因此這種立法應該可以廣獲不分藍綠、擁有實權的政客支持,高票通過。

但為啥沒人提案?

因為開第一槍的人,就會被當成是「誠意不夠!」「沒有心啦!」「選上就不認人!」黑鍋全部自己背,還可能被一些基層的民代(像選區超小的鄉鎮市民代表)打槍,說他們還是很想送(原理有點類似囚犯兩難的賽局),居然被立法院禁了,真是夭壽哦!

所以許多民代們,雖然都「幹」在心裡,卻還是只能不斷掏錢來「互相傷害」。

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呢?我認為在沒有人敢登高一呼的狀況下,最後的解決方法,很可能是等老男人慢慢死完,年輕人全面走「節婚」「節葬」的路線,這種困境才能解除。

但這是解決道德錯誤的應有做法嗎?我認為不是。要改善這種道德錯謬,不只是政客這邊應該解決「供給面」的問題,普通百姓們也應該具體表態反對,拒絕「自己的主場」出現這類東西。其理由很簡單:你真的希望用自己的錢(稅金)買這些「虛無的存在」嗎?

現實人生已經太辛苦,你弄那麼多的「百年好合」「駕鶴西歸」,只會讓你更辛苦、更空虛,更厭世,而少了這些東西,至少能看見窗戶透進來的陽光。反對擺排場,就從自己身上做起。

 

【更多報導】會「嘴砲」是職場必備技能!一個旅法台灣廚師:我在「種族大戰」中這樣回嗆主廚,度過廚房的言語霸凌

※本文由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