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特朗普成德國人「首怕」

Ralf Bosen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s Trumps )宣誓就職之前,很多國際觀察員就已經擔心他的上任將給世界帶來不安寧。而之後特朗普的幾篇不靠譜的推文確實讓人感覺這種擔憂得到證實。然而這位白宮主人也叫很多德國人徹夜難眠,著實令人驚訝。這位喜歡用最高級詞匯吹噓自己業績的美國總統現在又可以創造另一個"突出的業績"。根據題為"2018年德國人的恐懼"的最新調查,德國人最害怕的是特朗普的政策將帶來一個更危險的世界。

讓德國人恐懼的幽靈

在去年進行調查時,這位美國前地產大亨的作用在人們看來還無足輕重,但是現在卻完全不同。如今69%的德國人對特朗普的政策感到擔憂,其政策成為德國人的最大擔憂。"R+V保險公司"已經提供了27次資助的這一長期調查的結果顯示,人們對特朗普政策的擔憂已經佔主要地位,甚至超過了對恐怖主義以及聯邦政府爭議話題的擔憂,如對移民問題的爭議以及為債台高築的歐盟國家買單的問題。

R+V保險公司新聞发言人羅姆斯泰特(Brigitte Römstedt)說,雖然絕大多數德國公民對移民問題及政治家們不中用憂心忡忡,但是望眼世界政治,這些擔憂顯然是小巫見大巫。三分之二以上的德國人擔心特朗普的政策將使世界變得更加危險。

重大

影響

人們可能會認為,大多數德國公民會從較安全的角度觀察特朗普的政策。不過他們顯然感覺特朗普的行動是最危險的。調查研究小組負責人、政治學家施密特(Manfred G. Schmidt)向德國之聲表示,"我們對所得到的數據感到驚訝。"人們為國際政治感到擔憂,因為它對德國的外交和安全政策產生著巨大影響。

施密特接著說,特朗普在批評歐洲和北約國家的安全政策時表明,他將做出重大改變。施密特認為,這會給德國國防政策的整體結構帶來後果,"因為迄今我們一直認為,美國這把保護傘可以為我們提供我們所需要的,依靠自己的力量不能達到的安全保障。沒有美國的幫助德國就沒有防御能力。"因此美國的外交政策也就成為德國的事務。

難民問題成焦點

除了跨大西洋關系之外,根據調查結果,難民問題也是令德國人關注的問題,-關注率達63%, 比特朗普的政策僅少6個百分點。德國人普遍擔心大量難民將令德國人及其政府負擔過重,力不從心。在去年的調查中,對難民問題的關注率為57%,排名第六位。此外63%的受訪者擔心外國人的繼續湧入將導致德國人與外國人之間的關系緊張。這個比例比前一年增加2個百分點,在最新調查中排名第三。

排名第四的是對政治家不中用的擔憂。對該問題的關注程度增加了6個百分點,達到60%。這個數字表明公民對政治的信任缺失。對德國政治家的評分差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在1992年以來每年都進行的公民恐懼調查中,對政治家的評價越來越差。施密特說:"這一次,持政治家不能勝任這一看法的人高於平均值。"

對政治不信任

施密特表示:"對政界難以掌控勢態发展的擔憂顯而易見,這種擔憂僅位於不僅今年,而且最近幾年一直都有的一些擔憂之後。"對國家和政府無法掌控尋求庇護者和經濟移民湧入的恐懼,同時也是在對當局無法保證基本安全的恐懼。對政治家的失望可以追溯到2017年聯邦議會選舉之後政府的遲遲不能組閣。施密特說:"看來大執政聯盟以及聯盟黨在重大問題,包括對難民政策上的意見分歧起著重要作用。"

在去年的調查中,人們感到最恐懼的是恐怖主義。而今年這一恐懼已退居到第5位,只有59%的人對此感到擔憂。如今美國政策成為人們的最大擔憂。調查組織方認為主要原因是最近以來沒有发生大規模的恐怖襲擊。

"

未做好應對挑戰的准備

"

該項調查負責人施密特說,令人驚訝的是在此次關於恐懼的調查中,首次體現了2個龐大主題。一個是重大的國際外交政策問題,另一個是重大的內政事務與分歧。現在存在這樣的一種外交政策挑戰。他說:"這是一個全新的局面。我認為,這是德國外交和安全政策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也是德國政策迄今還沒有做好應對准備的一個挑戰。"

相比之下,對經濟的擔憂顯然位居次要地位。只有四分之一的受訪者擔心會失去自己的就業崗位,人數之少前所未有。擔心經濟下滑的人還不到40%。

作者: Ralf Bosen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