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黨黨校能救民主危機?

黃光國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不久之前,台灣民眾黨宣布:將仿效國民黨的革命實踐研究院,以及民進黨的凱達格蘭學校,成立黨校,名稱為「國家治理學院」。在我來看,黨校而以「國家治理」為名,對於當前台灣的政治局勢有其特殊的意義,值得闡揚。

在1990年代,東歐共產國家崩解之前,日裔美籍的政治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於1989年在國際事務期刊上發表了一篇論文,題為〈歷史的終結〉,預言東歐共產國家的解組,因而聲名大噪。1992年,他又將這篇文章擴充成一本書,題目是《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之人》,書中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東西對峙的冷戰局勢已經結束,西方國家的自由民主制度可能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

然而,由於民主制度的衰敗和普遍失能,到了1911年,他又出版了一本《政治秩序的根源》,從東方文明的觀點出發,用比較政治學的方法,研究政治系統的穩定性。他認為:穩定國家的「善治」,必然包含3個重要元素:現代化的國家治理能力,遵守國家的法治,以及承擔責任。「民主」並不必然導致「善治」,它並不是「善治」的先決條件。

從這個角度來檢視去年台灣大選前的政治發展,我們特別容易感受到台灣「民主崩壞」的危機。在2019年初,「習五點」公布之後,蔡英文利用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聲勢,卯盡全力,反對「一國兩制」。她一方面自甘於當美國的棋子,用「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口號,威脅選民;一方面又動用各級政府的預算,培養網軍,攻擊政治對手。結果一場總統大選演變成為「討厭民進黨」和「討厭國瑜黨」的民粹對決,台灣社會也從此分裂為二,很難再有整合的可能。

蔡英文在第一任總統任內,已經是集「五權」於一身,不把憲法的「法治」當一回事。她以817萬張選票當選後,更變成「超級大總統」,選前對她所有的批評和質疑,她都不必承擔責任。甚至連大家對她博士論文的質疑,她都可以不當一回事。大選過後,新冠肺炎爆發,全國上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防疫保護自身,誰都沒有心情過問台灣「民主崩壞」的嚴重後果。

春暖花開之後,新冠肺炎的疫情終究會成為過去。蔡英文5月就職第二任期之後,必須獨自承擔台灣「民主崩壞」的一切後果。大敗之後的國民黨仍然缺乏反躬自省的能力,看不出有什麼東山再起的跡象。在這樣的局勢下,台灣民眾黨以「國家治理」為名,成立黨校,當然因為柯P已經看到:「天下之大,非一人所能獨治」,他想培訓出一批幹部,帶領台灣走出「中西文明的夾縫」。至於他能不能做到這一點,大家都在等著看。(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